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闹我有药L

【獒龙】没毛病 (上)

叶绿素:



1


马龙要搬出合租房这一决定是从7月酷暑便开始悄然酝酿的。




许昕回头看一眼在厨房捣鼓番茄炒蛋的师哥,围裙上的漂亮蝴蝶结随着他切菜的动作而轻微颤动。刀具与砧板碰撞的节奏轻快,马龙偶尔还会哼几句不着调的旋律,看得出来心情十分美丽。


许昕把视线移回微信聊天界面,一边跟姚彦敲字:师哥今天不得了啊居然亲自下厨,一边不忘提醒他番茄块要切小一点、炒蛋时记得多放糖。


大学时期,马龙和许昕同是秦志戬的得意门生,两人年龄相仿兴趣相投自然成了无话不说的铁哥们,许昕写毕业论文的时候马龙还连夜帮他改错别字、核对数据、补充文献,毕业后两人都决定留在北京发展,为了分摊并不便宜的房租,他们一拍即合,开始了“单身狗”的合租生活。


其实那会儿许昕和姚彦早已脱离暧昧期,在一起也不过是时间问题。


所以当姚彦越发频繁出现在公寓里,马龙并不惊讶,为了给两人创造发展空间,还经常借故出外溜达,在楼下咖啡馆坐一整个下午,直到晚上许昕送姚彦下楼走向公交车站。


咖啡馆提供的免费阅读书刊里总夹杂一本以诗歌和散文为主题的杂志,杂志的其中一名责编他是认识的,叫张继科,当年J大的文学院才子,也是学校一等一的风云人物。


文院和理院向来河水不犯井水,两人唯一一次交集是大一新生开学,路痴找不着方向的马龙误以为张继科是学长,傻乎乎地跑过去跟人家问路,张继科还好心地开着小电驴一路把他载到了理院楼下。




张继科和大多数闷骚内敛的文科男还是有一定区别,长相在一线歪瓜裂枣里出类拔萃,平常话不多,高挺鼻梁上架一副没度数的黑框眼镜,穿衣风格很微妙,要么斯文白衬衫,要么酷炫荧光色,时常坐在中心湖畔凉亭石凳上翻诗集,偶尔抛几句没头没脑的诗句,让一票学院女神和女神经都甘愿拜倒在他的蓝球鞋下。


马龙平常话也挺少,对外人表达自我观点时总要拐着几个弯,不显山露水,让人难以捉摸到他的中心思想,只有为数不多的熟人知道他私下里是个直肠直肚的耿直性子,憋了一肚子的坏水偶尔泼洒几滴也足够吓人,因而在学术上严谨细腻,但感情上不爱转弯抹角,最终活成了传说中的黄金单身狗。


许昕却说他是少了一根爱情触角,遇到感情事不懂发散思维,束手束脚,特别迟钝,还需打磨。


譬如简简单单的一句“我喜欢你”,可以是“今夜月色真美”,可以是“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可以是“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也可以是“春风十里,火锅烤肉、鱼丸粗面都不如你”。


张继科在校刊的情人节特辑里写的是“你如月引潮,拍打我心尖”。


马龙则是简单粗暴一句“我喜欢你,家里约吗?”


许昕瞬间被噎得无言以对,说:师哥,你这样热情奔放放浪形骸是找不到女朋友的。这毛病你得改改。


马龙对此嗤之以鼻。




当然谁也没想到他最后找的是男朋友,这是后话了。




马龙出品的番茄炒蛋最后大获成功,许昕甚是欣慰,至少养活他自己是不成问题的。


“昕儿,我明天就要搬出去了。”


许昕刚吃进嘴里的番茄块差点堵住气管让他当场窒息。


“我靠,师哥你要搬走?我怎么从来没听你讲过?好好的为什么要搬啊,你该不会是嫌我和姚彦太腻歪吧?”


马龙白他一眼,筷子一收,将本来是夹给他的最后一块红烧肉送回到自己碗里。


“得了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都打算跟姚彦求婚了,难不成以后你俩住一屋还要捎上我这个不插电的电灯泡啊?”


