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闹我有药L

听说你要包养我?(下)|娱乐圈AU

兔子君很黑的你们不要萌他:


还记得大明湖畔的我吗……

对不起最后一章写了这么久,开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ORZ

•灵感枯竭,笑点枯竭,全部枯竭

•狗血预警,苦情预警,感觉人设好像崩塌了预警

•好像并没有人设

•所有的苦情狗血逻辑不合理都是我的锅我的锅我的锅

•请千万不要在意细节



13.

快要杀青的时候,剧组出了点风波,影响不算严重,却断断续续没个消停。

起因是一张路透剧照,一看就是匆忙之中偷拍的,光线角度都一塌糊涂。剧组保密工作一向不错,不知道是哪里出了纰漏。

麻烦的是,马龙出现在了那张照片里,穿着剧服,大衣已经脱掉了,看上去正准备拍摄。那会儿气温低,估计马龙有些受不住,整个人有点佝偻,加上光线角度问题,这张照片看起来和平日的剧照差了十万八千里。

于是各路书粉在下面留言,说这个形象和男主角实在是太不符了,对这剧感到失望,诸如此类的话,有说的委婉的,有说的难听的,总而言之是一边倒的差评。转发量不算太大,到此为止还没掀起什么波澜。

剧照风波持续了一两周就趋于平静,原本都快要淡出网友视野,某个著名营销号却配着这几张图,专门发了一条微博吐槽,质疑马龙是走了后门,挤掉一众小生拿到这个角色,这条微博一举引发了评论狂潮,话题一度被刷上热搜。

张继科晚上睡不着,爬起来刷微博。网友评论各异,有表示不认识的,有骂博主造谣的,有说马龙借当红小生蹭热度的,自然,也有骂得不堪入目的。张继科顺藤摸瓜翻了很久,终于找到了最初的那条肇事微博。他对照着那个日期翻日历,发现正是马龙生病的那段时间。

张继科想起马龙异常的倔强和他疲惫的笑容,那大概不光是生病的缘故。他抱着马龙的时候满心欢喜,想的尽是些不着边际的事,不知道那时候把手轻拢在他腰际的马龙,想的是什么。

也许他早就猜到了未来舆论走向,也许是被那些难听的咒骂伤了自尊,也许他当时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因为发烧而感到不适。但无论如何,马龙在那时选择了依赖他,虽然他什么都没提,什么都没做,只是回应了张继科一个小小的拥抱。

「睡了吗?」他给马龙发消息。

「还没,怎么了?」马龙很快就回复了。

张继科没有回复,马龙正想再回个问号,门铃就响了。是了,作为邻居,他上楼的速度都比打字速度快。

「有事吗,大半夜的。」马龙开了门,张继科立刻就窜了进来,带进一点楼道里的冷风,马龙裹紧睡衣,把门关上。

「我今天能睡你家吗?」马龙这才发现张继科也穿着睡衣,连件外衣都没罩,只怕上楼的时候冻得够呛。

「张总,你家好像就在我家楼下。」

「我们家……停电了。」

马龙挑了挑眉毛。

「暖气坏了。」

马龙看了看他的睡衣。

「停水了。」

「一般电视剧里会说被房东赶出来了。」马龙忍不住提供了一个选项。

「真停水了。我让方博帮我交水费,估计被他私吞了。」

相比张继科,自己真的是个好上司,马龙默默地在心底夸奖自己,并决定再接再厉。

「要是停水了你可以用我浴室,不过……」

「一杯热水,谢谢。」张继科没让他说下去,搓了搓手表示自己很冷。马龙扁扁嘴,拖着脚步走去厨房。房里暖气很足,张继科其实并不觉得冷,热水喝了一点就搁在了一边。

马龙正准备把原先的话说完,抬头看见张继科眨巴眼看着自己,到嘴边的话就又咽了下去。

「好吧,你可以睡这,但只能睡沙发。」马龙让了步。

「只能睡沙发」这句话的有用程度就像「我就抱着你睡什么都不会做」一样,效力基本为零。马龙显然拗不过张继科,最后无可奈何的放他上了床,好在当年买床的时候够明智,床很大,他用不着和张继科有肢体接触。

