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闹我有药L

【獒龙】独家记忆 02-04

风向北:

娱乐圈AU


制片獒x演员龙的重逢奋斗史




江浙沪都下雪,身在东北城市好没脸说自己是北方XD









02




     “好久不见。”马龙一瞬间感觉刚刚泼在脸上的那一捧水全被吸收进了脑子,空白间隙极其诚实地原封不动地把话还给了张继科,事后才反应过来气氛尴尬,这样的问候一出口,下一句一定是问起近况然后回忆过去。




     过去,有什么可以回忆的呢?都是烂鱼。最讨厌回味往昔,放眼未来。未来,又有什么好期待的呢?不过是他摇龙入天,他卑微成泥。




     说完这句话,张继科反而没了下文,马龙安安静静洗完手,听到张继科拉下裤链放水的声音,随即如蒙大赦一般叹了口气。还是自己想多了吧,来卫生间未必就像是电视剧里的桥段一样谈人生谈理想然后附带强吻交媾之类的狗血情节。毕竟,卫生间,还是提供给人方便的地方。马龙心里又有点失落,真的不讲话了他反而觉得自己心里那些小剧场的出现尤为尴尬,虽然没有人能够听见他的心声,但是这种想法的出现还是让他自己都为自己的自作多情而感到羞耻。




     相比起来,张继科像是君子,而反倒是他用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投资方不太看好你,觉得你年纪太轻,资历尚浅,可能担不起这个男主角血海深仇的背景。演不出来这种味道。”张继科拉上裤子,过来洗手台打开水龙头,看都没看镜子里的马龙,安安静静地冲着那双骨节分明的爪子。




     “哦,是吗。”马龙讪笑了一声,当是回应,默不作声地在干手机的地方吹着风。年纪尚浅?这句话五年前放在他身上都不合适。他在心里暗暗笑,自己是否太天真,果然演戏演多了容易自我代入。他可不是小言里那些命好到不行仿佛上一辈子拯救了太阳系的女主。同为小卒时的感情,再怎么温暖也干不过真金白银的名利场。初恋青春纯属放屁,现实物质才是一辈子的追求。一声好久不见就当是意思意思一笔带过那些年的感情了。




     真几把操蛋。马龙低低在心里骂了一声,但他不是矫情的人,这些心理活动不过一秒。就当五年前他开车是为了送一坨屎。他可是演员,专业来的,科班出身,再一抬头,已经把情感掩饰得很好。




     “挺遗憾的,秦导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导演,他的作品能跑上龙套就已经很好了,有点可惜。”马龙笑着接话。




     “投资方不看好你,不代表导演觉得不好。何况男主演位置空悬,上门塞人的牛鬼蛇神太多,烦躁。”张继科抽出纸巾擦干净手上的水,把纸巾揉成一团,咻地扔进垃圾桶。




     马龙点头,“您辛苦。”




     放屁,站着说话不腰疼。马龙内心小人足够搓一桌麻将。




     “过几天听电话去试镜吧。试试总不要紧,好过陈玘在投资方耳朵边软磨硬泡,结果出来了就一切见分晓。是骡子是马,迁出去溜溜。”张继科仍然没看马龙一眼,低头整理着领带。




     马龙嗯了一声就出门了,他忍不住,要是再让他跟张继科待在一个卫生间,他能伸手揍人。




     刚刚张继科那句话在他心里越品越不是滋味,什么叫玘哥在投资方耳朵跟前软磨硬泡?好像他是个嫁不去的老姑娘,非要推销附带倒贴才能找到人家一样。羞辱他就算了,连带着玘哥一块算怎么回事。还是骡子是马迁出去溜溜,妈的,老子是独角兽,到时候撤了辔头,连导演带编剧加制片,一个个顶死你们丫的。




     马龙越想越来气,在走廊里来回走了好几圈才堪堪消了火。




     张继科在卫生间里待了一会,轻轻摸过马龙刚刚用的水龙头,低头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扯出一个笑。他从兜里拿出手机,拨过去秦志戬的电话:“喂,秦导,试镜安排在这周五,对,没什么要特别照顾的人。就算有,在您那也是一视同仁,一切您审核。对,演员自然要选演技最好的。您这次想培养新人,也得找有根骨灵气的不是?”挂了电话,张继科拨弄了一下衬衫的领口走出门。




