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闹我有药L

【獒龙】【ABO】各取所需(一)

火柴人儿跳楼啦:

Fake Couple前提下的獒龙。即这俩处于某些不可抗力在队里假扮情侣。


 


 下了飞机时马龙仍在自欺欺人地催眠自己,其实什么都没发生,其实之前自己在途中看到的新闻都是在恶搞的笑话。


可惜,刚刚走出出口通道,他这艰难的自我安慰便被排山倒海的欢呼掀翻了。


马龙僵硬地摆出笑脸,被两侧的保安护着向前走。粉丝们尖叫着涌上来使他步履维艰,嘈杂的说话声吵得他脑仁儿疼。


他下意识想找到张继科,可那人的背影早就被疯狂的粉丝吞没了。


直到到了电梯上他才终于喘了口气,居高临下地看着楼下大厅里那些激动的小姑娘们,马龙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他悄悄掐了自己的手臂一把,疼得牙根发酸。


马龙绝望地甩甩头,他明白自己是时候面对现实了,哪怕这个现实简直荒唐可笑得比噩梦还糟糕。他眼神飘忽地向楼下乱看,最终定格在一个粉丝高高举起的板子上。


——“科龙夫妇欢迎回家!!!”*


板子上如是写道。


马龙自虐般逼着自己盯住那几个字,他想,就从这个现实开始面对吧。


 


这一片混乱的源头是八月十二日那天,奥运乒乓球男单决赛后的采访。


马龙坐在飞机上时将那段短短三分钟的采访反复看了几十遍,到最后他完全放空了脑袋,直愣愣地盯着屏幕。张继科正在他旁边的位子上呼呼大睡,而马龙无比地希望他一直睡下去,千万不要看到这个视频。


但是张继科大概早就看过了吧。马龙懊恼地想,张继科比他更玩得转微博以及各类手机APP,怎么可能会像他一样晚了那么多天才迟钝地发现情况早已经脱离了正常轨道呢?


于是马龙更沮丧了,这几天张继科表现得很正常,但在琢磨起来反而觉得像是暴风雨前的平静。马龙不知道,这件事的曝光会不会毁掉他和张继科勉强维持的友好关系。


而屏幕上那段视频仍在孜孜不倦地循环播放着,视频中的刘国梁正在对着话筒说:


“…………马龙和张继科不仅是场上的对手,场下的队友,他们更是一对已经相恋四年的恋人。”


 


当时间回到八月十二日那段该死的采访被录下之前的不久。


掌声和欢呼像是从宇宙深处的某个黑洞中传来的,排山倒海呼啸而来却又极不真实。马龙耳边仍钝钝地回响着刚才的喘息声,沉重的心跳声,甚至是汗水砸在地面上的声音,直到他看到球桌对面的张继科站定了,握着拍的手垂到了身侧,他才恍然明白过来。


他赢了。


然后马龙的一切感官又飞速地运转起来,场馆里几乎能掀翻屋顶的嘈杂声音灌进他耳朵里,呼吸时汗的咸腥气味混着杂七杂八的信息素气味钻进了鼻腔,暴露在空气中的皮肤滚烫,又因为汗水的蒸发而微微发凉。


于是他像是排演了无数次一般顺畅地握拳弯腰将球拍放在地上,接着向整个赛场四面八方的观众比出一个饱满的心。


等转回面向球桌对面的方向时马龙看到了张继科,于是他走上前,和同样迈步过来的张继科靠近,给了彼此一个拥抱。张继科在他耳侧低沉说道:


“祝贺你,龙。”


侧开身后马龙看到张继科脸上并不明显但足够真诚的微笑,这意味着张继科在真心地为他高兴和自豪。接着他也笑了,从这时起马龙才终于开始感到发自内心的快乐。


——为了他十年苦求而终得的大满贯,也为了他和张继科的关系终于得以回到原定的轨道。



从领奖台下来后马龙和张继科兵荒马乱了一阵,他俩被逮着不停地拍照和采访,还有各路听不懂在说什么的国外教练或工作人员兴奋地跑过来同他们握手。最后是刘国梁突出重围把他们俩救出来,塞进了空荡荡的选手通道后又回到人群中接受采访。


终于逃脱了拥挤混乱的环境,马龙如释重负地舒了一口气,无论多久他都无法习惯这种场合。张继科在他身边低低地哼笑了一下,像是嘲他没出息,马龙下意识便撇头嗔怪地瞪他一眼,然后忽然反应过来他们现在是独处,没有必要装成可以互相调侃揶揄的亲密关系。


马龙有点紧张,他觉得他俩起码已经能算是正常的朋友了——至少从赛场上张继科的微笑和那句祝贺中他是这样解读的——那么这是不是意味着这样做了也可以呢?


