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闹我有药L

【獒龙】宝贝我是你爸爸

栗猫:

一个带球跑的放飞故事


这篇纯属磕糖过度的放飞,写的有点跑,希望不要以任何形式转出lof


OOC预警,ABO预警,有包子预警*  







如果说二十个人里面有一个人曾经在小区里捡到过流浪猫,三十个人里有里面有一个人曾经在小巷里捡到过流浪狗,那么又有多少人在肯德基门口捡到过小娃娃呢。


 


张继科低头看着面前只到他大腿的小团子,有点愣神。小团子长得眉清目秀的,奶白奶白的像是从牛奶瓶里泡出来的,眨巴着长长睫毛的桃花眼,细声细气地喊他,“酥酥。”


 


可爱,真可爱。


 


张继科觉得一颗心都化了,他忍不住摸摸小团子头顶的软软头毛,连说话的语气都轻柔了不少,“嗳,小宝贝,怎么了啊?”


 


小团子伸出小短手抱住他的大腿,软绵绵地说道,“酥酥,我想吃鸡翅。”


 


鸡翅?张继科不由扭头看了下五步之外的肯德基门口,又回过头来打量小孩周围,似乎没有其他任何大人,张继科心里皱皱眉头,脸上依然带着笑容,蹲下身来,


 


“宝贝,你自己一个人吗?你爸爸妈妈呢?”


 


孩子轻轻点点头又摇了摇头,又可怜巴巴地嘟起嘴来,“我饿了,酥酥。”


 


小团子穿着质地良好一看就价格不菲的童装,张继科有点头大,觉得孩子多半是自己偷偷跑出来的或者走失了。“酥~酥~”小团子伸手揪住张继科的衣袖,歪着头看张继科。


 


好可爱,张继科捂住自己的心口觉得自己快要被萌化了。


 


“嗳,乖,那叔叔先带你去吃鸡翅。”张继科无法,实在无法拒绝孩子可怜巴巴的小眼神,一把把小团子抱进怀里。


 


 


“谢谢酥酥。”帮小团子点了鸡翅和牛奶,小团子的眼睛一下变得亮晶晶的,他伸出手抱住张继科的脑袋,凑过去亲了亲张继科的侧脸,努力伸手去够食物托盘,但是小短手怎么也够不到,只好又一脸渴望地看回张继科。张继科被他着急的样子逗笑,一手端起食物托盘,一手抱着小团子,坐到了儿童区。张继科看着小宝贝乖巧地坐在椅子上,两只小手捧着鸡翅吭哧吭哧费劲啃地满手满脸的样子,越看越喜欢。


 


“宝贝,你叫什么名字呀?”


“我叫~斗斗~”


“那豆豆,你妈妈在哪里呢呀?”


小崽子停下手上的动作,学着张继科也用小手托住自己圆圆的笑脸,歪歪头,顶着一张沾满酱汁的小花猫脸,疑惑地看向张继科,


“妈妈?唔……不知道呀,”小崽子眨眨眼睛,“爸爸说妈妈很早就走啦。”


张继科看着孩子眨巴眼睛的天真模样,不禁暗骂自己愚蠢,竟然不小心问了这么敏感的问题,张继科抓抓头,斟酌半天,又问道,


“那豆豆的爸爸呢?”


“爸爸在睡觉呢~呼呼~”小崽子咧开个开心的笑容,伸出白生生的小胳膊做出一个睡觉的姿势,然后又补充道,“爸爸和阿禾都在睡觉呢~”


也不知道所谓的阿禾是谁,张继科又问,“那爸爸在哪睡觉呢?”


“在床上呀。”


 


张继科叹口气,看着小崽子又开开心心啃起手上的鸡翅来,觉得实在是问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张继科手托着脸看着对面小家伙活泼的模样,明白过来多半是趁爸爸睡着了偷偷跑出来的,可是除了从衣物上估计出是有钱人家的小孩以外,张继科也无从下手。


 


“宝贝,一会叔叔带你去找爸爸好不好?”


“那酥酥能不能不要告诉爸爸我吃了鸡翅……”小崽子撅起嘴,一副委屈的不行的样子。


“好,叔叔答应你不说。”张继科拿出纸巾帮他擦脸,“叔叔一会带你去找警察叔叔。”


 


本来眯着眼任由张继科拿纸巾擦拭脸的小崽子,突然紧张起来,他抓住张继科的胳膊,磕磕巴巴急忙道,“不、不行呀,不要警察酥酥。”


“怎么了,宝贝?”


