别闹我有药L

知根知骨【改章注意!】

牙线:

有一个新想法,于是合并了一些章节并且做了章节的调整。每一个故事都是围绕一个东西发展的,但是还是符合时间顺序的,所以不会太混乱。


看过一至三章的可跳过(一)苹果和(二)试卷【(二)后面加了一段】,也算是大更啦,马上就要到现在的时间线,也就是警局线


中间会小虐一点点,但是结局肯定是好的,信我!


知根知骨


(一)苹果


秦明一直觉得,林涛很多事。如果要说什么时候开始这样觉得,应当从他们第一次见面开始说起。


林涛的多事从十二岁开始明显地显露出来,但这被他初中的班主任当作一项美德大加赞赏,于是他初中三年做了三年的班长。


每一个班有一个班长,每一位班长手中有一个名册,每个班上同学的名字、住址、家庭电话,都记录在上面。林涛负责在最后一栏打勾,反映每人一学期出勤的状况。


初一的某一月某一天,林涛正由上往下依次打勾,这种重复性的动作将左短右长的勾都变成“V”的形状。林涛想过向班主任提议只在未出勤时特别标注一下,这会使他的工作轻松不少。但他想想就忘了,从没提过。


林涛想着,正欲下笔的手忽然停下来,这也是他每天重复性的工作之一——在这行名字处停下来。


林涛一边继续打勾,一边慢慢走着神。


这个叫秦明的同学,一次也没有来过。


不同于往常的是林涛略瞟了一眼他的住址,发现秦明就住在他家隔壁。


纵然是日复一日的重复工作,也有千分之一的意外可能。


林涛向班主任打听秦明,年轻的女老师虽失笑于林涛过剩的好奇,但也不想打击这孩子的热心肠,便告诉他秦明生病休学了。


若事情到这里戛然而止,若林涛的闲功夫再少一分,也许时间还是会像异面直线一样在看似靠近的距离老去。但林涛没有,他爱集体爱同学的班长之心燃烧了起来。


纵然是日复一日的重复工作,也有千分之一的意外可能。


林涛居然组织班上的同学给秦明买了礼物和水果,准备去慰问他。班主任讶异于林涛的行动力,旋即给予支持。于是这日,林涛抱着果篮与玩具,作为班长义不容辞地站到了秦明家门口。


林涛按响了门铃,门很快就开了,一个容貌美丽温柔的女人探出头来。林涛清了清嗓子,很响亮地叫了声阿姨好。


被给予了“秦明就在最里面的房间,阿姨去洗水果,你们随便玩”回答的林涛站在房间门口,非常礼貌地敲了敲门。


没有回应。


是不是睡着了?林涛伸出手,又敲了一次。门忽然就开了,比林涛矮了半个头的秦明穿着白色的衬衣,抬头望着他的眼睛。


林涛咽了口口水,很快想起昨天晚上连夜写的发言稿,开口道:“你好,我是七年级(1)班的班长林涛。”


秦明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我是秦明。”


“那个……”林涛的脑子一下就白了,下一句说什么来着……他正尴尬,秦明却忽然开口道:“梨和香蕉不能放在一起。”


“诶?”


“梨会放出大量乙烯,香蕉很快会变黄变黑,它对于其他水果也有催化作用,所以尽量不要放在一起。”


林涛望着面前比自己矮一个头的小个子连珠炮似地打出一串串语句,眼睛却好像并没有看着自己。他回头一看,只见秦母正无奈地将梨子从果篮中取出。


林涛愣愣地回头,又发现秦明正在盯着他看,也只有临场发挥了。他鼓起勇气刚想开口,秦明却说:


“我下星期一就会去学校了。”


“那……”


“不用帮我准备笔记和资料。”


林涛心想:我哪儿敢啊……


秦明叉起腰:“没事了,再见。”


 


 “妈,不要给我带水果。”


“到学校就只能吃盒饭,哪儿有地方补充维生素呀,乖,记得吃了。”


“不是,妈。水果在密封环境会进行无氧呼吸,生成酒精和二氧化碳……”


面对着母亲和善的眼神,秦明闭上了嘴,乖乖背上了书包。


他从楼道中慢慢地走了下去,望见林涛正站在他们家楼下,比他高半个头的个头,穿着比他大一码的校服。


“诶,秦明,好巧!”


一点也不巧。秦明心想。


“总之呢一切我都安排好啦,你只用去给大家作个自我介绍,不用紧张。”


身边跟着喋喋不休的林涛,秦明黑了半张脸。他实在忍受不住,终于开口道:“我一点也不紧张,我看你比较紧张。”


林涛一愣,望着秦明摇摇脑袋,又笑了起来:“我是班长啊,我怎么会紧张?”