于是他试探地用开玩笑般的口气说道:“你笑什么呀?”


“笑你都多大了还怕人多。”张继科回答他,声音带着调侃。


马龙放松下来,他嘿嘿地笑了两声:“我没怕,就是人太多了有点儿喘不过气。”


这时张继科侧过身正对着马龙,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将他抱进了怀里。


“再祝贺你一次,龙。你打得真好。”


马龙紧张地僵了一秒,然后在熟悉的沉香气味中安下了心。他心脏扑腾着欢跳,嘴角的弧度根本压不下去,“谢谢你,继科儿。”



回到宿舍时许昕揣着口袋等在门口,张继科瞥了他一眼就先回自己屋去了,马龙停了一下,等听到门关上的声音后张开手迎住许昕的拥抱。


“恭喜啊龙队!”许昕的声音喜气洋洋的,“新科大满贯!”对于男单决赛的结果他并不很在意,两个人都是他好兄弟,谁赢了他都高兴。


“嗯。”马龙拍拍他的后背,“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嘿,你等着瞧吧!”许昕向来自信过度,这大话说得很是痛快。


过了一会儿刘国梁回来了,给他们煮泡面吃。等锅架起来时张继科从屋里出来,正抱着手机戳来戳去。他低着头目标准确地走到马龙旁边,马龙会意地收了收腿让张继科跨过去坐进内侧的位子上。


“你看啥呢?”关系刚刚缓和马龙还有点兴奋,便没话找话地对张继科说道。


张继科又滑了两下屏幕才慢吞吞地回答他:“微博。”


“哦。”马龙干巴巴应道。他不很常玩微博,从到里约来更是没用过,一时不知道该答什么。恰好许昕这时也出来了,马龙顺势跟他说起话来。


方便面的浓郁香料味道涌了出来,刘国梁招呼他们过来吃。马龙看张继科仍是专心盯着手机的样子只好一个人起身,盛上一碗后蹲着犹豫了两秒还是先给了张继科:


“网瘾不轻啊你,饭还是得吃的。”


张继科抬起眼皮看他一眼,懒洋洋地:“不是你做的,可惜喽。”


马龙早习惯了张继科在指导队友们面前这种故意带着些特殊意味的话,刘国梁显然也习惯了:“想吃马龙做的等拿了团体金牌回国让他给你做去!现在挑个什么呀,真是……”他像是抱怨又像是调侃的骂道,嘟嘟囔囔地,“也不知道你为啥就爱吃马龙做的饭……他连个番茄炒蛋都做不好。”


“这您就说得不对了,不在于好不好吃,在于是谁做的。”张继科嬉皮笑脸地回他,把手机放下端起碗来。


许昕吃吃直笑:“刘指,您何必提呢?您看又让他逮着机会秀恩爱了吧?”


马龙盛上了第二碗面,有点尴尬地往沙发那边蹭,最后谨慎地坐在了离张继科一掌宽之外。可张继科单手端住了碗用空下来的手臂去揽他肩膀,硬是把他拉到紧挨着自己的位置。


“大蟒你懂什么啊,真正的恩爱需要秀吗?”他挑着眉毛去看马龙,目光却全然没有口吻中的调笑,反而载满了沉静和郑重,“是不是,龙。”


马龙熟练地挂上温柔微笑,拿手指揩去张继科嘴角浅浅的汤水,“嗯。”


那边刘国梁哼了一声,许昕则开始哀嚎着狗粮撑死了。马龙别扭地弯弯嘴角,收起笑容来,而那只手臂还横在他背后,张继科在收回去前亲昵地揉了揉他的后脑勺。


马龙转头递给他一个你放心的眼神,张继科点点头便继续吃他的面。


 


等到面吃完了,张继科抱着他的手机又回到卧室去,马龙也想走,结果被刘国梁叫住了。马龙猜得到他要说什么,直接跟着他到阳台去。


“马龙啊,你觉得继科他现在心态可以吗?”


马龙说:“我觉得,嗯,挺好的。”


刘国梁看着他,审视的目光让马龙不太舒服地挺了挺腰,“你们俩这情况,我本来也放心。但就是又怕反而会影响你俩感情,那样就不好了。你确定没事儿吧?”


“没事儿。”马龙干脆地说,“您放心,继科儿不会有问题的。”


“好,有你这话我就放心了。”刘国梁笑了,“行了你回去吧。”


马龙嗯一声转身要走,等半个身子都回到屋里了刘国梁又叫他一声:“哦对了,你可记得发情期的事儿啊。”


他顿了一下,“好,您放心。”



马龙其实不是很乐意想去发情期这档子事的。本来他和张继科好不容易能正常地作为朋友交往了,又去掺和这事儿,总觉得不太坦然,仿佛自己图谋不轨占了人家便宜。但他总不能拿奥运会来冒险,还是腆着脸去敲张继科的房门。


“诶龙队啊,来找科哥?”开门的是樊振东,“他刚刚去找你啦!”