马龙从壁橱里又拿出了一床被子,让张继科帮忙铺。「这被子够大了,干嘛要再拿一床。」张继科质疑道。

「你不是有洁癖吗。」

「我……」张继科语塞,「其实……没那么……严重……」

「那上回许昕差点拿你的瓶子喝水你怼他干嘛。」

「因为……」因为许昕不在他洁癖双标的范围内啊。

「还有上上回你说没来得及换厚被子跟我借毯子,你说方博洗东西不干净你有洁癖。对了,毯子你还没还我。」

「……我明天洗了还你。」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下回再骗点更私人的东西好了。

「还有上上上回,你说沐浴露用完了大半夜跑来我家洗澡,那会你不也说自己有洁癖一天不洗澡难受吗。」

「……」这倒是事实,不过当初怎么想了借沐浴露这么瞎的借口。

「还有上上……」

「我有洁癖。」张继科认输,乖乖铺床。

游乐园的那只熊被放在了中间充当三八线。张继科看着那只熊,心情有点复杂。马龙跟他道了晚安,大概是觉得面对面太尴尬,就转过去背对张继科睡。

张继科还是睡不着,瞪着眼睛干躺了半天,听马龙的呼吸声平稳了,就稍微往他那边挪了一点。挪一点,停一下听马龙的动静,没动静就继续,这样挪了三四回,突然听马龙闷声问了句,「睡不着?」

「嗯……聊会天呗。」

马龙转了过来,由于张继科的靠近,两人的距离只差了一个熊头。大眼瞪小眼了一会,马龙伸出手……抱住了熊。

全世界的待遇都比他好,张继科默默叹气。

「想聊什么?」

「跟你分享一下我的心路历程。」

马龙一脸茫然。

「我也是空降兵,大学在国外玩了几年,回来我爸就让我当的副总。公司里比我能干的多了去了,我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坐在这个位置,就总是遭人笑话,不过没关系,我就喜欢看他们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

「继科儿,」马龙打断他,「你是不是刷微博了。」

「刷了。」张继科老实回答。

「我倒觉得从某个角度看,他好像也没说错。」

「我选你是因为你的实力。」张继科一脸严肃。

「那太好了,我还以为你选我是因为想睡我呢。」马龙如释重负。

「……我可以重说一遍吗?」

「不行。」

方博说的对,就他这脑子,找对象不该找太机灵的。

「不是什么大事,公司会处理好的,以前有一回骂的比现在还狠呢。」马龙笑了笑,无奈又习以为常。

「骂什么了?」

「骂什么的都有,有些还专门私信骂。」

「为什么?」

「我也挺想知道为什么。」

气氛又变得沉默,马龙无意地拍打着熊,一下一下,像是在哄孩子睡觉。

那是一段暗无天日的岁月。刚出道的马龙,并没有那样好的运气,在学生时代就一举成名,然后顺风顺水。他规规矩矩毕了业,签了公司,从小配角开始演起,一步一步往上爬,虽算不上功成名就,但总算有了点知名度。

他喜欢表演,虽然清楚自己的德行大概不适合娱乐圈,还是义无反顾地一头扎了进去。许昕对表演的热情一般,他说当年艺考只是碰碰运气,没想到竟会成功。他没想过当演员,一毕业就跑来给马龙当了助理,倒是挺自得其乐。

马龙觉得屈才,劝过他找公司签约,许昕拒绝了。他说现在的日子很好,不想给自己找不痛快,何况,不是只有演员才需要演戏。

「你一定会红的。」许昕曾笃定地对马龙说。他说虽然自己近视度数高,看人的眼光还是很准的,他说如果马龙愿意等,他就陪着他等,等到大红大紫的那一天,一起过好日子。马龙如果不愿意等,他也无所谓,跟谁不是混饭吃,他只求开开心心过日子。

最开始的两年平平淡淡,他和许昕的日子都不好过,但也还算凑合。第三年的时候,公司试探着想要捧他,给他争取到了一个男三号的角色,戏份不算多,胜在人设讨喜。那是马龙第一次接到那么大的角色,和许昕开开心心地庆祝了一顿,觉得是个好兆头。

女一号是那两年的当红花旦,脸好身材棒,就是演技差强人意了一点。女演员人很和善,虽然只是例行公事的客气,但配上那张脸,没由来的让人觉得舒坦。她似乎对马龙格外上心,给他的笑容总比给别人的多一分妩媚。

美人如许,哪能不动容,马龙对她自然也有好感,就顺其自然地进行了几次约会。毕竟是当红花旦,跟随的狗仔数量不容小觑,纵使两人再小心谨慎,还是被拍到了一同出入的照片。

媒体写文章向来放大千百倍,一张简单的同行照片引起了各种猜测。公司见新闻另一主角的话题分量,有意炒作,严令禁止马龙发任何澄清文稿。

这样的情况下,沉默就像是默认。马龙一觉醒来发现微博多了一堆私信,有的让他照顾好女方,有的表示祝福他们,剩下的,也有说他配不上女方,也有说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马龙刷了好几个小时都没能刷完。其间还有各种让他难以相信的恶毒话语,后来的几天没有必要情况,他基本不愿碰手机。