然而秦明站在讲台上,望着林涛热切的眼神,面无表情地开口说道:“我是秦明。”


林涛发誓,当时秦明眼神里的幸灾乐祸他现在都记得。


 


“喂,这个给你。”


第一节课下,秦明忽然从包里拿出了一个包着塑料袋的苹果,递给了林涛。林涛愣了一下,笑嘻嘻地接过来,望着秦明看着自己的双眼里蕴含的感激,心想这小子还是知恩的。


秦明淡淡地看着林涛,决定以后都这么处理秦母强塞给他的苹果。


于是在秦明对林涛“an apple a day,keep the doctor away”的强力喂养下,林涛的身高犹如雨后春笋竹子拔节蹭蹭飞长,而秦明的个头慢慢悠悠没个长进。


 


这日,林涛从教室外打着哈欠晃了进去,一眨眼就看到同桌座位上秦明同学已经稳稳当当地落座,手上还捧着一本书,看起来已经学习了很久了。


他揉了揉眼睛,自己身为班长来得算早,跟秦明一比完全相形见绌。秦明听到声响,眉头微微动了一下,眼睛仍是盯在书上。


“喏。”


秦明暂且将目光从书上恋恋不舍地挪开,看了看林涛手里的苹果:“昨天的你没吃?”


“不是,这是我带给你的。”林涛转身把书包放下,“你都初二了,还一点不长个,我觉得我还是不能再抢你的苹果。”


秦明叹了口气,又将目光移了回去,悠悠道:“人体骨骼中含量最高的是钙,不关苹果的事。”


语罢,他习惯性地瞟了林涛一眼,却见后者一副乐呵呵的模样,仿佛已经知道他要这么回答。果然,林涛闷声不响听完秦明所说,咳了几声清清嗓子,字正腔圆朗诵道:


“苹果中含有能增强骨质的矿物元素硼与锰。美国的一项研究发现,硼可以大幅度增加血液中雌激素和其他化合物的浓度,这些物质能够有效预防钙质流失。医学专家认为,停经妇女如果每天能够摄取3克硼,那么她们的钙质流失率就可以减少46%,绝经期妇女多吃苹果,有利于钙的吸收和利用,防治骨质疏松。”


林涛这书袋掉得猝不及防,秦明翻书的手略顿了一下,放下手中的化学课本,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会儿满脸得意的林涛,沉吟片刻。


“你背了多久?”


“一小时吧。”


秦明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他这样的反应,林涛不知该得意还是生气,耸了耸肩,把苹果端端正正地摆在秦明的面前。


秦明没看一眼林涛,伸出左手,把苹果扫进了桌子左边挂着的塑料袋里。


林涛:(`・皿・´) ノ……


秦明:o( ̄ヘ ̄*o)哼。


 


 


 


 


 


 


 


 


 


 


 


 


 


 


 


 


 


 


 


 


 


 


 


(二)岳阳楼


时间一晃到了初三,林涛由于热衷各种活动加上本来心思就不在学习上,成绩直线下滑,期中考试在五十名同学的班上拿了个全班三十八,数字太醒目,他啧啧看了半天,终于认命。


而同桌秦明依旧是全班第一。他和秦明初一成绩都排班上一二无甚区别,待到如今林涛回过头来,竟已差了秦明一大截。林涛愤愤转头,发现身边的秦同学看了一眼刚发下来的满分试卷,然后将其对折,丢进了班上垃圾桶。


“……”


靠!


秦明淡然,望着林涛咬牙切齿的模样,一边缓缓打开高一化学必修一的课本,一边解释道:“这次题出得不好,没有参考价值。”


语罢,秦同学沉浸在化学学习的海洋中无法自拔。


“你教我吧。”


“什么?”


“你教我吧,我说。”林涛挠了挠头,“我考成这样,估计我妈不许我周末去学校打球了,下下周就是球赛了……”


“就算我教你,下次考试也在一个月之后。你依然没办法练球。”秦明一目十行,片刻便翻了下页。他心里知道,林涛对球赛不在意,在意的是看球赛的人。初中的各位作业都非常少的样子,即使秦明不留意打听,林涛和(3)班的班花打得火热的传闻也溜进了他的耳朵,他拒绝把时间浪费在当月老上。


前面的女生听见他们说话,也十分好事地转了过来,笑嘻嘻地说道:“秦大学霸,我觉着班长骨骼惊奇天资聪颖,只要班长用心了,进年级前五十不说,进前十都是行的呀,下周不是有个年级周练,可以试试。”


“我——”林涛感激地看了她一眼,也笑了起来,拉长尾音,伸手揽住了秦明的肩膀,“也是这么认为。”


秦明默然,将林涛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甩了下去。


女孩子素来知道这两人的相处方法,也不意外,敲了敲林涛的课桌:“提问!”


