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闹我有药L

【獒龙】美女与野兽

猫居:

黑道AU


强强




依旧写人设不写剧情


讲故事不讲道理


另外偏中二慎入




“粮仓再乱,唯黑道与强强不可辜负”






***


1


张继科进来的时候,马龙刚从DJ的吧台上下来,老远就瞥见了。虽然目光是直愣愣的,但隐匿在一众跟随者如饿狼扑食般的视线里,却一点也不突兀。


那个带着黑框眼镜一身锐气的男人,都不用那些斑驳陆离到俗里俗气的金属装饰来吸引眼球,就已经足够耀眼。




只是可惜了,在小少爷的眼睛里,人不是按照耀不耀眼分的,只分他感兴趣的,与毫无兴趣的。














***


2


事实上,他对张继科很感兴趣。


这倒与他是不是对面肖门的人无关。这让他想起上个月那个叫方博的第一次来的时候,许昕被委托着转告了秦志戬亲自下的死命令,“想保住北岸就看紧这条咸鱼”。






北岸就是现在他在的这家酒吧。






马龙知道秦志戬对他的纵容,他可以纵容自己随心所欲两个月不回去一趟,说不定也可以纵容他拖几次死线,但即使老秦对他好到可以步步妥协,但也终有底线,至少,他不能成为整个秦门的弱点。


事实上,对不起秦门的事情,他也的确不会做。所以才会有我们嗜睡成瘾的小少爷上个礼拜那平均每天三小时的睡眠,只是为了收拾那些被派去监视方博的不靠谱手下的错洞百出的烂摊子。










3


北岸,对于秦志戬来说,可能只是秦门旗下的一个聚宝盆,凭借着非主流小产业却居高不下的营业额。更多的,也像是一个上世纪电影里的那种情报机构。




马龙就是这情报机构的头子。他捕获或者截取回来的那些带着致命信息的卷宗,有的最后转变成秦门与外系谈判时候的筹码;有的则是压弯某些倒霉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更多的,则成了真刀真枪下鲜活的生命优雅绽开成朵朵鲜红色血花。




而那些大大小小的情报来源,秦门不分贵贱地给了他们一个统一而响亮的称号,叫咸鱼。












4


但无论如何,对于情报头子的小少爷来说,北岸却远远不只是他发挥职能安安分分上班的地方。那是他在被老秦削了好几顿之后又闭门思过了半个月换来的小自由,不好好利用实在是对不起差点被打断的两天腿。




北岸就像一个游乐场,一个极乐世界,小少爷一直以来,都对它有无限的好奇心。至于情报,那些都是他在老秦那里谋求更大自由的筹码。






所以直到张继科进来的时候,马龙才第一次体验到,把工作和兴趣结合起来是多么的重要。














5


马龙第一次在酒吧做DJ的时候是十九岁。那时候世道乱得还不如今天,强权强势的人呼风唤雨,唯其独尊,那时候的酒吧,更适合用来形容情色天堂,在酒吧里混的DJ也就可想而知。


一般人的认知都是,除非真的混不了生活,男人才肯低头去做那样的腌臜事。毕竟MB绝对是那种跟任何忠良美德都沾不上边的活。用老人家的话来说是要被指着戳半辈子脊梁骨的。




而当时权势赫然仅次于肖门的秦门大少爷,与那样的人同流,只用叛逆两个字一带而过便立刻众人噤声。


看啊,这就是世道。




当然这并非是秦家的父老乡亲默许的,就跟秦志戬当初也得亲自驾临那灯火流离的地,踢了门砸了场最后一巴掌甩在那小少爷的脸上一样,是用了九成的力气的




“我秦门养儿子,不管到什么境地都不是用来给别人当戏子的!”


马龙被秦志戬掐着下颌,手被老秦的手下束在身后也没法去擦嘴角的血,只能直愣愣地盯着他,嘴上动不了,也没有说话的意思。












6


秦志戬第二个耳光准备甩下去的时候,许昕从一旁上站起来,黯灭了烟,起身眼疾手快地拦住了他,


“师傅,师兄有他的想法,别为难他。”




于是后来外界的谣传都是,秦门的大少爷是不涉道的,空留着是颗废子。


更甚的,说是有龙阳的怪癖。


“骨子里就是个魅惑着臣服于男人的主”


“又何来呼风唤雨独揽大旗的本事”










7


秦志戬最终也无可奈何,恶狠狠挂在嘴边的说着怪他之前不舍得对小祖宗下狠手,都是过于纵容的恶果,手上却没停着把两个酒厂和赌场转到马龙名下,明面上说是为了以白养黑,但明眼人看来终归选择了妥协,秦志戬叱咤半生,最终栽不过自己疼大的崽。