话题热烈了几天,女方终于发了微博,声明和马龙只是一起拍戏的好同事,希望大家不要多想。这份声明暧昧不清,欲盖弥彰,毕竟孤男寡女,好同事一词根本满足不了群众的好奇心。

公司终于松口,让经纪人替马龙发了一条措辞相近的微博,一样的暧昧不清,欲拒还迎。可是他的粉丝群众与女方如何能比,评论里不出所料出现了各种掐架,乌烟瘴气,惹人心烦。

马龙看评论心情就会一塌糊涂,可他总忍不住去看,一来二去,心里不由得存了隔阂,再见到女演员时早没了相互了解的热情,相敬如宾,只想离是非远远的。

他总以为事情就这样过去了,熬过这一阵,等热度消下来就没事了。没想到接下来的一年里,这件事的阴影一直没有消散。

他发剧照,有人说他丑。他出去旅游散心发风景照,有人冷嘲热讽。他感谢粉丝,有人甚至给他的粉丝起了很难听的外号,如此这般,乐此不疲地折磨他。在评论里被粉丝攻击了,就转向私信。他一直看着,从不回复,他知道自己不能回复,一旦恶语相向,他的错误就会被千倍百倍地放大,得不偿失。

那段时间里,马龙觉得自己做什么都是错的,无论如何总有人骂他。他何尝不知进了娱乐圈就要做好被骂的准备,毕竟世界那么大,总有人不喜欢你,可是人非草木,那些攻击的话语就像是噬心的蚁虫,那看不见摸不着的疼痛一度让他觉得万念俱灰。所幸许昕一直陪在他身边,一天一天,总算是平平安安地熬了过来。

有时候他会故态萌发,一心想着消极的一面,觉得自己虚度年华一事无成,唯一的一个男主角,还是靠着莫名其妙的关系得来的。

他和张继科究竟算什么关系呢,朋友?似乎不足以概括。情人?这个词代表的含义又好像有些粗俗。

他也不明白自己怎么就一时冲动允许张继科与他同床共枕,也许他在期待着什么,可他又有些害怕真的发生什么。若是张继科有心跨越界限,一床被子并不能阻拦他,他知道,但他还是默许了。马龙发现自从认识了张继科,他总是会陷入自我矛盾的怪圈。

马龙拍着熊胡思乱想,自己倒变得有些迷糊,半梦半醒间,听见张继科对他说话,「马龙,你得有自信。我就觉得你很好,比他们都好。」

「他们?」马龙觉得眼皮沉重,不愿睁开。

「比所有人都好。」张继科嗓音低沉,是安眠的良药,听起来有些遥远,还带着一点笑意。

「我知道,」马龙说,「我知道。」

「你知道?」

「只有你会觉得我唱歌好听。」

马龙困得意识不清,傻笑了一下,就抱着熊沉沉睡去。

14.

事情的走向有点出人意料。

营销号们发现了话题,一个接一个开始发声,有些往死里扒黑料,有些力挺马龙,为了博关注度,自然拉上了几个躺枪的小鲜肉。而由于话题涉及当红小生,不可避免地又引发了一场蹭热度大战,到后来话题莫名就变成了演技比较,越撕越激烈,倒没了马龙什么事。

马龙的粉丝虽然数量不算多,却一个个都忠心护主。礼貌科普,不撕不骂,宣传新剧,可惜战斗力弱了些,碰到扣帽子一口咬定马龙蹭热度的人,战五渣的本质就表露无遗。

这其中倒是有个例外。那个微博号名字是「你们马龙哥哥被我包养了」,没有发布任何内容,一看就是新建立的小号。此号撕遍天下无敌手,被粉丝们亲切的称为「怼王」。

「方博儿,我倒觉得这号说话语气很像你啊。」许昕拿着手机刷评论,一边刷一边乐。这个微博小号专替马龙打抱不平,受到一众粉丝拥护,几乎算是个明星粉丝,每每有马龙的消息,评论下面总能看见这个号的评论。

「拉倒吧,老子一天到晚伺候姓张的,哪有那闲工夫。」

「我倒还挺想见见这个粉丝的。」马龙走进了屋,把外套挂在一边,后面跟着张继科,不声不响地摆弄着手机。他最近似乎有点网瘾,有事没事都拿着手机,多数时候都在刷微博,马龙凑过去他就关掉屏幕,一副神秘兮兮的模样。