“昕酥酥说了,我们是黑色会,警察酥酥要抓我们的呀,”小团子眼睛湿润起来,又上下看了看张继科,“酥酥你也黑,也会被抓的呜呜……不要去……”


 


“……”张继科心里暗骂这什么破家长,跟孩子讲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但是眼看着小团子开始掉金豆豆的小可怜模样,只好放轻语气哄劝道,“不去了,不带豆豆去找警察叔叔了好不好?豆豆不哭昂。”张继科端起牛奶凑过去,小团子乖乖地抽着小鼻子捧住牛奶杯,不放心地又说道,“酥酥也不要去。”


 


“嗯,我们都不去。”张继科伸手又摸摸小团子的脑袋。


 


警察是不能找了,张继科想了想,掏出手机在通讯录里划拉了半天,最后发了条短信。


 


 


热心市民方博先生接到他师兄短信的第一时间就屁颠屁颠地赶来了肯德基,方博同志正襟危坐,使劲打量着身旁坐着的一大一小两个,半晌疑惑道,“科哥,所以,你是说这个小朋友背着他爸爸偷跑出来,现在失去联系了?”


 


“对。”张继科把已经吃饱了的小团子抱到自己腿上,给他端着牛奶杯凑到嘴边,让小团子慢慢啜。小团子乖巧地蜷缩在张继科怀里,对方博露出个甜甜的笑。


 


“啊?科哥,可是……你不是孩子的爸爸吗?”方博彻底晕了。


 


“你找打呢是吧方博,我婚都没结,当什么爸爸啊。”张继科挑眉瞪回去。


 


“怎么可能?”方博怪叫出声,“这孩子一看就是你儿子啊,你看着眼睛鼻子嘴,这不是和你长得一模一样吗?这分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怎么可能不是你小孩?”


 


张继科低头去看小孩,小孩低垂着长长的桃花眼,抿着薄薄的嘴唇啜着牛奶,也有点晃神。他第一眼看到孩子的时候,也觉得有微妙的熟悉感和亲切感,只是他没有往这方面想,现在仔细一看,真的是越看越像,这小崽子简直和他小时候的照片上一模一样。但是,他自己连交往的对象都没有过,不可能啊。


 


“你少瞎说,这是我今天捡到的孩子,估计是偷偷跑出来的,你认真点,他家里人估计都急坏了。”


 


“别人家的?不会是你的私生子吧?你确定不是你以前的风流债?一夜情?”


 


张继科又低头思索了下,一夜情个鬼啊,他可——可还是处男啊,怎么可能会有小孩?不过这么丢人的事,28岁的大龄alpha张继科是绝对不会说出来的。不过张继科自己还是有点疑惑的,连方博这样神经粗大的都一眼能看出来像自己了,难道真的有点关系吗?张继科也有点想见见孩子家长了。


 


“酥酥不是我爸爸呀。”乖乖坐着的小崽子终于开口说话,“我爸爸好白的。”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张继科你儿子在黑你长得黑。”


 


 


被张继科收拾了一顿的方博终于老实下来,紧紧捂着自己的嘴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张继科懒得理他,又俯下头去问小团子,


 


“宝贝,你知道和你爸爸的联系方式吗?太晚了啊,再不联系你家里人,肯定会急坏的。”


 


小崽子皱起眉来想了半天,突然一把抱住张继科,磨磨蹭蹭,半晌终于松口,“酥酥,那我一会打电话了,你要护着我好不好?”


 


“嗳,乖,叔叔当然护着你,也不会说你吃鸡翅的事。”


 


“昂~”小崽子抱住张继科的胳膊,把自己白嫩的小脸儿蹭上去,他觉得自己好喜欢这个酥酥,虽然黑黑的,但是好温柔呀,像爸爸一样温柔。


 


 


 


第一个赶到肯德基的人,是个高个子的帅气男人,带着黑框眼镜,满脸焦急,连天生向上弯的嘴角都垮着。男人看到窝在张继科怀里的小崽子的一瞬间,一个健步跨过来,上下打量了下,终于呼出口气,


 


“宝贝,我们都要被你吓死了。”


 


“唔唔唔”小崽子嘴里含着橡皮糖,满嘴模糊不清,却是高兴地伸出胳膊要男人抱。


 


男人一把抱起小崽子在怀里,亲亲他的脑袋,“斗斗这次怎么这么不乖?”


 


确认了孩子好好的,许昕终于回过神来好好打量下对面坐着的两位热心人士,但是在看清张继科的一瞬间,许昕大叫出声,


 


“张张、张继科???”


 


张继科愣了愣,本来想问问这个男人孩子的事,但是对方看起来似乎知道自己的名字?张继科脑子里仔细搜索了下,确认并没有见过面前这个男人,难道……难道他真的是自己的一夜情对象,然后怀了自己的孩子?张继科越想脸色越差,所以他洁身自好这么久,竟然早就不是处男了,而且还是和面前这么一个看起来有点傻乐的男人?而且……这个男人是alpha吧???