     其实,他那番话是故意说给马龙听的,天知道他有多想马龙,甚至连看他的眼睛都不是很有勇气。生怕穿帮。马龙的实力众人有目共睹,不过是差了资源和名导合作,千里马是遇见伯乐后才能日行千里的。知马龙者,张继科也。他一见面就看出马龙意志消沉,一副样子像是生生被娱乐圈沉浮吞去半条命一样,毫无斗志,不说点狠话激他,还真不知道试镜能不能过。


 






     陈玘喝得酩酊大醉,被马龙送回住处,临睡觉前还拉住马龙的手千叮咛万嘱咐:“龙仔啊,你可要长点心,这一瓶五粮液,我可是为了你……”话音未落,陈玘呕一声又吐了一花坛。




     马龙心里听着搅劲儿地疼,把人塞进家门才往回走,一路走,一路坚定。凭什么小明星没背景没潜规则就不能混出个人样,马龙捏紧了拳头,心里翻江倒海。




     林高远开车来接他,带了一盆黄焖鸡米饭,“哥,你不是想吃肉么?我给你现买的,中辣,赶紧的吧,就这一顿咱俩都装作不知道。”




      马龙伸手把黄焖鸡扔进垃圾桶,“不用了,明天开始吃减肥餐,我有试镜要忙活。走,回玘哥办公室,拿剧本。”




     林高远哭丧一张脸,他想起来马龙吃的减肥餐,蛋白配水不加糖,一天三顿,他看着都能吐,“哥……现在是一点啊。”




     “一点怎么了,红眼航班也不是没坐过,南北半球都算个屁,还怕熬夜?”


 






     试镜那一天,张继科和秦志戬都在现场,严格把关,马龙看着一个个小鲜肉进去,又出来,无不是哭丧着脸。看来秦导直接是真的,当场就被拒绝,果真是腕大底气足,这些小生背后哪个不是大公司大金主,这都敢开诚布公地骂,马龙给自己捏了一把汗。




     为了这个角色的试镜,他把剧本一个字一个字都吃得透透的,光是一个表情就对着镜子练上几个小时,力争完美,就为了表现出男主角为报血海深仇的隐忍和坚韧。




     马龙走进去,还是有点慌,尤其是张继科在面前,他更在心里打鼓。一场戏下来之后,张继科跟着秦志戬在面前交头接耳地,马龙像是个小学生等着挨批一样,老老实实站着,双手紧贴裤线。




     “你多重?”秦志戬捏着下巴,不苟言笑。




     “七十公斤。”




     “太胖了,十一月初进组,你得减去二十斤。”秦志戬开金口,话不太好听,却给马龙大希望。他终于,挤进了大制作,担纲男一号。这是他错过了五年的机会。




     “还有,把普通话练好了,东北味太重。”张继科拍板,导演制片双双定下的男主,就这么新鲜出炉。




     马龙出了门上了车,还是神情恍惚,幸福来得太突然,他只能用在心里默默吐槽的方式提醒自己这不是梦。




     东北味太重?有没有搞错,五年前是谁不要脸贴在自己耳朵边说喜欢他喊他继科的时候上调的儿化音。有病。自己还不是一口胶东味儿的普通话。


 






     影片《沙场秋点兵》开机仪式在新疆喀什举行,记者拍摄的照片上,马龙明显消瘦,脸上的棱角已经十分明显,十一月的喀什温度在零上和零下之间徘徊,凉风习习,裹上羽绒服的马龙,也看不出有多壮,小脸在镜头前越发白皙。




     接下来的三四个月乃至半年都得在剧组度过,马龙下飞机的时候给陈玘报了平安。他那次听过陈玘的醉话之后心里其实多少还是有点触动。别人都在替自己着急,马龙自己自然也不能自暴自弃。




     冬月里拍夏天戏最痛苦,防止哈气嘴里还要含着点冰块,这样拍出来的效果才更像夏天。戏服虽然单薄一些,好在是古装戏,里三层外三层的也感觉不出来太冷,只是一时间,身上少了那么多的脂肪肌肉护体,难免有些凉,马龙打了一个喷嚏,吸吸鼻子。




     剧组风尘仆仆地下飞机,开机仪式请香剪彩,然后是饭局,流程都按部就班地走完了之后,马龙躺在酒店的房间里,长叹了一口气,疲惫地闭上双眼。




     整部电影里,有铁马,有冰河,他们踏着今冬飞雪,一起入梦来。


 


 










