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闹我有药L

【獒龙】独家记忆 01

风向北:

娱乐圈AU


慢慢成名路,龙仔迈出第一步


金牌制作人獒 x 小明星龙


又名 龙巨星和獒制作的重逢奋斗史






01


 


     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渡阴山。




     烽火起,狼烟升,风来,拂过千军万马,拂过男子面颊,散下的发髻盖不住那一双眸,眸中有家,有国,有日月,有春秋,却无生死。




     “cut,收工!”




     男子擦去脸上的汗珠,走下片场,踩过地上趴着的还未起身的群演,不小心踩到了本剧男六的手,马龙诶呦一声,却没换来这位流量小生的对不起,甚至一个回眸都没有。他摘下头上厚重的盔,却被化妆师姐姐一把拍到手,被大太阳烤得发烫的铁皮盔滚在地上,撞着地面,铿锵有力。




     “别摘了,下一场还要帮你把发套塞进里面去,太麻烦了。”化妆师姐姐练就一身咏春叶问功夫,围成一圈的群演通通被她的粉扑拍打过脸蛋后,顶着红唇去领盒饭。“你先去吃饭吧,小心点别让妆花了。”




     马龙身上的甲胄足足十几斤,走起路来叮铃桄榔,此时的横店温度直逼四十,他里面的衣服已经湿漉漉粘在身上,倒在棚子里不敢动弹,也没力气动弹,甚至连手机和剧本都不想再看。下一场戏他仍然是倒在地上的一具尸体,今晚就是他的杀青饭。




     助理林高远拎着一盒水果急匆匆跑过来,笑着把东西递给马龙,“哥,吃饭。”


     


     马龙打开盒子盖,里面整整齐齐码着一排苹果一排橙子一排蜜瓜,三十天如一日,吃饭都没了劲头。“高远,什么时候能吃点肉?”




     “快了哥,等咱出了剧组,杀青了这部戏,就能去吃肉了。”林高远的头发被汗水黏在额头上,身上拎着巨大的包,从里面掏出一个小小的吹风机给马龙吹着发套下面捂着的汗水,“哥,我觉得你演技又棒了,这次演得特别好,就跟真的死了一样。”




     “高远,这次不是演得,我好像因为中暑被晒晕了,被踩了一脚才醒过来。”马龙颇为无奈,话音刚落,就一声诶呦,原来是男主的助理被高远的包撞到屁股,反过头来,一脸嫌恶地瞪了马龙一眼,边走开还边嘟囔:十八线小明星还耍大牌要助理。




     高远看他走远,愤愤不平:“狗仗人势,不就得了一个提名,牛逼个屁啊,当年……”




     “高远,别提当年了,现在是十八线小明星,就是十八线小明星。”马龙出言提醒,倒惹得林高远瘪嘴,躲到一边的树荫下啃着鸡蛋灌饼。




     马龙叹了一口气,把苹果叉进口中,唉,温度太高,又馊了。




     马龙今年二十八岁,对一个十八线的演员来说,这个年龄实在尴尬,比上都是些已经不求大红只求温饱的前辈,他经验不足,比下都是拼了命想要上位的小年轻,他年龄有余。其实,圈里都说出名要趁早,马龙倒是谨遵教诲,早在刚刚上大学的时候,就已经是表演系的第一名专业分数,陆续也有大制作的电视剧来邀请,本来一向顺风顺水的事业,至少会把他成名的时间提前十年,但是他的路却毁在一场车祸。




     说起来,那只是五年前的一次未能抢上头条的小新闻。雪天路滑,道路结冰,马龙开车上路,车子在高速上打滑,撞上了隔离栏。万幸没有侧翻,可那次与机会的失之交臂让他错过了当红导演的男主试镜。命运说起来残酷,没有抓住的机会,不会再怜惜相同的人第二次。




     马龙错过了最好的机会,从此几乎在娱乐圈销声匿迹,十八线小明星这个高帽子一直被他顶着,顶到了今天。他始终还记得,那天出院后走出医院的门口,街上万千流光溢彩灯火辉煌,他站在十字路口,不知何去何从。




     半途就陨落的新星,初升就遮蔽的太阳,这个叫做文艺界的圈子,这条叫做人生的路,对马龙并不友好。




     没人问起为什么马龙要顶着风雪上路,也没人问他为什么会独自一人开车,所有人关注的是新闻爆发出微乎其微的反响和接下来八卦舆论的风向,没人会追问原因,也没有人会关心结局。




      马龙是为了去机场送张继科。




     张继科并非科班出身,他的走红始于幕后。作为被乐坛前辈盛赞的怪才,他参与制作的每一张专辑都会在年末登上金曲奖的舞台,而抛头露面的机会,却是马龙与他合作的片尾曲,张继科谱曲,马龙作词,搭配着张继科的低音声线,莫名其妙地贴合这部青春剧压抑而又怒放的主题。




