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闹我有药L

【獒龙】独家记忆 05-06

风向北:

娱乐圈AU


制片獒x演员龙的重逢进化史






这周末感觉肝要爆了


一直在敲字,评论都没来得及回复


见谅见谅,一定今晚陆续回复











05




     今年过年早,十二月一过完,一月中就年味四溢了。马龙抽了一个极短的空子,当天早上飞回北京,看了看父母,也顺便跟陈玘报一下进度。陈玘笑呵呵地拍马龙的肩膀,“高远都和我说了,你拍戏认真,还会来事,在剧组人缘不错。行啊你,开窍了。”




     马龙一边应承着说是,一边给陈玘甩了一打新疆大乌苏,“玘哥,你尝尝这个,比你喝的哈啤雪花纯生还是云南风花雪月的,给劲儿多了。”后话不说陈玘当天晚上喝了两瓶就拱进桌子下面爬不出来,收到礼物还是挺高兴的一件事。




     马龙只来北京待了半天,下午的飞机又直接回新疆了。脚打后脑勺,还没到剧组就先让林高远买了热汤,到地方发给工作人员。




     马龙这个男一号是风生水起,演戏认真,秦导也很看好。最重要的是嘴甜会为人处事,绅士手和绅士蹲,都能把剧组里的女工作人员和演员们暖到不行。尤其是女一号刘子纯,新疆温差大,刚来的时候夜里着了凉,第二天嗓子就哑了起来。马龙赶紧让林高远塞给她一板维C银翘片,小姑娘感动地支支吾吾半天就吐出俩字谢谢。




     张继科一直在默默看着,他挺欣慰的,总算自己狠下心来自虐加虐马龙还是有点收效。








     大年三十那天晚上,在塔克拉玛干沙漠有一场夜戏,规模挺大。不算马匹,光群演就得十几车人。粗略算下来当天剧组挤了一千号人,就为了拍出夜袭的大场面。




     马龙蹲在人少的摄影棚后面,伸手在沙地里扒拉着,觉得眼皮一凉,抬眼看到了星斗之下的几朵积云,零零散散的雪花飘落。整片寂静的沙漠,抛却了马匹的响鼻和工作人员的吆喝,仿佛在对马龙说,你看,你来了,我给你下场雪。马龙用脚在地上蹭着,雪落到沙地上就消失不见了,只留下他的几个凌乱的脚印。




     “你干嘛呢?”




     张继科把人员都编排好了之后,四处找着马龙在哪。在棚子后面看着这人像小孩一样玩着沙子不亦乐乎,他有点哭笑不得。




     “我就随便看看,都准备好了么?”马龙抬头,毫不吝啬地对着张继科扯出来一个笑,还沉浸在刚刚一个人玩沙的喜悦里。如果不是身上的戏服和发套,他真想在这留不下雪花的沙地上打个滚,就像是撒欢的野马做的那样。




     张继科点点头,“你的戏份不重,今年能拍完。”




     马龙从地上站起来,收拾了一下身上的衣服,却没注意到飘落的一缕发丝。张继科上前几步,把那撮头发别在马龙耳后。手指划过白嫩敏感的耳廓,激起马龙一个寒颤,下意识抖了抖身子,却被张继科看在眼里,“冷么?”,问完不等马龙回答就从内兜里拿出一片暖宝,撩开马龙的长衣下摆,贴在后腰的位置。




     马龙突然想起这样的话,似曾相识。虽然都是大小伙子,但是张继科的体温还是比他偏高,更加不怕冷,冬天的手总是热乎乎的。一起在录音棚外面谱词谱曲找灵感的时候,正巧碰到供暖坏掉,冻得他手哆嗦到拿不住笔。那个时候的张继科也是,不由分说地就握住马龙的手放在手心搓着哈气。没过几分钟,马龙的手就又和他的心一样暖和和的了。




     “谢谢了。”




     唯一的不同,大概是曾经的马龙没有说这一句生分的话。




     张继科看着手表,离零点还差两个小时。








     秦导在椅子上活动了一下肩膀,看着马龙就位,拿着对讲喊着:“鼓风机!”话音刚落,巨大的鼓风机就把沙子和刚刚张继科别上的那一缕头发吹了起来,这一幕是男主角同女一号的诀别。