“回答!”


“人体中含量最多的三种元素是?”


“呃……”林涛眨了眨眼,“钾氮磷?”


秦学霸忽然抖了一下,面上仍是波澜不惊的模样,手中的化学书却“扑腾”掉到了地上。前面坐着的女孩子已经笑得喘不过气来,林涛也只得讪讪笑起来,并不明白其中缘故。


“秦明,路漫漫其修远兮呀。”女孩子略收了收笑容,语重心长道。


“朽木不可雕也。”秦明将书从地上捡起来,啪的一声关上。


 


至此,在林涛死皮赖脸的推进中,成为学霸追班花计划如火如荼地进展起来。


这下林涛起得比秦明还早,早上5点就到了学校,校门口看门的大爷看他俩像看神经病。不过林涛来多半是补觉,刚拿出语文书背几秒困意袭来便招架不住了,瘫倒在桌面上。


秦明背着书包走进教室,看见自己座位边林涛睡得香甜,啧了一声,走到座位旁,将书包重重地放下。林涛惊醒,刚要开口骂人,看见秦明皱眉望着自己,一句“谁他妈吵老子睡觉”硬是咽回喉咙。


“你来这么早……就是来睡觉的?”


“我没睡,我就休息一下。”


秦明撇了撇嘴,从书包里拿出一张打印的A4纸张,递给林涛。


“这什么……古诗默写?”林涛接过。


“这些都是你之前没背的,语文背好这些就行了。”


“背好这些,就行了?”


“嗯,反正你也只能拿填空的分。”


“嘁嘁嘁,你别小瞧人!”林涛挥舞起水性笔,在自己的脸上留下了一个黑点,他浑然不觉。秦明没有回话,林涛只得填起来,一填,喜上心头,“我还是背了一点的,你看,我都会填。”


“……”秦明俯下身来,看了看纸上的内容,然后将它翻了个面。


“抱歉,印错了。这页是小学的。”


哦!


林涛挠了挠脑袋,正要安安分分开始填空,心里忽然一动,秦明不是会犯这种错误的人,他莫非还有什么打算。林涛不遮掩疑惑,问了出来:“不对啊,你印小学的干嘛?”


秦明没有立刻回答,拿出书包里的《五年高考三年模拟》铺在桌上,悠悠道:“给你增强一下自信。”


可是你刚才全戳破了……我的自信心全碎了。


林涛愤愤看了秦明一眼,拿起笔开始填起来。很快他就发现秦明说的很对,自己真的是……一个空都不会填。


“岳阳楼记……啊……”林涛左手撑着脑袋,右手握着笔在空气里画圈,“春和景明……什么来着?”


“春和景明,波澜不惊,上下天光,一碧万顷。”秦明清明的嗓音响了起来。


“啥澜?”


“……三点水旁的。”


“啊?”


秦明啧了一声,停止脑中滚滚转动的思维,暂时从理综跳脱到语文,将手上的笔放下,一面转头,一面伸手去拿林涛右手上的笔。林涛略愣了一下,于是四目相对近在咫尺。秦明眨了眨眼睛,眼底似有一片幽深的波澜。


“你脸上有墨水。”


“啊?”


他顿了好一下,连忙将身子转过去,把脸胡乱擦了擦,回头看看秦明。


秦明在他的练习上端端正正地写了那个“澜”字,放下笔转回自己的座位。望着秦明晨光下毛茸茸的侧脸,林涛喉咙一紧。


春和景明,波澜不惊,上下天光,一碧万顷。


他好像有点明白了。


 


后来林涛的球赛并没有赢,他的小姑娘也并没有追到,可他的考试考到了年级三十名。这并不是最让他惊讶的,他当时沉溺在欣喜中没有发觉,下次月考时才惊奇地发现,前面坐得笔直的同学居然是秦明,秦学霸回过头,看了他一眼。


他正考的二十九名,压林涛一头。


这是秦明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掉出年级前十,班主任找他谈了很长时间的心。林涛还觉得奇怪,心里暗暗愧疚是不是秦明辅导自己没时间学习了。下一次月考成绩出来,秦明考了年级第一,把林涛心里的愧疚洗刷干净。这件事却流传很广,成了个未解之谜。


后来林涛和秦明考了同一所高中,也是后话了。


 


 


 


 


 