那厢马龙听过笑过,向老秦郑重其事地道了谢,明面的功夫做足了一套,背后也乖巧地照单全收。




转身呢,还是依旧终日扑在酒吧,和一家翻腾了半年都没什么起色的制药厂上。










8


也是在十九岁那年马龙被绑架了一次。只是回来的时候没有伤及分毫,至少在表面上。


道上这样的事情时有发生,顾及没有其他损失,而线索又渺茫,秦志戬最后也只能作罢,而后唯有亲自监督,给他和许昕两个人重新换了保镖。






马龙的嘴一直都密不透风,即使从小到大也少有人架着刀威胁他什么过。但那件事他只告诉过许昕。


“你知道的,有些东西脏了就是脏了,


 再怎么洗也洗不干净,”




“但只要我愿意做出改变,这代价至少会有意义。”






9


许昕说我很想捂住你的眼睛。说我希望以后你再也不要见到这样的肮脏的世界。


马龙笑了笑,说你在说什么我没有听清。




十九岁的少年,故作老成的演技,看上去却真的不得了。












10


二十岁生日那天,马龙第一次成功的捕猎。用秦门内部的话,叫咸鱼咬钩。


那男人五分钟前笑得还色气,嘴里边喊着美人夹杂吐露着琐碎的脏字。马龙说我紧张我可不可以喝口水,


那男人诧异了一下讪笑了出声,“大学生?”




马龙含着水,点了点头,然后一鼓作气般地仰头迎上,推杯交盏间尽数把水灌下了男人的舌喉。


五分钟之后他看着睡死过去的男人,出了房间,把拿到的东西给许昕传过去,那厢立刻打来了电话。


没有什么惊讶的开场白,许昕的声音带着复杂到分辨不出的感情,




“龙,二十岁快乐。”










11


马龙也跟着许昕去过黑社会办事的地方。


见过一些男人被押在冰凉的水泥地上质问,反倒挑眉冷笑。




“你们再怎么折磨我都没有用,我什么都不知道。”




他也见过许昕冷笑着点了烟,“别忘了你的家人都还在谁的手上”




那男人不放在心上,“那个疯婆子随你处置也。我说过那些我都无所谓。”








道上的人大多绝情,但很少有到此境地。每每遇上了,许昕总是毫无办法。在手里玩玩弄死了可惜,不折磨又咬牙切齿。


马龙当时一直安静地在一边看,直到那时才起身,打了个响指,两个黑衣男人便从后边押进来另一个眉清目秀花容失色的男人,


他盯着那个苟延残喘的男人看了许久,冷笑了一下转过身,留给他一个背影。




“那他呢?”,原本糯糯的声音忽而已经带上了无尽寒气。




“把他的老婆孩子放了,换这个押着。”


再开台阶下的男人,果不其然,早已不再是故作冷静的面庞。






没有人是真的冷血的。


就像蛇打七寸,就像阿喀琉斯的脚踝,你抓住了他们,就是抓住了命脉。


又何况是手无寸铁的阶下囚。








12


他很多次也问过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找到自己的七寸。


才能在敌人的刀口之下,毫无留恋地说不。










13


小少爷不喜欢真刀真枪的血腥,他更喜欢把猎物引诱上钩,然后把玩于股掌间的成就感。


所以他更愿意呆在酒吧,这家原本隶属于肖门旗下,却被忽略了很久的酒吧,在某一次黑市交易里,被马龙看中,收入囊中。






当时的所有人,包括秦志戬在内,都以为是秦门桀骜不驯只偏爱吃喝玩乐的小少爷起了新的闲心而已。




所以大家也都忽略了那个来路不明的药厂。




















***




14


张继科抬了抬手让人找人清了场。不到两分钟老板唯唯诺诺地出来执行命令。


当然,说的是明面上的老板。真正的头子那会正被一个烂醉的男人缠了身喊着“美人,美人。”,忙得不可开交中抽身给了他一个眼神,随即他才好妥帖地站出来清场。




忘了说,“美人”是小少爷在圈子里出了名的代号。








15


凭马龙多年的经验,张继科这次在交易地址选择上的突然改变,一定是事出有因的。


要么是对面的人特殊,要么,就是这交易本身特殊。无论是哪一个,都是他必须要先弄清楚的大前提。










16


所以他在保安装模作样地过来不好意思地准备请客出门时,不动声色地,几乎是以蛮不讲理的方式,


捏碎了一个杯子。






随着碎片炸裂开来的,还有不远处数十个便衣男人警觉投来的目光。


在人群疏散的一片混乱里,只要有心便注意得到。










***


还是在写感觉还是没有写出来


还是心血来潮大纲也只码了一半所以强行不打TBC













评论

热度(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