     风沙起,篝火颤抖,边塞少女一身胡裙,悄然离去,马龙目送着刘子纯远去,却透过人群,看到张继科向着一边走远的身影。




     在漫天风沙里,望着你远去,说来好笑,我竟还和以前一样悲伤的不能自己。




     那背影孤傲,在马龙的身上狠狠地开了一枪,眼波流转间,毫无演技,而是真情流露。三分不舍,七分心碎,恰到好处的泪光闪闪,沉默着引爆本片最大的泪点。




     “过!”




     马龙愣在原地,直到鼓风机停下,群演们牵着马入场,牲口热乎乎的腥味才让马龙回过神来。他疲惫地走回摄影棚,剥掉戏装,伸手摸了摸额头上的伤疤妆。他皮肤有些敏感,贴在脸上微微有些刺痒。摄影棚里的人都在为了这一场大戏忙前忙后,林高远累得窝在一边的椅子里睡着了。他的手机上还在转播着央视的春晚,拍戏的时候要绝对安静,连在离场地挺远的棚子里,林高远都没敢把声音开得太大,手机上一片歌舞升平。




     马龙起身,拿走林高远手里的手机放到一边,从他的包里拿出自己的羽绒服把林高远整个包严实了,轻轻说了一句,“高远,过年好。”说完可能还嫌不够,打开微信,想了想,直接给林高远转了一万块钱的大红包,顺便又给陈玘和父母拜了个早年转了账。




     刚转完,就有了消息提醒,马龙皱了皱眉看着是3G的网,没想到还挺快。退出去,才发现是张继科给他发的微信。




     “在哪?戏拍完了吧。”




     “拍完了,在棚里。”




     马龙回过去之后再没有消息,他百无聊赖地打了个哈欠,拿起林高远的手机,看着春晚的小品,有些无聊。打了个哈欠的功夫,张继科从棚外面进来了,手里拎着两个盒子。




     “盒饭?导演都没吃,这样好么?”马龙把手机放到一边,坐直身子,看着张继科拿起一边的塑料凳充当着小桌子。他打开盒子,里面圆鼓鼓的饺子就跳进马龙的视线。




     “你可以当是制片给你开的小灶。”张继科笑了笑,这是马龙再见到张继科这么久,他的第一个笑容。




     马龙点点头,拿起筷子,两个人一边看着手机上的春晚,一边吃着饺子。




     马龙诶呦了一声,低头一看,饺子里夹着一个硬邦邦的小铁块,对着灯光才看清楚,那是个一角钱的硬币。




     “运气不错啊,明年能发财。”张继科笑着抬头,看到马龙嘴唇边沾着的一片荠菜叶,伸手拂去。




     马龙只感觉唇角一热,抬起头和张继科对视,两个人的动作就这么僵在那儿,有些尴尬。




     手机里传来主持人的倒数:“五,四,三,二,一,过年好!”




     新年钟声敲响,两个人正好对视了十五秒。十五秒的时间,足够干一些什么?吞下一口饺子,或者不小心让手中吃出来的一角钱硬币跌进沙地里,还有让熟睡中的林高远睁开朦胧的睡眼,亦或是——碰上离别了五年的嘴唇。




     “哥,你吃饭了啊?”林高远揉着眼睛。




     张继科收回嘴唇和手,动作快得像一道闪电。他尴尬地咳嗽了几声,撂下筷子,留下一句:“你们先吃。”就落荒而逃。




     马龙抿了抿嘴唇,确定了上面的余温不是刚刚自己捏造出来的卖火柴的小女孩的梦。手机叮咚一声,给林高远的转账消息才发到手机上,“高远,过年好啊。收红包去吧。”




     林高远稀里糊涂兴高采烈地收到了一万块的大红包,开心地跳起来撞倒了椅子。




     张继科躲在摄影棚外面马龙刚刚蹲过的地方,低下身,从兜里掏出烟点上,进行着深刻的自我反省。明明还是可以等待的,这样的反应实在是给马龙太大压力。张继科批评着,一边舔着嘴唇,回味着带着淡淡香味的嘴唇。