03




     马龙待在摄影棚里,穿着单薄一件中衣戏服,一边喝着代餐粉,一边看着剧本,减肥餐他扔给了一边的林高远。为了保持身材,他连谷物的摄入量都变少了。没办法,谁会相信一个颠沛流离家破人亡的难民会吃得油光水滑满面红光?就算秦志戬不管,观众也不会买账。




     “哥,你这么辟谷,身体得出问题的。”林高远在旁边实在看不去了,吸了吸被冻出来的鼻涕说。




     “没事,拍过这一部分的戏就要增肌了。”马龙手哆嗦着翻了一页剧本,那本A4纸的剧本原本是整整齐齐,现在被他翻得烂了,没有透明胶带都能碎成片。“你去给大家买点热的咖啡吧,这场夜戏,大家拍的都挺累。”马龙还有一场戏,得等到凌晨才能开拍,已经顶了三罐黑咖的他并没有丝毫困意,倒是看着一边昏昏欲睡的女一号,他担心女一又要被导演骂醒。




     看片名这就不是一部女人戏,整场除了女一号刘子纯以外就不剩什么女演员了。




     看着张继科走进摄影棚,马龙捅了捅身边的刘子纯,把她叫醒。




     “别睡了,群演在地上躺了一天了都没累成你这样,赶紧去拍戏。”张继科果然又把刘子纯训了出去,摄影棚里就剩下马龙和他,林高远的咖啡到底是没救场成功。




     “制片,喝点咖啡提提神吧。”林高远拎着两包热雀巢回来,递给张继科一罐,张继科没收,摆摆手,“出去给灯光摄影他们吧。”




     林高远刚走,马龙打了一个喷嚏,不大不小,正好顺着北风吹进张继科耳朵眼:“你羽绒服呢?”说完,张继科把自己身上裹着的长羽绒服脱下来,盖到马龙身上,动作一点都不温柔,却莫名其妙让马龙有点感动。衣服的里子带着张继科的体温和淡淡的须后水味道,可能有冰片的成分,马龙更加清醒。




     “在房车上,没拿下来。冷点不容易睡着。”马龙放下剧本,把冻红的手放在嘴边哈着气,“你穿吧,我不冷,冻习惯了。”马龙看着张继科里面只穿了一件卫衣,伸手要把衣服脱下来,却被张继科摁住。




     “你自己都说冻习惯了,不冷个屁。”




     马龙以前经常说张继科是说话里的三句半,别人说三句,他就是那终结的半句,话一出口,别人总是会冷场一些,下次热场就得看时机了。这个性格挺容易得罪人的,但是张继科说的话偏偏带着吐槽式的冷幽默,让别人想讨厌也讨厌不起来。




     马龙看着张继科,觉得他真是让人讨厌不起来。




     张继科从身后拿出一个保温桶,不由分说塞进马龙怀里,“导演跟我说你有点瘦脱形了,前期的戏一点点也要拍完了,不用吃减肥餐,这是盒饭,我给你带了一份,吃完了就去赶凌晨的戏吧。”张继科话不说太多,又赶出去看拍戏的进度了。




     马龙打开饭盒盖,里面是白饭和紫苏牛肉还有西红柿炒蛋。马龙无奈撇着嘴笑笑——他可不记得盒饭里有紫苏牛肉,饭食勾起他一点食欲,实在没忍住,一盒饭一扫而空,半点也没留下。




     马龙看着空了的饭桶,想了想,还是收起来等洗刷干净之后再还给张继科,毕竟这个人有洁癖。




     夜戏拍到凌晨三点才打板收工,一行人困到闭着眼睛回酒店,马龙把手里的饭桶蹭上从酒店大堂要来的洗洁剂,里里外外洗了三回。刚要还给张继科,就想到还是算了吧。他现在的身份是主演,张继科是制片人,这要是被拍到半夜三更地进出制片人的房间,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何况那人是张继科,马龙想了想,还是不挑战自己的软肋了。




     饭桶安静地放在房间的桌子上,沥干了最后的水珠。








     张继科还在房间里同秦志戬讨论着接下来的拍摄,编剧也加入,三方会谈,从各个方面考虑尽量优化画面情节和人物。




     编剧说,“我觉得这个马龙不错,挺有潜力的,剧本反而比起他的演技显得有些单薄,我建议改一点,把能体现这个人物血性的场景增加一点,继科你看呢?”