马龙嘱咐张继科脱了外套省的出去着凉,一回头看到方博戴着个大围巾,有些奇怪,「方博,屋里挺暖和的,你戴围巾不热吗?」

方博一把抓紧围巾捂在脖子边,强笑着说不热,一副生怕别人抢走的样子。一旁的许昕嬉皮笑脸地搭腔说,方博就爱在屋里戴围巾,被方博恶狠狠地瞪了一眼。

张继科终于收起了手机,一脸「我好像发现了什么」的样子。马龙一回头看他这副无法形容的神情,问他怎么了。

张继科清了清嗓子,意味深长地说,「羡慕嫉妒恨。」

马龙恍然大悟,拿起自己的围巾给他一层一层围好,和蔼地对他说,「别羡慕,围巾我还是有的,你要多少有多少,千万别跟我客气。」

许昕和方博不约而同地对马龙竖起了大拇指。

近日里马龙的粉丝圈突然流行着一句形容,这句形容后来出现在了评论里,一共十六个字,看的马龙哭笑不得。

「温文尔雅冰雪聪明灵光四射……妩媚动人?」许昕大笑。这个形容出自明星粉丝包养君——现在大家都这么称呼她。

「她不会是个高级黑吧。」笑完了许昕才开始担心这个问题。

「那他潜伏的时间可够长的。」

「他给你发过私信吗?」

「好像没有。」

给他发私信的人不算太多,看不完内容也能看完名字,这个粉丝名字如此特别,他却没有印象。

「一粉顶十黑啊,可不能大意。」

马龙觉得他说的有道理,闲着也是闲着,就试探着给包养君发了条私信,「嗨。」

包养君秒回,「???」

马龙有点懵,他以前没回复过粉丝的私信,不知道合理反应该是什么,但至少微博互动的时候,没人会给他发一串问号。

「可能是太激动了,以为你是高仿号呢。」许昕在一边窥屏分析。

「我这个人气能有什么高仿号。」话没说完,包养君又回复了。

「你好。」

……这种迷之相亲感是怎么回事,如果不事先知道这人是他的粉丝,马龙可能以为自己在进行一个什么网络八分钟约会,而且还经历了最无聊的经典开头。

「你是我的粉丝?」马龙回复,他打字速度快,也没问过许昕意见就发了出去。许昕显然认为他这个搭讪太弱智,翻了个白眼,等着对方回复。

「是。」包养君言简意赅地回复。

「我怎么觉得你俩角色反了。」许昕忍不住吐槽。

马龙一时想不出别的话回复,本来他也没想找对方聊什么,只是觉得好玩,况且一般粉丝和偶像的互动,总是粉丝出力更多,他何曾需要这样费心费力地找话题。

「问问他是怎么想到那些个词的,」许昕提醒他,「就那什么冰雪聪明那个。」

「这有什么好问的。」这个提议被马龙否决,继而手机连震了几下,包养君一口气发了好几条消息。

「之前没给你发私信,总觉得你看不到。」

「其实我喜欢你很久了。」

「我觉得你演技特别好。」

「唱歌也好听,很有巨星风采。」

「你为什么找我?」

许昕看到唱歌好听那条没忍住嗤笑了一声,被马龙踹了一脚,转眼看到下一条就笑不出来了。

「你是不是想睡我?」

????????

马龙和许昕面面相觑。

「她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解?」马龙艰难地开口。

「她可能只是想红。」许昕宽慰他。

张继科回家的时候一路都不安分,打开手机也不看任何东西,主屏幕来回刷两遍再关上,没过一会又打开。方博被他的锁屏声惹得心烦,为求几分钟的宁静,只好继续充当他的心灵导师,「张大少爷,又怎么了。」

「马龙回私信了。」

「所以呢……?」

「他为什么要私聊?」

「你不就等着他和你私聊吗?」

「可是他不知道我是我啊。」

方博猛踩一脚刹车才没有闯红灯,「所以你是在吃自己的醋?」

「我是怕他被坏人骗,警惕性也太低了点,」张继科振振有词,调出聊天记录塞到方博眼皮底下,「你看,他来找的我,后来就没回我了。」

「可能在考虑要不要睡你,」方博把手机扔回去,「大哥,你能不能讲究点策略,老说什么睡不睡的,就不能含蓄一点。我估计他猜出来是你了,你还取这么个名字,简直司马昭之心。」