(三)手机


自习课。


尽管是全年级最好的班级,这群天赋异禀的天才除了考试成绩遥遥领先,与其他班的学生并不不同。该吵的吵该闹的闹,下位的吃零食的,女孩子搂着胳膊讲话的,不亦乐乎。


然,常有几个异类不动声色立地成佛,林秦二人位列其中。秦明端坐在座位上,右手辍辍不倦地输出着解答过程。写下“证毕”的同时,他抬眼看了看右前方的林涛。


林涛靠在桌前,右手握着笔搭在桌上,左手搁在腿上,别扭地低着头。秦明知道,显然这个姿势是写不了东西的。


整个教室突然安静下来。在学生时代,自习课上的安静是间歇性又无来由的,整个班级忽然屏气凝神,令人叹为观止。


秦明望见林涛迅速将左手伸进抽屉,又抽了出来,放到桌面上。其间他面不改色,动作完毕才迟钝地抬起头,瞄上作业。一套动作行云流水浑然天成。


然而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教室里又活跃起死而复生的空气,这空气膨胀了几秒便瞬间凝结。


秦明抬头,看见班主任推门走了进来。


几乎是同一时间,林涛不知何时放进抽屉的左手抽搐了一下,又伸了出来。略过了十秒光景,紧张的气氛安顿下来。林涛小心翼翼又迫不及待地将左手塞进抽屉,又拿了出来,大拇指摁动着什么。他的动作尽收入秦明眼底。秦明歪了歪脑袋,做自己的题。


 


高一的林涛拥有了自己的手机。


那个年代手机已经不是什么稀罕玩意,可是他们那个年纪的孩子中拥有手机的,也确实是少数。秦明不再这少数之内,并非他家境不济,而是他觉得并无多大必要。


夏夜大雨将至,湿热的暑气溢进教室,秦明一口口吸入心肺,只觉得燥热难当。他感到有些困顿,努力打起精神来。


正当这时,不知谁人的抽屉里传来一声“嘀——”,秦明一下子醒了神。弥漫着昏睡气息的教室整个儿警醒了起来。大家停笔抬头,讲台上的班主任如睡虎受扰,浑身弥漫着危险的气息,他虎头一昂,酱油瓶底下的小眼一抬,眼刀所至之处折杀一片男女,风入松息声,石入涧无响。千山鸟绝,万径踪灭。


老虎挠了挠爪子:“林涛,走廊站着。”


 


于是刀光剑影中林涛吃了一招就败下阵来耷拉脑袋自顾自走出教室。华山派的师兄,峨眉派的师妹低下头去,继续攻克题海,只有几位发际线堪忧的方丈还昂着脑袋,被晚风撩起几缕遮羞的青丝,惘然世外的模样。又被讲台上人几个眼刀削了下去。


正当这时,不知从何处传来刀剑轰鸣之音。再一看,只见泯泯众人中一位白衣少侠拍案而起,剑眉星目,潇洒倜傥,端的是气宇不凡!他怒发冲冠,大呵一声:“哇呀呀——”。


林涛的幻想到此为止。并没有怒发冲冠也并没有“哇呀呀呀”的秦明,确确实实地站了起来,他面色依旧是淡淡的,眼中不见分毫波澜。


“我困了。”秦明眼也不抬一下,淡淡道,“站一下。”


纵使秦明是天才中的天才,江湖阅历充足的班主任依旧也是不动声色,他抬眼看了看面前波澜不惊的少年,应道:“好。”


站在门口的林涛惊愕地望着秦明,后者看了他一眼,没有任何表情。秦明不知道他没有任何表情的脸在林涛的眼里又拽又酷,简直像头孤狼。


林涛悄悄对秦明比了个大拇指:够义气。


秦明:……


“林涛,还不出去?”


 


秦明一站就是四十分钟。班主任靠在椅子上颤颤睡了过去,后脑勺硌在椅背上,他即刻清惊醒,睁眼一看,秦明还笔直端正地站在原处,脸上的表情毫无变化。


林涛趴在窗户上往里看,额头上全是汗。他皱着眉头小声往里嚷道:“秦明——秦明——坐下!”


秦同学吃了秤砣,就是不坐,站得更直了。班主任推推眼镜,啧啧咋舌:这两孩子是不是有点毛病,跟我这儿演情比金坚呢。


“你,坐下。”


秦明看了一眼讲台,纹丝不动。班上的注意力瞬间转移到秦明身上,秦明这才在众人的目光中,略略抖了一下,仍是不坐。


哎哟喂这臭小子,还奇了怪了。班主任撇撇嘴:“怎么着,您瞌睡还没醒啊!”