     “成本方面没有问题,就是情节该是什么更好,秦导应该心里有数。”




     秦志戬点点头,大笔一挥,在剧本的一幕上画了一个圈:“这里加上点东西,男主要从冰河里爬出来,这样能更丰满一些。”




     张继科沉吟片刻也点头同意。送走了导演和编剧之后,张继科打开电脑,从网上订了点东西,加急五天内送到剧组。他的桌面上,人来人往,偏偏人群中央是马龙的侧脸。




     他伸手轻轻碰了碰,有些粗粝的指尖,划过光滑的屏幕,留下一个小小的指印。






     第二天拍戏的时间是在下午,这一场戏没有马龙的戏份,他有时间补了一觉,整个人看上去精神了一些,吃早餐的时候他把饭桶递给张继科:“谢谢了,盒饭很好吃。”




     “哪有人把饭桶还回来是还空饭桶的?”张继科把牛奶杯子塞到马龙手上,里面的牛奶还是温热的。




     马龙一愣,只听说过送人钱包要装满钱,哪有还饭桶还要在里面打满饭的道理?张继科把牛奶塞给马龙之后就急匆匆去酒店大堂收件了,轮着马龙发愁。这又没有电磁炉又没有锅的,怎么给张继科装满饭桶。




     张继科在剧组待着,下午的时候风小了一点。盒饭油大,张继科吃了几口就随手放在一边,打着瞌睡,就着冬天的太阳眯着眼睛。




     林高远拎着饭桶来了片场,张继科抬眼,就被一个饭桶塞了满怀:“制片,这是龙哥叫我还给您的饭桶。”说完林高远就走了。




     张继科打开饭桶的盖子,看到了里面一桶茶泡饭,倒是不腻,估计是在酒店讨的冷饭泡上房间的绿茶,再从随身行李里面拿出即食的木花鱼和海苔,省时省力。




     张继科本来也没指望马龙能做出什么珍馐料理,不过看着还不错。他心情颇好地勾勾唇角,拿起一边被他抛弃的盒饭上的筷子,就着冷饭热茶,荤素不忌地躲在一边的摄影棚外吃着饭。


 










04




     当演员,本身就是很不容易的事。马龙看着面前的卡拉库里湖,叹了一口气,此时的卡拉库里湖,没有被结冰上冻,但是偶有阵风掠过湖面激起涟漪,吹透马龙的衣服,还是很砭骨得冷。




     马龙已经进剧组一个月了,今天是冬至,数九寒天即将拉开帷幕。高原气候更冷,空气有些稀薄,剧组随行的人,有些已经轻微出现了一点高原反应,躲在后面吸着氧,灯光组扛杆大哥换人的次数也是频频。张继科和秦志戬到底是经历过极端天气拍摄的,气定神闲地站在一边。




     马龙心里上下打鼓。




     他们早上出发,开了几个小时的车,从喀什赶到了一百九十多公里以外的卡拉库里湖,是为了拍摄马龙增肌前的最后一场戏。这场戏里,马龙要从马上“不小心”摔进湖里。




     数九寒天冰湖刺骨,按照马龙的估计,应该和下寒冰地狱差不多。张继科走过来,扔给马龙一包东西,马龙打开一看是十几片暖宝,“我把邮来的羽绒被给高远了,拍戏间隙把暖宝贴上,别感冒了,影响进度。”




     马龙看着波光粼粼的卡拉库里,心里突然沉静如止水,眸波也染上了点点笑意。




     铁马冰河,马龙一袭戎装跨在马背,按照既定的地点跌进卡拉库里湖,湖水扑通扬起巨大水花,水星激在张继科脸上,把他的心都冻成了一团。他从秦志戬身边站起来,看着马龙挣扎着游上岸,一张小脸已经冻得青白。




     秦志戬喊卡,林高远赶紧上去拿着羽绒被把人包紧。




     “少点感觉,游上来的时候应该是挣扎一点的,在这个位置。”秦志戬和马龙说着戏比划着,张继科拿过一边的毛巾递给马龙,“擦擦脸。”




     秦志戬向后一挥手,“化妆师补妆。”




     马龙这场戏拍的有些旷日持久,高原体力消耗巨大,马龙每一次爬上岸都感觉已经死了一回,还好有羽绒被挡着风。张继科突然觉得有些后悔,他做不到铁石心肠,当初就不应该同意编剧加这一场戏。挣扎矛盾中,他又不想让马龙失去大放异彩的机会,心中委实煎熬。




