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闹我有药L

【獒龙】兄弟守则 中

栗猫:

弯男科x直男盐龙  绝对HE


上戳这个




兄弟守则 中




马龙挺着腰一路紧赶慢赶到学校的时候,还没到他的课,他舒了一口气,总算放下紧绷的精神和脚步,慢慢踱回到自己办公室,准备收拾下一会上课的东西。最近学期末了,马龙作为古籍副教授实在是不好请假,他教的课偏门,没人可以代课,而且最近系主任出差了,他的课也压在马龙身上,马龙心里烦躁,却也只得拖着隐隐作痛的腰和火辣辣的屁股来硬抗。越想越恼火,马龙把电脑敲得梆梆直响,连林高远在外面敲门都没听到。


 


林高远磨磨蹭蹭进来以后就看到马龙直挺挺地坐着,一脸阴沉敲着电脑,林高远小心翼翼地蹭过去,还没开口就率先一把揽住他龙哥的肩膀,有点讨好地说道,


 


“龙哥……你怎么样了?”


 


“什么怎么样?”马龙心情不好,没好气道,他和张继科还有林高远闫安从小一个大院儿长大,林高远比他小好几岁,但是打小喜欢粘着他,是他的小尾巴。马龙算是看着林高远长大的,他一向挺惯着林高远的,导致林高远都成年了还是每天有点熊哈哈的,见天儿地闯点小祸,甚至昨天差一点闯出大祸来。


 


“哎呀,龙哥,我亲龙哥,我错了。”林高远晃晃马龙的肩膀,笑得可爱。马龙忍了忍,还是没忍住弯了下嘴角,奶孩子奶出习惯了,马龙伸手呼噜了一把林高远的脑袋,小声骂他,


 


“你个小坑货。”


 


马龙伸手看了下手表,时间差不多了,他收拾了下东西起身准备去上课,才站起来一半,就腰一酸差点跪下来,马龙伸手扶了一把桌子稳住身体站好,又忍不住想起昨晚那个令人糟心的夜晚,不由沉下脸来,还是要好好教育林高远下,


 


“你知不知道你昨晚多危险?那些人……你知不知道要是我没去,会发生什么?林高远,我告诉你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我要去上课了,你给我老老实实在这写检查,写够5000字至少,我一会回来看。你下回再这样我就把你送回你妈那,让阿姨亲自管你,听到没有?”


 


林高远委屈,扁着脸点点头,乖巧地坐下来开始要写检查,不时可怜巴巴看他龙哥两眼,马龙受不住林高远这没眉毛的小眼神儿,穿好外套,临出门的时候还是软下来,但是依然故作冷硬地说道,


 


“算了,写三千字吧,一个字儿不许少。”




“嗳~”林高远笑眯眯答应。


 


 


马龙到教室的时候马上就上课了,他是被学生带着一起进的教室的,马龙出了自己办公室就迷了路,他今天的课是给系主任代课,马龙一向认路不行,这教室他也没去过几次,在楼底下饶了好几圈儿,最后还是向路过的学生打听路才跟着一路到了目的地。马龙冷着脸,看着台下的学生们一脸好萌好可爱的想笑表情,上来就点了一通名儿,然后在一片哀嚎中就开始了当堂检测。等快下课时,课前都一脸好萌好可爱表情的嘻嘻哈哈学生们早已经变成了一脸好可怕好严厉地瑟瑟发抖,马副教授满意地点点头,在一片感恩戴德歌功颂德里总算大手一挥把原定的作业减少了三分之一,施施然迈着依然有点别扭的步子走出了教室。


 


打开办公室门的时候,林高远刚叽叽咕咕挂了电话,马龙看着林高远献宝似的把检查递过来,随手翻了翻,问他,


 


“你刚和谁打电话呢?”


 


“可哥啊,龙哥你手机呢?可哥说他打你电话打了一天都没打通,回酒店找你你也不在了,给我打电话问看到你没?可你不是来学校了吗,你没和可哥讲吗?”林高远叽叽喳喳说个不停,“说起来龙哥你手机到底哪去了啊?我早上给你打电话也没打通呢。要不是昨晚是可哥带你走的,我也得着急哎。龙哥你一会记得回可哥电话啊,我跟他说了你上课呢,等你回来告诉你的。”


 


“张继科?”马龙有点混乱,“他昨天也去了?什么酒店?”


 


“对啊,昨晚龙哥你喝醉了是可哥来救得咱俩啊,我跟着闫安走了,然后可哥带你走了呀。”


 


“你说昨晚最后是张继科带我走的?他送我回家了吗?还是?”马龙皱起眉头,感觉自己似乎抓到了什么。


 


“对啊,可哥带你走的嘛,那我就不知道了,哥你自己哪醒的你不知道啊?”林高远疑惑。


 


马龙沉下脸来,手扶着腰,心里不由冒出一个让他难以接受的猜测。马龙脑子有点乱,他挥挥手让林高远赶快走,林高远委屈马龙上一秒还叫人家小甜甜,哦不,小远远,这一秒就让人滚滚滚,但还是拖着步子愤愤离开了。马龙低头看了看林高远那篇写得乱七八糟的检查,里面用了好几大段描述了他科哥多么多么神勇,什么一把从他怀里接过喝醉酒的龙哥,什么猛地抱住龙哥,只觉得心里不舒服,也头疼得厉害,马龙越看越觉得自己的腰和屁股十分的不适,揉吧揉吧林高远的检查就直接塞进了抽屉里。