许昕咧开嘴“哈哈、哈哈”一阵傻笑,难得有几分羞涩。




2


马龙的“搬家计划”从7月开始策划至今,要找合适的地段、便捷的交通、便宜的价格真不太容易。马龙琢磨着还是跟人合租最划算。


公司前辈陈玘听说这事后,想起来正巧有相熟的人要找人合租,公寓地址离公司不远,就5个地铁站的距离。


陈玘问他要不要去试试看,虽然他那个熟人脾气有点古怪,审美有点问题,酷爱睡觉,不爱出门,还有洁癖,一天洗三、四次澡,衣服哗哗地洗……但绝对不是什么坏人啦。


马龙听得一愣一愣的,但一个月两千的合租价格确实是便宜得过分,他一个大男人也不怕吃什么亏。


问陈玘要了地址后,马龙下了班便马不停蹄赶到了出租地点,偏巧遇上一场秋雨。


马龙手里攥着那张皱巴巴的纸条,冷得浑身都在发抖。他顺着门牌号一个一个数过去,在“1020”面前停下脚步。


门铃按了半分多钟,马龙怀疑自己是不是来得不是时候,正要转身走人,门把却转动了,开了一条门缝,探出来一张睡眼惺忪的脸。


“张继科?”马龙没多加思索就喊了对方的名字。


张继科头发剃得很短,两侧清清爽爽的露出两片和他肤色相反的白皙头皮,眼底挂着媲美国宝的黑眼圈,下巴一片青色胡茬,给人精神萎靡颓废无力的感觉,有点小邋遢的模样,和陈玘口中“有洁癖”的形象大相径庭。




张继科这才抬眼看来人,是个挺白净的男人,眉目很淡,唇线饱满。


上身几乎湿透的马龙抱着双肩包站在门外发抖,被雨水打湿的刘海一缕缕黏在光洁的额头上,灰色毛衣贴在皮肤勾显出略显单薄的身体线条。


他的眼眸圆润又黑亮,头发上坠落了不少水珠儿。张继科莫名想起来老家那条叫道哥的比熊,每次想要讨好他跟他玩耍的时候就是用这种湿漉漉的眼神儿看他,他一下子就心软了。


这么想着,张继科说话的语气不由得放软了几分。


“你认识我?”


马龙眯着眼睛笑了一下,向他伸出手来:“我叫马龙,也是J大毕业的。读大学那会儿,每次校刊登了你的诗作,那些个疯狂迷妹都能为你抄上百遍。”


马龙的手型极为漂亮,指骨分明,纤长柔软,指甲透出健康的淡粉。


张继科听到马龙的调侃,抓抓后脑勺翘起的一撮毛,有些不自在地瞥开视线,轻轻握了一下那只手,侧身让马龙进了屋。




马龙脱下湿淋淋的鞋袜,和张继科整齐码放在鞋柜边的十几双蓝色球鞋摆放在一起。


马龙默默腹诽这人的审美眼光倒是没变过。


马龙赤脚站在玄关处,张继科埋头在鞋柜里翻来覆去地找,抓了把头发不好意思地说:“没有备用的新拖鞋,不介意穿我的吧?”


马龙摇摇头。张继科到浴室拿了一条大毛巾递到马龙跟前。马龙把毛巾盖在头上随意呼噜几下,嗅到了毛巾上洗涤用品的橘子香味。


他把毛巾叠好要还给张继科,对方的视线在他脸上游走了一圈,忽然喊了一句“别动”。


马龙便乖乖杵在原地,张继科抬手向他伸过去,他下意识闭了眼却没有躲,感受到对方在他眉间捏了捏,再睁开眼时,张继科笑着把指尖上的毛巾屑递给他看。




张继科领着马龙在屋里走了一圈。


公寓是中等户型,两房两厅,一人一间卧室,门对门,客厅、饭厅、厨房、卫生间都是共用的,物品齐全收拾妥当。马龙在看到那个刷得锃亮的马桶时,忽然觉得这怎么看怎么有点像是同居的意味。


“冒昧问一下,这房子真的挺好的,房租怎么这么便宜?”


“这是我亲戚的房子,他给我定的房租不高,我也是最近才搬过来。你看房子还挺大的,我一个人住实在是浪费了。”


马龙点点头,对房子很满意,张继科人也还好,实在挑不出什么毛病来。


张继科把他带到厨房。昨晚张继科通宵校对完杂志社发来的稿件,早上6点才睡下,补眠补了一个白昼被门铃吵醒,热水壶里自然没有开水,冰箱里空荡荡的只剩一盒酸奶。张继科二话没说,插了吸管递给了马龙。


马龙接过酸奶小口小口地啜,平常公司里的前辈不分男女总爱投喂他奶制品,不知道这算是什么毛病?


