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闹我有药L

【獒龙】友达以上 恋人会满

栗猫:

一个自以为直男的烦人精的恋爱故事




友达以上 恋人会满吗? (上)


 


“分手快乐。”


“快乐,就此再见了。”


“希望你找到你真正的幸福。”


“你也是。”


“我有时候真想问问你到底是不是真的爱我?给我的时间还不如给你那个朋友的时间一半多,真是——算了。”


“什么?”


“没什么,再见。”


“再见。”


 


女人恨恨地跺了跺尖细的高跟鞋,又最后看了一眼这个迷人又让人捉摸不透的男人,提起包包转身离去。张继科从裤兜掏出烟来叼进嘴里,也没有觉得多难过,只是这一而再再而三的失败恋情还是让他有点心烦气躁。明媚的阳光有点刺眼,张继科伸出手挡在头上,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车来车往,张继科吐出一个烟圈,想了想,掏出手机熟练地摸到快捷一号键拨号。


 


“龙,我分手了。”


 


马龙接到张继科电话的时候正在相亲,张继科上来一句话让他差点一口茶水喷到对面坐着的精心打扮的美女脸上。


 


听着电话那头张继科越说越低落甚至快要哀嚎起来,一副倒霉样子,马龙踌躇了一下,只好冲着对面的女孩子歉意地笑了笑,起身出去接电话。张继科越说越激动,从一开始恋情失败讲到这几日工作遇到的烦心事,再说到最近两周上映的电影,最后开始喷楼下餐厅特别难吃,越说越不着边际,马龙安抚着,等到和张继科约好晚上吃饭终于挂了电话,马龙拿下耳边发烫的手机,一看时间竟然已经过去了半个多小时。马龙如梦初醒急急忙忙跑回去,女孩子涵养很好,依然安静地坐在位子上喝茶,冲他温柔笑笑。


 


“你那边朋友出急事了吧,要是不行我们改天约也好。”


 


姑娘善解人意,马龙更加过意不去,“也……不是什么急事,就是……”


 


姑娘又笑起来,露出一个甜甜的酒窝,“看你也没什么心情继续了啊,你看你不停地看手机,手也一直在搓大腿,还是改天吧。”


 


“欸,抱歉。”马龙手下动作一滞,低下头来,心里歉疚。


 


“没事,不过下次约我可得把我放在第一位啊。”姑娘依然笑,背起包冲他挥了挥转身离开。


 


马龙看着姑娘走远,去结了帐,依然心里过意不去,他一向待人温和有礼,这样不给相亲姑娘的面子的事情之前从未有过,何况对方还这么宽容大度,马龙叹口气,思索着下回一定要好好道歉,边向门外走去。


 


“马龙,这边儿。”才一出咖啡厅,马龙就看到张继科斜靠着玛莎拉蒂在门口冲他懒懒招手,马龙疑惑看过去。


 


“你怎么在这?”


 


张继科挥了挥手上的手机,“我看app记录里你在这家定了下午的位子,猜你今天和人约在这。你约了朋友?人呢?”


 


马龙掏出手机看了两眼,一阵无语,张继科一向是想找他都能马上找到他的。他和张继科多年老友,相识十四年,从初中起就一个班直到一起考上了外地的大学,虽不在一个班了但依然还是舍友,然后一起读研一起毕业,毕业后又不约而同地选择了现在这个城市落脚。他们太熟了,熟到这样共用一些社交工具和餐饮生活app好多年,熟到换衣服换鞋子穿甚至没事换车开,熟到张继科的大事小事哪怕今天小脚趾指甲劈了都能马上知道。


 


张继科手插着兜半歪着头一副潇洒的姿态,却是看不出多么难过的样子,多半之前电话里又是嚎过了头,马龙撇撇嘴角,想要噎他两句,又有点担心张继科现在是强颜欢笑,叹口气,忍不住走过去拍了拍对方的肩,“走吧,不是约好了去鼎泰丰吃晚饭吗?”


 


吃完了晚饭张继科又拖着马龙一起去看之前讲过的那场新上映的大热电影。马龙这一晚上一直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张继科,生怕不小心说了什么刺激到不知道是不是还低落着的他,可是现在看着对方一脸挑剔地吧唧吧唧嚼着爆米花批评着大荧幕上爱情电影中女主蹩脚的演技,马龙也有点拿不准对方的心情了。


 


“你一直看我干嘛?”张继科并没有转过头来,突然开口问道,“是不是觉得我很suai?很羡慕?”