「猜不出来,肯定以为我是狂热的女粉丝。」

「自欺欺人。」方博嘀咕了一句。

「饱汉不知饿汉饥。」张继科回嘴。

方博猛打方向盘,张继科毫无防备,一头撞在了窗户上。

当晚张继科又跑去蹭床,这回连借口都懒得找,马龙竟然也没多问,直接就同意了,虽然依旧是两床被子,可张继科觉得这是一个巨大的进步。

革命的号角声中,他仿佛看见了胜利的曙光。

他们打了会游戏,都觉得没意思,无事可做,干脆就钻进了被窝,各自玩手机。张继科看着床头的小夜灯发呆,突然感到手机一震。

是微博私信,马龙发的,「睡了吗?」

张继科庆幸自己开了静音,马龙也正好背对着他。「没有。」他回复。

「继科儿,你困吗。」马龙忽然出声问他。

「有点。」张继科翻了个身背对着马龙。

「我困了,先睡了,晚安。」

「好,那我也睡了,晚安。」

小夜灯的光打在墙上,投射出马龙手臂的影子,马龙把灯光调到最暗,似乎真的打算睡觉。

马龙很明显想和包养君聊天,并且不想让他知道。张继科郁闷了一会,真让方博说准了,神tm吃自己的醋。

聊就聊吧,看看马龙对一个外人会说什么。张继科整个人钻进被窝,把手机光调到最暗。

「我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就想跟你聊聊天。」马龙回复。

「如果你愿意,说说两年前的事情吧,网上的版本太多了,不知道哪个可信。」营销号称呼这段往事为马龙的黑历史,有说他抛弃女方的,劈腿的,被捉奸在床的,虽然都没真凭实据,猜测倒是一个比一个精彩。

「我也不知道怎么就发展成那样,我和她真的什么都没有。」马龙删繁就简地和他说了说经过,事实比谣言无趣的多,八字还没一撇的事情,顶多就牵了个手,竟能被写成捉奸在床。要是让他们知道自己曾成功地亲到马龙,说不定都能把马龙写怀孕了。

「写成那样,她的粉丝会信以为真吧,有人骂你吗?」

「有几个吧,我也理解,自己喜欢的明星,这种事大概挺难接受的。」

张继科知道那种莫名其妙挨骂的滋味。他留学的那几年里出过一件荒唐事,有一个认识的女生和她男朋友分手,具体原因张继科不清楚,但男生一口咬定那女生喜欢张继科,是为了他才和自己分的手。他不知道那两口子后来怎么处理的这件事,但结果就是以讹传讹,一传十十传百,张继科变成了破坏别人感情的第三者。

「那一年你过得不好吧。」

「不太开心,不过还凑合。」

那一年张继科带着一帮兄弟去质问那个男生,顺便把人给揍了一顿,还是觉得不解气。留学圈子一共就那么大,传来传去,张继科渣男的形象已经深入人心。

可是网上说话根本不用担心什么,马龙不可能像他一样找到人揍一顿,甚至不能反驳,只有默默看着,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

「要是早两年认识你就好了,我可以帮你骂回去,他们骂不过我。」事实上是骂不过方博。

「不可能把所有人都骂一遍,你这样反而会惹众怒。」

「惹就惹,我不怕。你看前两天他们造谣别人包养你,我不就一个个骂回去了吗。」

「没关系,我就喜欢看他们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咦,张继科一愣,这话怎么有点耳熟,没等想明白,马龙又接着说,「不过你怎么知道这不是真的,你就这么信我?」

「你说我就信。」

「那如果我说我真的被包养了呢?」

卧槽那敢情好啊,张继科差点翻身坐起来。

「只要他对你好就行。」

「你关注点很奇怪啊。」

「我只希望你每天都快乐。」

张继科没有那么大度,愿意看着马龙走向别人然后祝他幸福,虽然他确实希望马龙快乐,但他更希望这份快乐来源于自己。

「他对我很好。」马龙过了很久才回复。

「那……你喜欢他吗?」张继科输入了又删掉,来来回回斟酌了半天,最后还是问了最想问的话。

马龙没了回音,张继科暗自祈祷他别在这个关键时刻睡着,手心微微出汗。手机屏幕被呼出的热气蒙上一层水雾,张继科抹了三四回,马龙终于回复了。

「他是个傻小子。」

这算哪门子的回答。张继科还想接着问,屏幕上又跳出来了一句话。

「我就喜欢傻小子。」

被窝里透气性差,空气一点也不清新,张继科呼吸沉重,觉得自己仿佛要窒息。黑暗中,他听见了心跳加速的声音,扑通扑通,一声比一声响。

张继科,你完蛋了。他把手机按在心口,无声地笑。

15.