 


张继科一阵晕眩,许久,定了定心神,“先生,您好,您认识我吗?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许昕心里暗叫不好,他刚刚太吃惊了,以至于脱口而出了张继科的名字,现在也只好硬着头皮道,“没……你听错了,我说——天天、天气好。”


 


“……”


“……”


 


“你当我们傻的吗?还是聋啊?”方博疑惑道。


 


一时间许昕尴尬,方博仔细打量了下许昕和现在他怀里的小崽子,实在还是忍不住道,“嘿,哥们儿,咱们都是男人……你不觉得你儿子和我兄弟长得很像吗?你确定……这是你儿子?”


 


这话就差指着许昕鼻子说你是不是被绿了?换做平时,许昕早就跳起来和对方来一架了,但是许昕现在心虚又着急,实在是没空理会方博,他现在只想赶快给他师兄打个电话,让他千万别过来,刚掏出手机,想打个电话。


 


“昕酥酥,爸爸和阿禾呢?”


 


话音未落,肯德基门又一次被推开,一个男人抱着一个小男孩气喘吁吁跑了进来。男人五官清淡,皮肤白皙,因为快速地运动,脸颊和嘴唇都有些泛红,男人张着黑黢黢的眼睛看过来,张继科突然觉得呼吸有点困难。


 


“斗斗,”男人走过来,把怀里的另一个孩子放到座椅上,伸手去接许昕怀里的小崽子,“你怎么自己跑出去了?”


 


男人虽然板着脸,连语气都很严肃,但是软软的嗓音却把这威严打了折,轻声责备道,“你怎么又乱跑?。你知道我和阿禾醒过来没找到你多着急吗?”


 


小崽子连忙双手搂住男人的脖子,把脑袋在他怀里蹭来蹭去,又探头去看椅子上的另一个小崽子,软软地撒娇喊,“爸爸~我错了,阿禾,对不起呜呜。”


 


椅子上的另一个小崽子看着和斗斗应该是兄弟,只是长得并不完全相像,一眼看去倒是那个站着的那个白皮男人的缩小版,此时他正乖巧地坐着,被许昕一把抱进怀里,靠近还在磨蹭的斗斗,阿禾伸出手摸了摸斗斗的脑袋,奶声奶气地道,“斗斗下次不要则样了。”


 


“昂~阿禾生我气吗?”


 


“不生气,我是哥哥,要照顾你的。”


 


眼看着对面两个男人和两个孩子其乐融融,温馨地简直要冒泡泡,张继科却觉得心里有丝微妙,他忍不住仔仔细细上下看了又看那个白皮肤的男人,但是还是没有一点印象。


 


“这位先生,真的非常感谢你。”马龙抱着小崽子扭过头来对着张继科道谢,只是紧紧攥在一起的双手出卖了他些微的紧张。


 


张继科皱着眉看着马龙有些乱飘的眼神和攥紧的手,慢慢回复道,“刚刚那位先生知道我的名字,你难道不知道吗?”


 


马龙脸色一下变得很难看,却依然硬邦邦地回道,“不知道先生在说什么,我的确不认识您,不过真的非常感谢您。”又扭头狠狠瞥了一眼一旁的许昕,“我还有点事要带着孩子先走,昕儿你好好跟这位先生道谢下。”说完也不管其他人的反应,一手抱着一个崽子,另一只手牵着另一只崽子就快步往外走。


 


“酥酥~再见啦~”小崽子趴在马龙的肩膀上,探出头来,对着张继科可爱地挥了挥小手。


 


被马龙牵着的另一个小崽子边往外走着也回头看着张继科,忍不住跟着露出一个腼腆的笑容。


 


 


许昕有点尴尬,他对着张继科和方博,只得又干巴巴地道谢,“谢、谢这位先生。”


 


“你不是知道科哥的名字吗?叫啥先生?”


 


许昕咬牙切齿地看着面前这个嘴巴闭不住的小矮子,只想打他一顿,让他知道不说话的美好。


 


“说起来,你们不觉得那俩孩子像是科哥和刚那位白皮大哥的吗?哥们儿,你真不是接盘侠?”


 


玛德,这个小矮子怎么这么烦!许昕心里暗骂。


 


 


“爸爸,你怎么了?”两个小崽子担心地仰头看着心神不宁地马龙,伸出软软的小手去摸马龙的额头,“爸爸不舒服吗?”


 


“没有呀,我的宝贝们。”马龙把两个孩子搂到怀里,挨个亲了亲,忍不住问道,“宝贝们会有一天离开爸爸吗?”


 


“不会呀~我和阿禾还有爸爸要永远在一起。”斗斗吧唧亲着马龙的脸颊,高兴地说道,一旁一向成熟些的阿禾也忍不住亲了亲马龙,细声安慰道,“不会离开爸爸的。”


 


马龙想着刚刚张继科那沉思的脸和疑惑的眼神,还是心里有些不安。但是看着两个崽子软绵绵缩在怀里的乖巧模样,马龙握紧手,他是一定不会放手的。



评论

热度(13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