 


“……”马龙心里真是日了狗了,觉得担心对方的自己就是个煞笔,张继科又不是第一次分手了,光今年就已经是第二次了。马龙不想理张继科,冷漠地移回视线到大荧幕,看了看,确实演技挺蹩脚的。


 


马龙不理他,张继科倒是来劲儿了,“说起来,我这张帅脸你看了这么多年,就没有动心?不是我吹,我这个颜值,在咱们圈子里,不说第一吧,绝对保三争一。”


 


马龙手心紧了紧,抿起嘴角,心里劝慰自己不要和这个刚失恋了的人计较,不要计较,只是眼看着张继科没有任何停下来的意思,半个身子都转过来打算好好说道说道,马龙只得转过头去,眼睛在大屏幕的光下亮晶晶的,


 


“张继科,”


 


张继科有点怔,看着马龙突然近在咫尺的脸庞被明灭的光影打出五彩色斑,脸颊上细细的绒毛看起来茸茸的,柔软的嘴唇也看起来特别好亲,“嗯?”


 


“闭嘴!”


 


最终因为两人一直叽叽咕咕说个没完引起了民愤,马龙擂了张继科一拳,无奈地跟着张继科小心翼翼地在众人的怒视下离开了电影院。电影院的外面有点冷,夜风吹来,张继科打了个喷嚏,马龙看着只穿了一件薄薄风衣的张继科,想起对方上周发烧估计还没好利索,不由边嘀咕着你这抵抗力也是没谁了还整天穿这么少瞎风骚,边脱下了身上的外套,递了过去。张继科用双手捂住有点红的鼻头,看了看马龙又看了看他手中的外套,摆手拒绝,开口道,


 


“你那抵抗力也不行,整天感冒的还说我,可听听你那鼻音吧。”


 


两人互相瞪了几眼,马龙愤愤地重新套上外套,继续对视。“一,二,三”,两人默契地同时向着停车场拔腿狂奔,“谁先到谁开车!”


 


 


“张继科你能不能行,说好的谁先到谁开车的。”马龙和张继科两个人挤在驾驶座门口,两人两只手叠在一起附在车门把手上。


 


“这是我的车。”张继科没想到自己竟然跑输了,不由耍赖道。


 


“说的你没开过我的车似的,张继科你本事了?”马龙不满。


 


“龙,你那开车水平真不行,我说真的。”


 


被张继科这么当面说,马龙火大,“你给我滚去副驾驶,立刻,马上,就现在!”马龙双手紧紧握上张继科的手背,使劲把张继科黏在门把手的手薅下来。


 


张继科委委屈屈地坐上副驾驶,看着马龙一个猛打方向盘车就窜了出去,不由地握紧扶手,心疼道,“你可慢点吧,我这还是新车呢。”


 


马龙冷笑出声,“去年把我刚从车行新提没十分钟的车一下子撞到马路牙子上然后十分钟内又送回车行的人是谁来着?”


 


张继科尴尬,伸出手老老实实在自己嘴边做了个拉拉链的姿势,然后手冲着马龙做了个请的姿势,“龙大哥您请尽情飞。”


 


 


“诶,你回哪啊?”红灯的间隙,马龙扭过头去问张继科,却发现对方已经在车上睡着了。睡着的张继科看起来特别俊秀,马龙从十四岁第一眼见到张继科就觉得他长得很秀气,眼角微翘的桃花眼,挺直的鼻梁,形状优美的薄唇和有棱有角的下巴,在那张白嫩的小脸上,特别赏心悦目,不过后来张继科大学了觉得太娘了非要去美黑,可算是离清秀这个词越来越远,好在他五官出色,黑了以后倒是显得面容越发锋利帅气起来。




此时那双迷人的桃花眼正轻轻合着,睫毛垂下来,在脸上打出一小片阴影,眉毛微微地皱起来,显得有一丝孩子气,嘴唇也紧紧抿着,下唇下面那个微微凹进去的小坑看着性感的不行,看得马龙只觉得一阵口渴,连忙扭过头强作镇定继续开车,只是一路上都有点心绪不宁,总忍不住去偷看睡着的张继科。


 


最后还是开回了自己的家,马龙并不放心把张继科一个人扔回家,不说失恋这件事,就光张继科上周的发烧还没好利索,马龙也是不会任由张继科再自己回去瞎作了。马龙停下车,又去看张继科,张继科似乎现在睡得不太安稳,眉头狠狠皱起来,马龙心里的旖旎一下子全没了,他心里叹息,觉得张继科肯定还是因为这次失败的恋情受了伤的,绝不若刚刚面上表现的那么不在意。马龙伸出手指摸上张继科的额头,细白的手指一点点揉开堆挤在一起的皱褶,张继科在轻轻的抚弄下睁开有点迷糊的双眼,下意识地喊他,


 


“龙……”


 


看着张继科揉揉眼睛清醒过来,马龙收回手,“走吧,别在车上睡了,这样你的发烧能好利索才怪。”张继科困倦地不行,老老实实地跟在马龙身后,整个身体倚在马龙的后背,把下巴搁在马龙的肩窝,塌着腿磨蹭地走着。