     因戏结缘,因曲生情。注定了不被看好,注定这段爱情会被折断羽翼。




     马龙瞒着张继科那场车祸,彼时张继科已经飞往LA跟随著名音乐人参与好莱坞电影的插曲制作。那天,他同样地没等到马龙为他送行。马龙并不想让他分心,却在自己最需要别人的时候将自己圈成无援的孤岛,最后变成了潜入海底的鲸,与世隔绝。




     时间金沙从指间流过,好的更好,坏的一沉到底。张继科影视歌三栖风生水起,马龙徘徊十八线混混度日。谁也不曾知晓,他们眼中相隔甚远的云泥,曾经相爱怒放,而泥,用擦肩而过的死为云插上翅膀,这是他们封存的记忆,这是他们历史的遗迹。




     马龙挣扎着最终还是放下了手里的水果,林高远在树荫下坐着已经睡熟,马龙没忍心叫醒他,看着顺着脸颊淌下的汗水,他走过去把小风扇立在林高远身边,正好能吹到他。




     叮铃,叮铃。马龙穿着一身铠甲,又要上工在滚烫的沙石地上当尸体了。




     流量小生男主NG无数次,总算在临近傍晚的时候杀青。






     没有剧组的热烈欢送,意思意思拍拍肩膀就当有缘再见,大家忙碌着,谁也不曾注意到马龙和林高远大包小包的身影。




     “哥,玘哥在上飞机之前来电话了,今晚回北京有饭局。”林高远坐在飞机上,斟酌了好久才跟马龙说。




     “和谁的饭局?”马龙皱紧眉头,他一向不喜欢饭局,从那次车祸之后他看惯人情薄凉,更不愿意去扎堆酒肉局,也正是因为不跑饭局,不想左右逢源,事业便也一蹶不振。




     “和投资方,还有投资方请来的制作人。”




     马龙没做声,倚在窗边装作睡着地闭上眼睛。


 






     下了飞机,马龙连公寓都没回,直接杀到公司陈玘的办公室,看着他左手电话右手文件,门也没顾得上敲,一脸风尘仆仆的疲惫:“玘哥。”




     “好好好,好的没问题,我看一下通告,回头把Andy的电话发给你。”陈玘终于挂断了电话,点上一根烟,挥了挥手示意马龙坐下说。陈玘是十年的老烟枪了,工作起来压力大,酒误事,只能靠吞云吐雾获得短暂放松,纯黑咖已经对他没用,加强版红牛也只是隔靴搔痒,来一支烟,也就赛过活神仙。用他自己的话来讲,总好过飞叶子。“赶紧去换身衣服,一个小时以后在康莱德有个饭局,穿成这样,说你是民工都有人信。”




     “玘哥,我不去。”其实马龙并没有陈玘说的那样糟,至少眉清目秀的模样,不会被认成民工,好歹也是文娱工作者,再不济还是比寻常人扎眼几分,再加上马龙车祸之后有些忧郁的气质,怎么着也是型男一款。




     “不去也得去。本来指望打发你去横店跑个龙套回来就能开窍,看来是剧组群演盒饭太好躺椅太舒服让你忘了私人化妆师和休息间是什么感觉啊?人人都向上爬,就你把自己拖着拽着扯进山沟沟。这个投资方是大头,制作人也是圈内金字招牌,今晚,绑我也得把你绑去。”




     马龙晓得陈玘一番苦心,自己再不求上进,也不能让公司和他背锅一起得罪金主,纵然十万个不愿意,也只能换了身衣服随陈玘去了。


 






     珠光宝气富丽堂皇他不是没见过,张继科想。他最烦便是投资方插人进剧组,演技好便罢,演技不好,按照他的脾气,一天骂哭三回都是常事。为了能安插进一个小演员,公司们总是绞尽脑汁,早中晚下午茶还带一顿夜宵,扛着嘴吃完上顿吃下顿,喝完这桌换那一桌,躲不完的应酬,跑不完的酒席。




     可这一次不一样,张继科伸手和对面的马龙碰了杯子,这一次绝对不一样。




     马龙坐在椅子上已经木了,他从没想过,自己这般卑微的样子会被张继科看着正着,也不是后悔自己当初没有攀上这一根金枝,大概是感性作祟,他很难受,心里很堵,又不知道这感觉缘何而来,于是更加纠结。陈玘同投资方说了什么他都听不到,只能看到张继科的脸,穿越时间同岁月重叠,击穿他记忆的灵柩,把他爱情的尸体翻出来挫骨扬灰。




     马龙借口离席,走进洗手间,把水扬在脸上,水花模糊了镜子。




     “好久不见。”




     他听见金牌制作人的声音,那低沉沙哑的嗓,曾经唱着他写的词,拥着他的背,说着他们的情。







评论

热度(5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