马龙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见小胖这么说,之后连声应下,小胖便乐呵呵地关上门。马龙愣在门口半晌,也想不出张继科为什么去找他。最后他也只能拖着步子回房去,刚下赛场时的那些快活这时都消磨地差不多了,并随着他一步步靠近自己的房间而逐渐清零。


结果他刚把手放在门把上,张继科就从里面打开了门一把将他拎了进去。


“你怎么才来啊,慢死了。”


“抱歉。”马龙习惯性地迅速道歉,而张继科有些不同意地看着他,“你老是道什么歉啊,我又没怪你。”


马龙心说你还没怪呢,那腔调都快别扭上天了。但他不会说出口的,他尽量委婉地问道:“我以为你会继续玩儿手机的?”


张继科翘着腿靠在马龙的床头,挥了挥手里的手机,“玩儿着呢。”


马龙噎了一下,暗暗想给自己一巴掌,“我是说,呃,在你自己屋里。”


闻言张继科意味深长地看向他,马龙又一次感受到被审视的不适感。但张继科只是语气很随意地答道:“我来看看你。”


“看啥呀,一直呆一块儿呢。”马龙故意抬高了些声调,做出开玩笑的神态来。他有点疑惑了,为什么在独处时他俩还要做出这种姿态呢?就好像张继科真的在关心他一样——虽说作为要好的朋友关心也无可厚非,但他们的“朋友”关系才刚刚开始,显然还远远达不到到那个份上。


张继科这次沉默地久了些,好像他也在寻找一个合适的说法。马龙不急,就坐到桌边做些无谓的整理。终于张继科开口了。


“我记得你该做标记了。”


哦。马龙想,原来如此。


“啊对,哈哈,确实是。我都忘了。”马龙干笑了两声,他希望自己这几年来愈臻成熟的演技也能骗过张继科,不过希望不大。


但张继科似乎是相信了,因为他几乎能算是心情很好地轻笑起来:“你是高兴过头了吧,这都能忘。”


马龙配合地呵呵笑,一边说自己记性真差。可是他心说,这些年的发情期,哪一次不是我去找的你呢?这次会记得,也只不过是因为担心影响团体比赛吧。


“过来。”张继科坐在床上抬起一只手招马龙过去。明明是马龙俯视着他,却平白有种压迫感,熟悉的信息素气味早已在不知不觉中包裹住了马龙全身,不动声色地把控住了他的意志。马龙的后颈开始生理性地瘙痒,心脏也在不安分地乱跳。


这是他的Alpha对他的绝对控制,是马龙无法抗拒的命令。


马龙也没打算抗拒,他最多是为自己的放弃挣扎有些恨其不争罢了。所以他走到床边跪下来,温顺地向张继科暴露出后颈。衣领随着他低头的动作下滑了些露出腺体,上面有浅浅的伤痕,是很久之前留下的。


接着他感觉到热气轻轻地扑在他耳边。


“还有比赛,这次就不做了,咬一下先顶着。”张继科说。


“嗯。”马龙听到自己的声音有点颤。


然后一阵刺痛,温热的呼吸声消失了。信息素汹涌而稳定地渗入马龙的身体,接管他临近失控的Omega本能。临时标记形成了。


然后张继科站了起来,手里还拎着他的手机,“那我回了啊,你休息一下吧。”


马龙还跪在地上,他腿软了一时动弹不得,但他不愿意张继科看见他踉跄的狼狈相,所以只是点点头。张继科大概是沉默着站定了一会儿,最后伸手揉了揉马龙的脑袋。发胶固定住的头发有点散了,在张继科宽厚的掌心下摇摆,连带着马龙的心思一起晃晃悠悠不上不下。


“我走了啊。”张继科又说了一遍,几秒后是门关上的声音。


马龙在这一瞬间垮了下来,像一座从中心开始崩塌的建筑,无力地顺着重力陷入地面。


咬破腺体所制造的临时标记比体液交换更简单,更方便,也更不交心,代价是身为Omega的马龙会因为信息素直接入血的排斥反应而晕眩乏力上好一阵子。


但张继科从来都不知道。


 


马龙也不想让他知道。


 


TBC


*由于我个人不是很喜欢夫夫这个词,因为看起来不很正式像是在搞怪(。算是个奇怪的雷点吧,所以还是说成了夫妇。绝没有任何女化龙队的意思,如果令你产生不适我很抱歉。不好意思了。


头一次写ABO,有自己的奇葩二设。有和现实出入的地方,为了剧情我很抱歉,望海涵。


希望各位喜欢,比心!

评论

热度(1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