     果然,发乎情止乎礼对他这种人来说太难了。张继科懊悔地吐出一口烟圈,挠着头发。


 


 








06




     张继科想,根据海因里希法则,这一次双唇触碰的重大事故就标榜了背后的二十九次轻微故障和三百起隐患。张继科扒拉着手指头,二十九次轻微故障。那次下冰湖的拥抱是一次,喂羊肉汤之后的吻又是一次,今晚之前贴暖宝的事还是一次,给马龙提前开小灶又是一次。一次又一次,这两个月,轻微故障好像发生了不只二十九次。张继科叹了口气。三百起隐患,马龙湿漉漉的从湖里上来就是一个隐患,那白皙的胸口暴露在高原的空气中,稀薄云层挡不住的阳光晒得他像一个刚经过洗礼的天使。




     不,耶稣应该当时也没有那么光芒万丈。类似这样的隐患层出不穷,一次又一次,细数下来,张继科突然挺庆幸这一次的重大事故只是两张嘴出了车祸,而不是其他的肉搏之类的。




     为了杜绝此类事情的再次发生,张继科在脑子里勾出了几百种可行方案,可最后总结下来,貌似只有一条有用——离开剧组。




     这倒是三十六计里最有效的一招走为上策,可问题是,他舍不得。张继科又点起一根烟,无视沙地上的四五颗烟蒂。或者瞒天过海?欲擒故纵?围魏救赵?水瓶座理智的脑子里永远会有很多奇奇怪怪的想法,张继科在脑子里勾出了一副画面——自己冷酷勾唇对马龙说:你只是我庆祝新年的工具而已。然后马龙一定是云淡风轻的一声:哦,然后心碎成粉末随着鼓风机吹出来的骄傲放纵一起流放到西伯利亚——这显然行不通。




     很困扰,很迷惑。




     张继科抽完这根烟的时候,突然想明白一句话,世界上藏不住喷嚏和贫穷,也藏不住爱情。




     妄想负隅顽抗吗?那就越陷越深吧。




     写过情歌上千演过电影无数的张继科第一次觉得人生如戏。




     “你在这干嘛呢?”




     脑内剧场的另一个男主角出现了。马龙披着羽绒服出来,刚刚摄影棚后面看着烟雾缭绕的,马龙担心是爆破师失误把火星弹到棚子这儿来了,没想到是被棚子挡住的张继科在抽烟。




     “大变活人。”张继科碾灭手里的烟头,才反应过来自己的腿已经麻了,站起身缓了缓,跳了跳脚。




     “我看你像活人大便。”马龙点点头接话,冷幽默冻得张继科和他都是一激灵。




     “导演那边拍完了么?”




     “差不多了,该收尾了。”马龙看着沙漠上面的星星,呼出一口哈气,随着上升的气旋被半空冰冷的空气冻住撕碎,“第一次在沙漠过年。”




     “第一次和你过年。”张继科想起来,以前的每一次新年,两个人都是通着电话看着窗外同时升起绽放的烟花度过的。今年,两个人的距离倒是近了,可是好像有什么东西又变远了。大概这就是书里传说的咫尺天涯吧,“拍电影还是挺辛苦的,当男一号也不容易。第一次过年没回家吧?”张继科意识到自己说出来的话有点暧昧,接茬补救着。




     “还好。等结束了还要跑宣传跑路演,秦导都那么拼那么有诚意,我也不能太懒散。”这次电影的进度比较紧,筹备时间也比较短,所以相对来说更为辛苦。为了配合秦志戬的时间,马龙推掉了全部的综艺和商演通告,力求把第一部银幕巨制做到最完美。“继科儿,我问你,试镜的时候,没有放水吧?”