张继科消失了。

其实总共也就消失了一个礼拜,他没有回马龙楼下的家,也没有来剧组,微信联系倒是正常,可是本人却再没有出现。马龙问他怎么回事,他只说公司里忙,马龙也不好多问,只有闷闷地回个好字。

许昕那里问不出什么,他说方博也忙,他们也很久没有见面了,大概是公司出了点事。马龙一听,更不敢打扰张继科了,只有每天晚上聊几句,道声晚安。

张继科从没和他分开过这么久,马龙晚上自己在家打游戏,打到一半开始看着另一个手柄出神,心里觉得若有所失。回过神来又觉得自己矫情,一气之下把手柄摔了出去,也不知道到底在和谁生气。

杀青的那一天,方博来了。他很少一个人来,马龙下意识看了看他身后,空荡荡的,并没有别人。方博有些尴尬,说自己是一个人来的,马龙若无其事地笑笑,一打量才发现方博整个人瘦了一圈。

「不是他不想来,真的是太忙了,」方博喝了口热水,「让我替他来一趟,给你道个歉。」

「道歉?这么见外。」马龙哼笑一声。

「忙什么呢?」许昕听他语气不对,赶紧出来打圆场。

方博解释了一堆,马龙听不太懂,大体就是资金周转上的一些矛盾,算不上致命,但很棘手。方博一边解释一边小心翼翼地打量着马龙的神色,马龙一双眼盯着剧本,像在听他说话,又像在认真看剧本,可是半天也没翻页。

方博待了一会儿就走了,许昕把他送了出去。

「不戴围巾了?」许昕看了眼他空荡荡的脖子,「冷不冷?」

「谁乐意戴那玩意,卡的脖子难受。」方博瞪了他一眼。

「那我下次换个地方。」许昕凑在他耳边低声说。

方博推了他一把,神色有点不自然,「少扯这些没用的,你赶紧给你师兄吹吹风,他早一点去找张继科,咱俩也就少点事。」

许昕这会仔细盯着他看,方博真的是瘦了很多,脸小了一圈,黑眼圈也有点明显。许昕有点心疼,收起了玩笑的语气,「给你送去的汤有没有喝?怎么这么点时间瘦了那么多。」

「喝了喝了,婆婆妈妈的。」方博总也管不住自己的嘴,习惯性的就去怼许昕。

许昕听惯了,也不理会,「行了行了,我知道了,为了你我也会努力说服他的。」

「你这人怎么越来越肉麻了。」方博耸开他搭在肩上的手。

「回头让张继科发现你故意捉弄他,会不会把你解雇了?」

「不能,除了我谁能忍他这破脾气,」方博哼了一声,转头看着许昕,「就算解雇了,你不是说要养我吗,反悔了?」

「养你养你,倾家荡产也养你。」许昕搂着他往车那边走。

「我很好养的。」方博不乐意地嘟囔了一声。

那晚张继科一夜未眠,纠结着是直接扑上去生米煮成熟饭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择日再战。万一马龙这话并不是有意对着他说,而是真的随便找了个人谈心,那只怕生米要煮成糊饭了。

张继科最终还是决定择日再战,第二天天一亮就跑了,去找方博咨询意见。他要是晚几分钟再走,就会发现马龙坐在床上,带着显而易见的黑眼圈,郁闷地把手机摔在了床上,嘴里念叨着一串骂人的话。

然而张继科高估了方博的忠心度,怀恨在心的方博一见这两人有戏,成不成只是时间问题,作妖的心就按耐不住了。方博以三寸不烂之舌成功劝阻张继科的出击,劝他吊着马龙。欲擒故纵,才是上策。张继科将信将疑,正好碰上公司资金周转问题,忙乱之中决定试一试方博的计划,毕竟他的进度比自己多出了一个银河系,坐火箭都未必追得上。

许昕的间谍素质比方博高的多,漫不经心地随便和马龙说了几句,就成功把马龙忽悠去了张继科的公司。聪明一世糊涂一时,马·反套路·龙总算也着了一次道。

前台小妹受了指使,对马龙说没有预约坚决不能放他进去。马龙面上和和气气,心里的倔劲慢慢涌了上来。他张继科好大排场,见他还需要预约,爱见不见,他还不稀罕见呢。谢过了前台小妹,扭头就想走。

千钧一发的时刻,方博从天而降,呵斥了一番前台小妹不懂事,赔笑着把马龙迎了进去。马龙不动声色,心里警铃大作,娱乐圈摸爬滚打过来的人,对这种逢场作戏的套路再熟悉不过了。方博心思活,演技却不太过关,笑里带着显而易见的幸灾乐祸。

马龙不由得骂自己咸鱼脑袋,许昕果然不辜负他科班出身的背景,骗起人来驾轻就熟,他怎么忘了许昕和方博的关系,什么深入敌营,只怕早被策反了。可是方博这不怀好意的表情看起来并不针对自己,马龙站在张继科办公室门口,一时间也想不明白方博到底存了什么心思。