     马龙在马上癫下来,不知第几次落入冰冷的湖水,他扑腾着,早已经忘记了他是谁,他不是马龙,融进戏里,他就是难民,他就是身负血海深仇的家族遗孤,他的眼睛里透着光,带着一股狠劲儿和求生的欲望,扒着岸上的土地,把自己从湖里拖上来。摄影机后的秦志戬已经双目瞪大,他好像就看到了一个鲜活的角色在他的面前,目光带煞,纵使万劫不复也要全力一搏。




     “过。”




     一声过传进马龙的耳朵,不知道被削弱了多少分贝,体力大量流失,他已经听不清什么东西,耳边嗡嗡嗡嗡,瘫倒在湖边。




     张继科第一个冲过去,把马龙搂在怀里,“快点,羽绒服!”张继科看着马龙冻得已经不住瑟瑟发抖,把人死死搂在怀里,用体温暖着已经像一块冰的马龙,“龙,你能听见我说话吗?龙?”




     马龙恍惚间,点了点头,睁眼视线已经模糊,他看到了张继科和张继科背后的茫茫冰川,皑皑白雪,像极了五年前高速公路的积雪,“继科儿,没去送你,对不起啊,别生气……”




     张继科心里软成了一滩泥,他把马龙打横抱起来,直接上了他自己的房车,催促着司机发动车子,开空调。他把马龙湿漉漉的戏服发套通通扔在地上,用干燥的鸭绒被包紧马龙,把他的脸颊贴在马龙的额头,搓着他冰凉的手心。




     “龙,对不起。其实我很想你。”




     马龙在高烧烧糊涂之前,极其确认自己听到了这几个字。


 








     马龙再一睁眼,已经是在酒店的房间里,手上打着葡萄糖点滴,额头上搭着的是退烧贴,张继科在一边坐着给他煲汤。他从酒店的大堂借来了电磁炉,上面的小砂锅里咕嘟咕嘟地响,飘来阵阵香味。




     “你怎么没在剧组?”马龙开口,才发现声音沙哑得厉害。




     “送你回来,你发烧了。”张继科把马龙头上的退热贴撕下来,探探他的体温,“还好,比较皮实,烧退了。”




     马龙点点头,突然想到什么一样坐起来,“你赶紧出去,被人拍到怎么办?”




     “放心,哪有人知道我带你回来,都跟着剧组在挖刘子纯和男二的绯闻,不会有人顾着你的。”张继科关掉电磁炉,拿着勺子从里面舀出来一碗汤,送到马龙嘴边吹了吹,“张嘴。”




     “羊肉汤?”马龙眼睛一亮,没来得及试温度就一勺子塞进嘴里,被烫出眼泪。




     “刚出锅的,你就不能小心点喝?”张继科嘴上埋怨着,动作倒是轻柔下来,每一次都多吹几下才把羊肉汤喂进马龙的嘴里。“今天冬至,剧组吃饺子,你病了,就先喝点汤吧。”




     马龙看着张继科小心翼翼的表情,突然想起他烧迷糊之前张继科的话,被子下面的拳头握紧,到底还是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没有敢问出口。还不是时候,至少也得再等等。马龙垂下眼眸,安安静静地喝着汤。




     等到能够让万人敬仰,等到和他一起享受万丈荣光的时候,那个时候说的一声我想你,一定比现在更有分量。




     张继科像幻化的烟云彩霞,他就是拼命追逐的蜉蝣,老树枯藤,沧海桑田,斗转星移,他才能够追上张继科一点。其实一点点一点点,汇合起来,就是一日千里。马龙喝完一碗汤,满足地躺回床上。身体被从冷水里捞出来,再被温暖的棉被包裹,马龙很快被席卷的睡意包裹住神经,闭上了眼睛。




     张继科在卫生间里刷干净砂锅和碗,出来的时候,马龙已经睡着了,胸口一起一伏地呼吸。张继科把马龙手上的针头拔下来,同空掉的药瓶一起扔了,把马龙的手塞回被子里,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他。




     伸出手,轻轻捻过马龙的睫毛,一如五年前他的所做所为。他低下身,亲亲马龙的额头,关掉了房间的灯,轻手轻脚地离开。




     黑暗中,马龙睁开眼睛。冰湖水刺骨的温度都没能让他流下眼泪,张继科那轻轻浅浅的一吻,带着微凉的体温,让马龙的泪蜿蜒落在枕头上。




     原来,张继科一直都记得,那些回忆,不只是马龙的独家。






 



评论

热度(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