     张继科被他问得一愣。这是他好久之后再叫自己的一声继科儿,语尾还是一样的软糯,好像他吃也吃不腻的稻香村酥饼,“没有啊,秦导的脾气,我硬塞他也不会要啊。”




     马龙点了点头,回屋了,临走施施然地给张继科说了潇洒的一句,“拜个年,过年好啊,张制片。”




     马龙这话问得事出有因,他刚才在棚里刷了一会微博,不少媒体都已经在平台上曝出他是男主演的消息,粉丝掐架虽然屡屡不鲜,但是马龙还是忍不住点进去看了评论。说惨不忍睹也不至于,但是褒贬不一。有的别家粉丝说是马龙有金主硬塞进来的,语言有些恶毒,连路人似乎都看不下去,纷纷指责别家粉丝的正主本身便是大公司撑腰,这个硬件还被马龙顶下去只能说是实力不够。




     更有佐证,秦导的每一部戏,主演必定大火且实力不俗。还有能人把马龙的大学表演专业分数都亮了出来堵舆论的缺口。马龙有些哭笑不得,果然会运作,片子都还没拍完,热度就被主演是否是加塞进来的这个问题炒了起来,看来此片不火都难。




     看完评论之后,马龙在心里也琢磨了一下,奈何还是想求个论证。他不想连实力都是被张继科的放水镀金,就当是对自己的肯定,他还是问了张继科。得到的答案决定了他今晚会不会睡一个好觉。




     张继科不是傻子,挑了挑眉就知道马龙问这句话的原因。他不得不佩服现在粉丝的掐架能力,这实力分分钟盖过花钱雇来的水军。张继科琢磨着,给马龙发了一条微信。




     “片子还没拍完,谁都不敢给你的实力打包票。还是那句话,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一切票房说话。再说,你要真就是头驴,我也不能把你阉成骡子不是?”




     马龙看了哭笑不得,彻底打消疑虑,跟着打板收工的剧组房车回去。洗了个热水澡,安安稳稳地睡了个觉。一觉起来就是明年。








     秦导和张继科留着扫尾,亲力亲为,一直等到快凌晨五点钟才坐上车回酒店。车上秦志戬对马龙的表现可圈可点,“马龙真不错,这些年,能像他这么认真演戏的演员已经不多了。多的是明星,花架子,肚子里都没有二两香油。”




     “您是专业的,看人自然不可能走眼。一部戏导演追求的是演技,像我就是求着票房就得了。月亮还是六便士,我还是选后者,起码能果腹。您就跟那嫦娥一样,奔月去吧。我们在下面仰望着您,脚踏实地。”张继科笑笑,回答也不掩饰对利润渴望。




     秦志戬苦笑,“当了制片之后怎么越来越铜臭,以前不还是有追求的么?”




     “现在也有,但是也知道,艺术追求是业余爱好,也得糊口不是?您是艺术家,没穷过,我们刚出道的,穷怕了。”张继科含含糊糊地打个哈哈过去了。




     其实,不是惧怕贫穷,是惧怕贫穷带来的无能为力。对爱的人无能为力,对伤痛无能为力,对未来无能为力。五年前,张继科又不是傻子,怎么会不知道马龙在国内出车祸。当时他老师是肖战,带着他在LA同国际名手切磋着。张继科知道车祸这件事后疯了一样要跑机场回中国,愣是被肖战半路劫下来锁在酒店房间里。




     肖战说,“你就算回去能干吗?陪床么,有精力去挤群体病房陪护,不如出人头地多赚点钱直接把人送到VIP室专人伺候。你以为马龙为什么不告诉你,动点脑子,你以为生活是电视剧啊?我看你是拍电视剧拍糊涂了。”




     这句话跟一巴掌一样把张继科打醒了,他在LA的暖阳里大雪纷飞着痛哭流涕,但也只能咽下去。归根结底,谁让他不红?谁让他穷?他倒是不怕这个,可是马龙呢?




     就这个信念才支撑着他人不人鬼不鬼的在圈里摸爬滚打终于混出了样子,张继科不能,也绝对不允许自己再成为马龙的障碍。




     马龙为他想了五年,他也要为马龙着想。至少现在,开诚布公对彼此都不是好事。




     他们都是聪明人,也是懒人。




     聪明到都知道对方心意。




     懒到都不愿意爱上别人。




     张继科看着窗外的夜景,叹了口气。耗呗,他们时间还长,还有耐心。


 









评论

热度(3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