「他还在开会呢,你坐里面等一等吧。」方博例行公事地鞠了一躬,对马龙咧嘴一笑。

马龙指了指他滑出衣服的那块玉佩,笑着称赞,「这玉真好看。」

方博脸色一变,飞快地把玉佩塞进衣服里。

「就是看着有点眼熟,好像……好像和许昕的那块一样。」马龙和许昕认识了多少年,这块玉他见的次数太多了,如何认不出来,不是好像,这分明就是许昕挂脖子上那块。

「淘宝爆款。」方博冷静地说。

马龙在办公室里逛了一圈,张继科的办公室装修的倒是简朴,没什么多余的东西。刚在沙发上坐下没多久,张继科就进来了,看起来确实很疲惫,马龙原本想讽刺他两句,见着这副样子却不由得心软,到底什么也没说,只是看着他。

张继科也不知道说什么,沉默地互看了一会,还是马龙先开了口,「很忙啊?」

「嗯,有点。」张继科避开了他的目光。

「我来就是想问问……你有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张继科张了张嘴,欲言又止,他坐在椅子上,叹了口气。马龙走过去坐在他对面,示意他有什么就说什么。

张继科先是絮絮叨叨地说了一点公司的问题,马龙依然听不太懂,但也没打断,听起来是个很严重的问题,好像稍有不慎公司就会破产。这和方博的叙述有点出入,不知道是方博避重就轻还是张继科蓄意夸大。

「所以呢?」马龙直奔重点。

「马龙,我总想给你最好的,虽然你好像不需要,可我还是想给你最好的。我不知道这次的事情会发展成什么样,可能平安无事,可能就……」

「我有钱,用不着你养我。」

「我知道,我知道,可我总不能让你养着我吧。」

「张继科,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的意思是……如果……我只是说如果……如果你有了更好的选择,我不会……」

马龙突然明白方博存的什么心思了。

「啊,就是说你不想包养我了?」

「不是不想,是……」

「是不能,行,我理解了。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马龙的反应有点出乎张继科预料,他诧异地抬头,马龙正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没了。」

「行。」马龙点点头,起身往门口走。

「你去哪儿?」这发展和方博说的大相径庭,张继科有种不好的预感。

「去找个乐意包养我的人。」马龙边说边走,没有停下的意思。

张继科急了,跳起来冲过去抓住马龙的手,「你上哪儿找去?」

「看缘分呗,说不定回头电视剧播出了,好多人排队要包养我呢。」马龙连头都没回,甩开他的手就要走。

张继科从背后一个熊抱,束缚住马龙的双手,「别别别,我错了还不行吗,别走。」

「错哪儿了?」

「信了方博的邪。」

马龙抬腿,作势要走。

「不是不是,错在不该骗你。」

「骗我什么了?」

「没有那么忙,每天见你的时间其实还是有的。」

现在的小年轻,永远抓不住重点。马龙还想说点什么,张继科忽然把下巴搁在了他肩上,长长地叹了口气。

「马龙,我喜欢你。一想到你和别人在一起的画面,我就会嫉妒到发疯。」

「我……我其实还挺好的,那什么,钱也够,你要什么我就给你买什么,你想去哪里我就陪你去,南极也可以,外太空的话估计还得等几年,不过如果你想去我也会想办法的。」

「我肯定对你好,你要是觉得谁比我对你更好,你告诉我,我学习借鉴一下,一定能做得比他更好。」

「我知道我醋劲大,有时候也会做傻事,可我绝对不会做让你不开心的事。你喜欢的我也会努力喜欢,你不喜欢的就都是我的敌人。不过,那什么,你不是柏拉图式恋爱拥护者吧,这个事情我觉得我们还是可以商量一下的……」

马龙哼了一声,差点没憋住笑出声来。

「你可能觉得我看起来花心,其实我可专一了,长得帅不是我的错啊。唉别别别我就开个玩笑,你长得比我好看多了。」

「马龙,我喜欢你。你别走,和我在一起好不好?」

马龙没什么反应,张继科觉得有点丧气。他已经使出了浑身解数,如果马龙依然不动容,他实在不知道还能怎么做。

「松开,你快把我勒死了。」马龙拍了拍他的手臂,闷声说道。

张继科松开手,马龙转了过来。

「我这个人很难伺候的。我只爱吃肉,不爱吃菜,但是演戏要保持体重,就要节食。节食的时候我脾气很坏,可能会莫名其妙发火。」

「我偶尔会去外地拍戏,有可能聚少离多。」

「我怕黑,睡觉一定要开灯,可能我会跟着你的习惯,开始关灯睡,可能你得迁就着我,以后都开灯睡。」

「我身在娱乐圈,有时候身不由己。我有我自己的底线和原则,可我没法保证没有负面新闻。有些人写的很难听,有些人写的跟真的似的。我需要的信任太多了,不知道你能不能负担得起。」

