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闹我有药L

【獒博】所求(短篇/一发完)

杨邵:

写的不好,就不送给你了 @韩文清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 




#人物OOC都是我的错




#我爱帅哥,上篇拿水瓶投他都是我的锅。




所求






阖上双眼,举着三根香,在软垫上跪着,手轻微一抖,还落了点零星的香灰烫在了手腕上,张继科抿着唇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头,也不知道面前的是哪一尊佛,只管拜,灵不灵全看自己怎么想了,他拜完后站了起来,随手把那三根香丢到了香炉里,郝帅又搁旁边叨叨他一点都不虔诚,到时候求不到姻缘,你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到哪哭去。






张继科耸了耸肩,说我刚才没求姻缘。






“那你求的什么?”郝帅急了,合着刚才他在门口唠叨的男雍和,女红螺全被这小子堵在耳朵外边去了。






“说出来就不灵了,哥,咱回去吧,”张继科搓了搓冻得僵红的手,“怪冷的。”






他又忘了带手套,这次出来穿的大衣还没有兜,那双手都缩进了袖口里,但也挡不住骤然下降的温度和寒冽的冷风,要是方博在就好了,张继科想,他一定会把自己的手套脱下来给自己一只。






那时候张继科会套着右手的手套,方博就套着左手的手套,剩下的两只手就紧紧地扣在了一起,中间没留任何缝隙,就连方博掌间的纹路他都能清晰地感触到。两人走在铺了一层薄薄的雪的街面上,树上积攒的厚雪随着大风扑簌簌的下,染白了张继科的发梢,方博踮起脚一边用手给他拨拉着肩上、头发上的雪一边嘲笑他这么一看越来越像老农民了,说完自己都乐得喘不过气。






方博最后还故意捂着肚子说笑岔气了,张继科勾着嘴角说行,我给你治治。下一秒就把人扣在树上热烈的亲吻,方博气不但没顺还差点窒息,红着脸蛋堵着气就往后踢了一脚树,积累了一寸厚的白雪砸在了两人身上,都被包裹成了雪人,张继科骂他你傻不傻,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方博吐了一口冰渣子,嘴唇冻得打颤,还硬撑着往张继科身上堆雪球。






“你都搁那棵树前面站了老半天了,看啥呢?”郝帅顺着张继科的目光看去,那棵古树的资历深厚,一层厚雪积压在枝丫上不但没有折断,连一点弯曲都没有,郝帅以为张继科看到此景没准要赋诗一首歌颂一下千年古树顽强不屈屿立不倒,没成想他只是把藏在袖管里的手伸出来贴在了粗糙的树皮上摸了一下,一句话也没说。






回去的时候,他让郝帅开车拐了个弯到了家店,他到那里取了块玉,翡绿色的,跟他胸前的那枚别无二致,郝帅见了说怪不得你刚才不求姻缘,是不是早就心有所属了?张继科把穿好红绳的玉塞到自己内兜里,琢磨了一会儿回郝帅说算是吧,早的定下来的,不过没机会给他罢了。






方博喜欢他胸前的那枚玉,经常冲着他说玉有灵性,哥你经常赢肯定是菩萨保佑,有玉护体。张继科就不耐烦地拿拍子轮他,几个回合下来,连口气都留不得方博喘,做人太憋屈了,张继科想,他在方博心里的地位还不如一块玉。






以至于两个人纠缠在一起翻云覆雨时,方博修长的双腿勾着张继科精瘦的腰还要分神去摸他胸前那块玉,温和的玉贴在滚烫的皮肤上,张继科就舔着那个人的耳垂问他喜欢不,要不送给你。方博连忙把玉松开,还装着一脸嫌弃的样子说不要,跟狗链一样,他才不要被拴住。张继科听了他的话嘴上没说什么,可手上用的力却变重了,一次又一次深到底的冲撞,像是要把人揉进骨子里一样,方博经不起疼,黏着嗓子就喊哥、哥我错了。






张继科这次没饶过他,一夜缠着他做了两次,做完后方博虚脱的躺在床上任张继科拿着白毛巾给他做清理,张继科的右手摸到他两腿之间还意犹未尽地往里面摸了一把,方博不客气地掉过头送给了他胳膊几个牙印,他实在没力气咬,小虎牙磕在皮肤上对张继科来说跟挑逗一样。






但张继科没办法再做下去,他心里很清楚,过多的纵欲只能伤了方博,多长了几岁不是白长的,该明白的道理他都懂。方博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张继科只能耐心地陪伴他一起走下去,那些他自己曾经历过的辉煌,他期望着方博也能有机会经历,而那些他所尝过的苦难和伤病,他也期望着方博能够远离,如此偏心的庇护着怀里这个人,费心费力地在兄长和恋人之间来回交换着角色。






可到底,还是没留住身边这个人。






“哎对了,这个点方博儿应该上飞机了吧。”郝帅打断了张继科的走神,他往车窗外面看,灰蒙蒙的天压的人喘不出气来。张继科低声回了句也许吧,就从后座抽出了条烟,那本来是打算送给陈玘的,他用指甲给抠开了,取了根烟,点了火,深吸了一口。






方博今天要去加拿大比赛了,今早的飞机,昨晚他俩才刚分的手。还是他先提出来的,那时方博还坐在床上打游戏,刚洗完澡没吹干的头发还滴答着水,他凑上去拿毛巾去擦方博的头发。敲打键盘的声音在整个屋子里听得分外清楚,两个人都很安静,他突然出了声,还把方博吓了一跳。






他说“又不博儿,咱俩还是分了吧。”方博把目光从屏幕上转移到了张继科身上,又黑又亮的眼睛盯了他好久,游戏的结果是什么他已经不在乎了,他轻笑地开口说哥,开玩笑的吧,张继科摇了摇头说是真的。那键盘是怎么砸到他旁边摔个粉碎的,张继科闭着眼睛没有看见,他猜方博应该是想用那东西砸他,不忍心才砸偏的。






方博比他想象中的要坚强,闹是闹了,但他没哭,估计是知道就算哭也没人会安慰他,他哪来的自信,张继科想,万一他哭了自己没忍住怎么办?他真的会忍不住,可惜方博终究没有哭,他的衣服一共就没几件,塞到行李箱里,空了那么一大块地,都是留给张继科的,方博洗澡之前还说要从加拿大带好吃的回来给他。






人一走,屋子就空了,他的心里落下了块石头,砸在肉上疼的厉害,郝帅挑的真是时候,打个电话问他明天去不去雍和宫上香,他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他现在急需要找个地方去宣泄,哪怕是个修身养性的地方也好。






进了雍和宫,他从盒里抽出了三根香,用炉子里的火点着了,双膝跪在了软垫上,想了想要求什么。求姻缘就不必了,他这个人一旦看中了谁,就算最后分开了,他这颗心也一辈子都放在那个人身上了,何必去耽误别人家的姑娘。






他弯了弯嘴角,手轻轻一抖,阖眼弯下身子。






求方博赢下比赛,一路平安吧。






END







评论

热度(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