教室里发出一阵爆笑,班主任又喝了几声,方才收敛了下来。秦明眨了眨眼,清清嗓子才幽幽道:“嗯。”


又是一阵爆笑,班主任扶了扶眼镜,咳了几声,对门外嚷道:“林涛,进来。”


“老师,我犯了错误,不敢进。”


“哟嗬,你小子别跟我得了便宜还卖乖,快点进去!”


林大爷这才大摇大摆的进了来,班上的笑声就一直没停过。林涛才踏进教室一步,矗立在人群中的白衣少年“腾”一声终于落座。


没人明白秦明在想什么,于是一致认为,天才君思维非凡人可以揣度,也有人说他是故意呛老师。事实上往后三年,班主任对秦明的却是异常客气,只不过林涛无福见到了。林涛后来想了好久,也没怎么明白,只觉得尽管后来秦明褪了少年气,穿上一身工整西装,在他眼里最帅的还是那个穿着白衬衫的少年。他记得雨夜里隔着窗玻璃看过去时,曾一瞬对上了秦明的眼神,那双眼睛闪烁着与常日不同的波澜,看得他心下一凉。不过少年气性,只消片刻就忘了个干净。后来在有缘得见,已经是物是人非了。


 


   “秦明,秦明,你等等。”教室里的同学们在打铃三十秒后已经几近走光,林涛背着书包走到秦明身边,腿脚酸痛的秦同学正在清书包,停下动作,抬头看了林涛一眼。


   “干什么?”


   “别那么急着走嘛,”林涛拉住秦明的右臂,被后者让开。他一面嬉皮笑脸,一面计算着自己所剩无几的饭钱,心一横,“走,今天我请你吃烧烤。”


    秦明眨了眨眼睛,继续清书包。


   “食物脂肪焦化产生的热聚合反应与肉里蛋白质结合,就会产生一种叫苯并芘的高度致癌力物质,吃多了容易致癌,”秦明顿了顿,补充道“也就是会死。”


   林涛叹了口气,抓起秦明手中的书包:“走啦——”


 


   低头看了看面前浩浩荡荡的烤黄瓜片,烤土豆片,烤韭菜,烤面筋,秦明歪了歪头。


   阵势很大,品相未免也太寒酸。林涛什么时候改吃素了?


   秦明抬头望望林涛,桌对面的少年嘿嘿一笑:“月底了,有点穷,别介意。心意是好的嘛。”


   心意又不能当饭吃。


   “麻烦你,十串肉,五串鸡翅。”秦明将菜单递给服务员,看了林涛一眼,“再加五串脆骨。”


   后来林涛屡屡回想,总觉得秦明以前是一个多好的少年啊,怎么如今这么抠。身边的秦科长“啪”地放下手术刀,微笑道:“我吃好了。”


 


  秦明看着林涛风卷残云,淡淡地从钱包里抽出了一张一百元,递给服务员。


  林涛吃着吃着也觉得有些尴尬,抬头问道:“你不吃吗?”


  “不吃。”


  “那好。”林涛继续埋头苦吃。秦明皱眉望着他,这人还真是单纯不做作。


   这是秦明第一次十点钟回家,秦家虽没有门禁,秦母却也着实吓了一跳。后来这种现象一发不可收拾,不得不说,林涛真是个祸水。


 


   关于林涛的手机,此事还有后续,已经是一星期后。临近暑假,班长组织起暑假的活动来。秦明对这种事情很不感冒,林涛以前劝过他,后来无果,也就不再多事。同学们对这种事情极其热衷,很快就定了下来。末的,班长在讲台上问道:“同学们谁有手机?我打个电话给老师。”


  端正坐着的秦学霸,从抽屉里掏出手机,“啪”地按在桌上。


  秦明这么老派——至少看起来是这样的人,似乎高科技或者说通讯,跟他沾不上什么边。他猛然掏出宝具按在桌上,大家都有点受惊。林涛虽然觉着惊悚,但是还是很兴奋地拿过秦明的手机,对着自己手机上的号码,帮他把同学们的号码一个个录入,秦明看着他做这件事,没有说话。


  秦明一直没有换手机,直到高考结束。林涛在KTV喝得面红耳赤,不知抓起谁的手机就打电话,打开一看,这通讯录里竟然只有三个号码,“家”,“妈”,“林涛”。


  他的酒一下子醒了。


  秦明晚上回去的时候,一个一个把同学们的号码都删掉——没必要的肯定要删掉,这是林涛不知道的事。他也不知道,他不知道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




TBC.



评论

热度(66)

  1. 别闹我有药L牙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