「我这人心理素质不太好,很在意别人的眼光,现在已经好很多了,不过还是改不掉。你可能会觉得这样的我有点矫情。」

「所以,张总,我这么麻烦,你确定你还想包养我吗?」

张继科没有反应,呆呆地看着他,像是没有听懂。马龙撇了撇嘴,「不想算了。」

张继科这才回过神来,一把将马龙拥入怀中,像是怕他跑了,抱的要多紧有多紧,「想,做梦都想。」

马龙今天穿了件毛衣,有些扎人,张继科把脸贴在他的肩膀上,微微的刺痛昭示着眼前这一幕的真实性。

革命终于胜利了。

「不过我能不能过两天再包养你,公司出事是真的,最近手头有点紧。」

「那你可快点啊,我这人没耐心。」

16.

方博和许昕气喘吁吁地赶到机场,拿票托运行李过安检,一路解释一路插队,总算赶在队伍最后登上了飞机。

方博一缓过气来就开始骂,许昕不服气,怪他昨晚没有设闹钟,方博一听更来气了,「要不是你捣乱我会忘记?要不是你半夜三更不睡觉……」

方博没说下去,机场里暖气太足,他摸了摸自己的脸,好像有点烫。

「我怎么了?接着说啊。」许昕揶揄他。

「滚一边去。诶,你就这么跑出来,马龙那边怎么办?」

「没事,最近他空的很,真有需要别人也能帮我盯着。倒是你,秘书这么重要的职位,竟然说跑就跑?」

「事儿都解决了,估计他也能空一段时间。再说了,这会儿不跑,等着他拿我撒气啊。」

话音刚落,张继科的电话就到了。上班不见人影,留一张纸条说是出去玩了,也不说去哪儿。

方博直接挂断。张继科没有打第二次,改发短信,「跟姓许的私奔了?」

「对。」

「上哪儿去?」

「南极。」

张继科冷哼一声,有本事逃到外太空去。不过既然已经成功,他也无意和方博计较,有那闲功夫,还不如和马龙腻在一起的好。

于是他给马龙发消息,「龙儿~~~~」

上方的「对方正在输入中」来回跳了好几下,马龙终于回复了,「过……过儿?」

有个不解风情的对象,生活真是处处充满惊喜啊。

马龙的剧在一年以后开播了。不出所料,该剧大获好评,马龙的通告一夜之间挤的满满当当,他和许昕都有点懵,就差互扇巴掌以证明自己不是在做梦了。

马龙开始慢慢习惯被包围,他并不觉得厌烦,只觉得被人喜欢的感觉是那样温暖。他喜欢在接机送机的时候和粉丝聊家常,虽然他的话不多,大部分时候都是在听她们讲。

人红是非多,蹿红以后,所谓的黑历史又被扒了出来,关于从前的女演员,关于抢别人资源,以及关于被包养。

那天送机的时候有个女生走在旁边,离马龙有点远,扯着嗓子喊了句,「马龙哥哥我能嫁给你吗!」周围的姑娘们都开始笑,纷纷附和着问能不能嫁给马龙。

「恐怕不行啊,因为我被包养了。」马龙冲她们眨了眨眼睛,笑容很灿烂。姑娘们都以为他在拿营销号说的包养一事开玩笑,于是也就跟着他笑。

明星粉丝包养君沉寂了一段时间又重出江湖了,依然怼人不手软,但值得一提的是,他开始发照片。照片里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马龙。

大部分都是马龙工作时候的照片,就算是私人照,也是以很多人为背景的情况下。大家纷纷表示原来太太是内部人员,求偷拍求爆照。包养君从不回复,发照片也十分看心情,整个号笼罩在一股神秘的氛围中。

「居然有人说包养君是许昕的小号。」张继科嗤笑,手指翻飞地刷着微博。

「你现在微博玩的很熟练啊。」马龙擦着手办,哼着小曲,看起来相当惬意。

「还有人说我是内部人员。」张继科继续分享评论。

「你算哪门子内部人员。」马龙不以为意。

「负二十厘米还不算内部人员?」

马龙一愣,抬头对上张继科不怀好意的笑,老脸一红,抹布就飞了出去。

「滚蛋!」

END.

三次元的事儿有点多,番外我尽量……快点写……

昕博番外其实已经写好了,獒龙部分有什么想看的梗吗……?毕竟灵感枯竭的我ORZ

以及❤️❤️❤️❤️❤️❤️❤️❤️❤️给所有人

评论

热度(14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