 


“你别乱动,好痒。”张继科的脑袋在马龙肩上拱来拱去,热热的鼻息喷到马龙的脖颈上,马龙只觉得一阵脸热,真是个让人不省心的家伙。


 


张继科不理,随着马龙蹭进电梯间,总算调整了个舒服点的姿势,脑袋整个侧放倒在马龙肩头,只要一开口,就会有一个温温软软的物体贴上马龙的耳垂,是张继科的嘴唇。马龙本来有点泛红的脸越来越红,尤其是耳朵,红的简直要滴出血来。


 


“龙,你的耳朵好红,”张继科嘴唇蹭到马龙的耳垂,“也好烫。”


 


马龙面色一紧,心里暗骂一声,使劲地咣咣砸电梯按钮,从没有一刻觉得短短的九层电梯时间竟然这么长。


 


 


总算回了家,一进门,张继科就熟门熟路地摸进浴室去洗澡了,洗完澡直接就又去了马龙的主卧,一把瘫在床上。马龙看着张继科那自在的样子,不禁笑了笑,张继科卷起被子把自己裹成一个团儿,眼看就要五秒钟睡过去,马龙赶忙上前一把托起张继科的脑袋,把刚刚给他冲的中药汤递过去,


 


“喝了再睡。”


 


张继科皱眉,脑袋歪在马龙的大腿上,连胳膊都没伸出来,就着马龙的手把中药汤咕咚咕咚全部喝下去。


 


“你也快点睡,别瞎折腾了,我都给你把床暖热了。”喝完药,张继科打了个呵欠,蠕动着被子卷儿滚到床里一侧,渐渐睡过去。


 


马龙听着张继科模模糊糊的嘱咐,心里软了下来。张继科和马龙的大学在南方靠北的地方,冬天没有暖气供暖,还常下雨,真的是冷的刺骨。马龙畏寒,一到冬天就特别难熬,不管盖几床被子都是手脚冰凉,张继科这时候就会主动和马龙挤到一张床上,少年人火气壮,张继科又是学校体育队的,总是能把床铺哄得热热的,狭窄的单人宿舍床板挤两个大男孩实在是有点过于拥挤,但是他们都不嫌,就这么在漫长的寒冬里相互依偎着,汲取着对方身上的温暖。


 


好吧,是他汲取张继科的温暖,马龙摇头苦笑。说起来挺不好意思的,其实马龙喜欢张继科很多年了,只是最终张继科还是交了一个又一个女朋友。马龙一开始还是挺不甘心的,明明是他和张继科一路从中学走到大学,也是他先喜欢上的张继科,为什么最后他还没来得及告白张继科就成了别人的呢了。他还记得当年大学里的学姐在学校操场上举着扩音器轰轰烈烈的告白,张继科红着脸跑过去牵住对方姑娘的样子,那个时候他马龙在干什么呢?哦对了,他在张继科身后将本来放在要借给张继科的笔记里的“继科,我喜欢你。”的告白小纸条,拿出来塞回自己的口袋。


 


然后马龙就收起来自己对张继科的小心思,乖乖做了好朋友,最好的朋友。只是这么多年来,马龙再也没找到一个像张继科那样让他心动的人了,于是推拒不过父母的意思,他开始老老实实地相亲,可是每次相亲,他总是会不由自主地会想起张继科,然后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最终搞砸。马龙也很烦恼,仿佛他这一辈子都要和张继科这般纠缠在一起了似的。


 


现在张继科又分手了,今年的第二次,马龙苦笑,他真的会有机会吗。马龙不是没有过在张继科分手的时候浮想联翩,想他和张继科这相对于普通男性之间超过的友谊,想他和张继科相处的比和女朋友相处还多的时间,想他和张继科这亲密的让人误会的关系,可是他和张继科这么多年都过来了,张继科女朋友一个个换,却是和他依然好友关系,这让他觉得这辈子估计就这样了吧。马龙叹口气,想起来之前师弟许昕还在苦恋姚彦的时候跑来和他抱怨俩人关系的那个说法,


 


友达以上,恋人未满。


 


他们这算是友达以上了,那有可能将来有一天,成为恋人吗?


 


马龙躺到张继科身边,侧过身去对着张继科的背影,看着他在被子外面露出的有着短短发茬的脑袋,忍不住伸手轻轻摸上去,硬硬的,有点扎手,像他的人一样,


 


“继科儿,我喜欢你,怎么办呢?”


 


马龙没有看到,背对着他的张继科睫毛微不可查地颤了颤。




----TBC----

评论

热度(905)

  1. 我吃下了一整个宇宙栗猫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