 


马龙直到回了家也没给张继科回电话,他心里乱,现在并不想和张继科说话。马龙抓抓头,忍不住猜测昨晚和他共度一夜的到底是不是张继科,其实他心里大概有了点猜测,张继科几乎不可能放任醉酒的他和别人一起的,可是,张继科真的会和他……那样吗?他们明明是好兄弟啊。马龙烦躁,实在不想多想,起身去厨房开始做晚饭,等炒完西红柿鸡蛋蒸完米饭,马龙才突然意识过来他又做了两人份的晚饭,明明打算好了今天不和张继科见面的。


 


马龙和张继科从大学就住在这了,两人大学住不惯宿舍,两家爸妈就给他们在学校附近合买了房子,大学毕业一起留校读研,一住就住了六年。后来硕士毕业,张继科爸妈和马龙爸妈一合计这房子位置不错,就又在这栋楼上又买了一套,干脆一人一套,于是张继科就收拾收拾东西搬到了马龙楼上,不过大部分时间里还是来楼下蹭吃蹭喝,两个人轮流着做饭洗碗,倒也是和谐的不得了。


 


真是习惯成自然,马龙不爽地看着盘子里的菜,扔也不是,放着也糟心,真是碰都不想碰了,干脆也不去管了,回到客厅瘫倒沙发上开始看最近的论文资料。张继科进马龙家的时候,马龙就靠在沙发上睡着了,最近马龙忙的厉害,年末工作多,除了讲课批作业出考试卷子,他手头业内刊物还压了两篇稿实在是忙地脚不沾地。张继科看着马龙睡得挺沉的,估计他昨晚也挺辛苦的,轻手轻脚拿起毯子给他盖上,熟门熟路地摸进厨房找出围裙打算做饭。一进厨房,张继科看着餐桌上的块头老大的西红柿就忍不住笑了,他掏出手机查了查痔疮患者应该吃的食物,然后把那盘西红柿鸡蛋包起来放进了冰箱。


 


马龙是被食物的香气勾醒的,空气里绵软甜蜜的滋味让马龙肚子不由叫了起来,马龙爬起来,看到身上披着的毯子愣了愣,走到厨房,就看到张继科忙忙碌碌地做着什么。


 


“你在干什么?”刚醒的马龙声音有些嘶哑。


 


张继科吓了一跳,转过头来,看到马龙站在厨房门口,一脸刚睡醒的懵懵的样子,


 


“给你做饭,诺,尝尝。”张继科递过去一碗红豆粥,马龙一脸复杂地接过,转头就放到餐桌上,“你什么意思?”


 


张继科也有点愣了,他看着马龙并不算好的脸色,也有点不确定起来,“你昨晚……第一次,吃点这些比较合适。”


 


“啪——”马龙狠狠地一拍餐桌,“第一次?所以张继科昨天晚上真的是你?”


 


“啊?”张继科有点傻了,“你……不记得了吗?”


 


“张继科我们是兄弟!”马龙心里升腾起来一股怒火,难以置信夹杂着失望烧的他眼睛通红,竟然真的是他的好兄弟,“你懂吗?我们是兄弟!你怎么能对我做出那种事情,我在你眼里到底是什么?!”


 


“不,不是,”张继科有点慌乱起来,“昨天是你叫我碰——”


 


“闭嘴!”马龙一把掀翻餐桌,桌上的粥碗直接摔了个稀碎,马龙猛地喘气,“张继科你到底怎么想的?我是个男人啊,你到底怎么能做的出来的?你不觉得恶心吗?”


 


“张继科,我们不是兄弟吗?你到底——到底怎么做的出来?你疯了吗?我们是兄弟啊!”马龙喘着气,颠来倒去,也只会说这么几句话。


 


“咣——”桌子掀翻的巨大声响和碗碟的碎裂声音夹杂着马龙带着怒意的嗓音在张继科脑海里炸开,恶心,张继科最害怕听到的那个词还是从他默默喜欢多年的那个人嘴里说了出来,他放在心尖尖上的人,他最害怕被讨厌的人,还是和他走到了这么不可挽回的境地。张继科怎么会不知道马龙喜欢女的呢,怎么会不知道他只当他是兄弟呢,可是他就是无法控制自己,在马龙神志不清地对他提出邀请的时候,就失去了理智。是他自己抱了不可能的奢望,是他自己忍不住想象那万分之一的可能,张继科怔怔地,声音沙哑,“不,不是这样的。”


 


“我从来不想做你的兄弟。”张继科声音微微发抖。


 


“你说什么?”马龙皱起眉头,“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张继科眼睛渐渐红了起来,呼吸声也粗重起来,他觉得心里难受,话也不经脑子地就脱口而出,


 


“我拓妈的不想做你兄弟,我就想把你按在床上让你——”


 


“咚——”马龙一拳打到张继科脸上打断了他的话。




灶台上的高压锅还在咕咕冒着气声,飘出一点点甜丝丝的香气。张继科和马龙静静地看着对方都发红的眼睛,谁也没有再说话。许久,


 


“张继科,我对你很失望。”马龙深深看了一眼张继科,努力挺直自己的腰腹,向外走去。


 


张继科怔怔,半晌开口,“对不起。”


 


马龙停住脚步,并没有回头,顿了顿,仍向外走去。




----TBC----



评论

热度(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