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闹我有药L

【獒龙/一发完】烦

咯咯咯哥哥:

钝感力中:



起名苦手




不要在意文不对题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反正很丧








天冷的慌。




马龙在睡的温暖的被窝里把自己蜷缩成一个团子,整个人睡的迷迷糊糊,耳边嗡嗡嗡的响,分不清是风刮过窗户的声音还是别的声音。




他试图把头埋进枕头里,装作没睡醒一样再睡回去,深呼吸几下,还是没忍下心,从枕头底下摸出来一直在震动的手机。




张继科,就知道是张继科。




算算时间,该是他飞机刚落地的时候。




“继科儿。”




马龙的声音因为刚睡醒,透过电话更加含混不清。那头的张继科一听就知道是自己扰了马龙的好梦,一句已经在嘴边的“你怎么不接我电话”硬生生又给咽了回去。




马龙一直没怎么说话,只是嗯嗯啊啊的应着,像是在认真听又像是没有。




认识十四年了,马龙走着神也能猜到张继科要说什么,他似乎连张继科此刻皱着眉埋怨他又不敢说出来的一脸纠结都能看到。




太熟悉了,没意思。




马龙坐起身来,想找个理由挂了电话,刚一起身就被冻得一哆嗦,话还没过脑子就已经从嘴里说出来了。




天冷加衣,小心旧伤。




来来回回都是这么几件事情,马龙说的有些不耐烦,张继科听的更加不耐烦。




猪脑子。




 




马龙觉得自己陷入了一个怪圈。




没意思。做什么都没意思。




容易厌烦。




被粉丝围堵没意思。




录节目没意思。




张继科没意思。




打胖球……这个有点意思。




他以为自己是厌倦了这二十多年如一日拼命训练的生活,但是每当他握住球拍的那一刻心底的喜悦和激动骗不了人。




他以为他跟张继科磕磕绊绊十四年终于迎来了久等的七年之痒,这个想法才刚冒出头就被他给捻碎在脑子里。




他压根没法想象身边没了张继科或者张继科身边没了他是个什么样子。




一定不成样子。




他顶多就是觉得,有点没劲。




 




他学着刚开始谈恋爱的小女生偷偷在网上搜索恋爱圣经。




他们说维持一段感情不能缺少新鲜感。




马龙受教,认真反驳。




他们不需要什么新鲜感。




马龙觉得自己是个长情的人,这话往好了说是长情,往坏了说是执拗,一根筋,认死理。




他抱着一个跟着他快十年的娃娃想他喜欢不太新鲜的日子。




手机的显示屏还停留在结束了的通话界面。




张继科这个名字在他的手机里躺了十四年,从张继科,到继科,后来他觉得太过普通,又给改成了张先生。




他本想写的是我先生,又觉得太过于明目张胆,就给加了一个姓。




其他人都是张三李四王五,只有张继科,管他叫先生。




 




张继科差不多该回来了。




马龙躺在床上不想动弹,懒洋洋地算时间。




门外边传过来一阵钥匙开门的声音,然后是关门声。




马龙在卧室里面喊,张继科你鞋子记得放好。




那人已经往卧室这边走了几步,又折返回去,过了好几分钟才出现在马龙面前。




张继科刚从外面回来,带着寒气,他脱了外套,没敢上床。




马龙吸吸鼻子,总算舍得起来,就这么裹着被子,给了张继科一个拥抱。




“冷。”马龙说。




张继科退后一步,马龙抱着他不撒手。




“放手了,等会感冒又加重了。”




“抱会。”




张继科没脾气了,他把马龙身上裹着的被子又紧了紧,嘴里念叨,“怎么天天记得教训别人加衣服,每年最先感冒的就是你……”




马龙垂着头乖乖听训,瓮声瓮气回了一句,




“继科儿。你好烦啊。”




“……你才烦。”




马龙觉得这人小孩脾气,斗起嘴来像初中小女生,“你烦”“你最烦”“你才烦”,没完没了的。




没完没了还不容易忘,这人现在见到邱哥还要追着喊一句脾气很大。




马龙被自己的形容笑出一个鼻涕泡,张继科倒是没嫌弃他,只是强硬了些,压着他回到床上,把他裹成一个蝉蛹。




“继科儿。”他又喊。




“想你了。”






评论

热度(464)

  1. 别闹我有药L咯咯咯哥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