张继科看他晃了晃空了的酸奶瓶,说:“如果你觉得合适的话,这周五就可以搬过来。”




3


周五下午,马龙特意请了半天的假期收拾家当。


东西整理起来倒是不多,一个大的行李箱勉强能装完,夏天的衣物还有一些不常用的杂物可以留待日后再慢慢搬走。


马龙对着摆满了一整个玻璃柜的手办以及堆砌在床头和床边的玩偶发愁,最后“忍痛”只带走2个限量版钢铁侠和1只绿色的龙宝宝玩偶。


张继科开车来接他,马龙怀里抱着龙宝宝,双手叠在膝盖上,极其乖巧地坐在行李箱上等。张继科拐进小区门口时,隔着老远就看到那抹鲜嫩的橙色在冷风中晃着外八字踱来踱去。


马龙冻得两只耳朵通红,坐进副驾驶后使劲搓手,鼓着脸颊不停往手心呵气。


张继科瞥见他因为室内温暖的气流而微微涨红的脸,忍不住伸手过去用手背贴了一下他的侧脸,凉凉滑滑的触感很是细腻。


马龙嘴里鼓起的那道气泄了,偏过头往后缩了一下,睁着圆润的黑眸不解地看他,连同他怀里的龙宝宝亦歪着脑袋“瞅”他,一大一小两条“龙”,有点滑稽,但也纯粹得可爱。


张继科轻咳一声:“我看你挺冷的样子,要不要把暖气再调大一点?”


马龙瞧他耳垂飞上了一抹红,眨了眨眼笑了。


“没事,挺暖的。”




帮马龙收拾好行李又整理了一遍房间已经是晚上七点多。


马龙揉了揉饿扁的肚子,张继科的冰箱依旧空空如也,二人坐在沙发上大眼瞪小眼歇了一会。为了感谢张继科的热心帮忙,马龙决定请客,就近到楼下西餐厅解决晚餐问题。


平常这个高档西餐厅人不多,今天不知是碰上什么促销活动,好不容易在角落找到一张空桌,坐下一看发现餐牌被换成了“双11”限定特惠套餐。


马龙看着桌子正中摆放的用粉色丝带装饰的菜单,又看看对面张继科毫无波澜的面孔,周遭又多是一双一对的气氛正浓,两个大男人出现在这里面对面,“脉脉含情”、两脸懵逼,这本身就是一个特别的存在。


笑容灿烂的服务员还特意提醒今天所有到场的客人都免费赠送红酒一支。


“不是,今天又不是情人节。”


张继科耸耸肩表示无所谓:“反正是噱头,不喝白不喝。”说完就给马龙满上了一杯,他自己倒是滴酒不沾。




马龙嘟着嘴,看服务员把2份牛扒放到眼前。他拿着刀叉迟迟不肯下手,不爱吃肉的张继科已经把头盘沙拉收纳胃中。


张继科抬头看他,只见马龙用叉子一下一下戳着肥嫩的红肉,然后叉起点缀用的小番茄塞进嘴里,左边脸颊迅速鼓起小小的一团。


“你不爱吃牛扒?”


张继科把他盘子里的另一颗小番茄叉到嘴里,学着马龙的样子鼓起脸颊慢慢咀嚼。


马龙晃晃脑袋,眉头皱在一起露出一点纠结的小表情:“我不是不爱吃牛扒,就是……刀叉和盘子碰撞的那个声音……我受不了。”


张继科挑挑眉,这是他发现的马龙的第二个“小毛病”,第一个“小毛病”是爱收集手办和玩偶。


在对方疑惑的神情中,张继科伸长手臂把马龙的盘子端到自己跟前。


“我来帮你切吧,你要么先上个厕所?”


马龙连忙摆摆手,要把盘子挪回来。这么大的人了要别人帮他切牛扒这什么毛病啊。


张继科却不以为意,反而觉得马龙脸红红的跟他抢盘子的模样挺可爱,像点缀在牛扒旁边的那颗小番茄,一口咬下,满满是酸甜的滋味。




4


张继科没想到他那么快就见识到马龙的第三个“小毛病”。




马龙最后还是吃上了张继科替他切好的牛扒,虽然吃的时候还有点小别扭,只顾低头猛吃不顾对面那人高高翘起的嘴角。


待他们吃好晚饭,回到家已经快到十点。


马龙喝了点酒,白天忙活搬家的事宜,这会儿精神和身体都颇为疲累,歪在沙发上一躺,懒懒的便不愿动了。


张继科也觉得累,但衣服沾上的肉菜气味让他浑身不自在。他换掉了全身的衣裤,洗好澡出来,见马龙依然瘫在沙发上。他皮肤白,脸颊在灯光下泛起一层红光。


他弯下腰去探了一下马龙额头的温度——温热的,没发烧。


马龙迷迷糊糊地撩开眼皮,张继科便收回手,催促他赶紧去洗澡,别在沙发上睡着,容易感冒。




马龙拖着步子慢吞吞地晃进浴室。张继科坐在客厅看杂志,翻了4、5页,然后听见马龙喊他。


张继科连忙丢下杂志快步走向浴室,马龙探出头来,头发和脸颊都挂着水珠儿,表情有些怯生生的羞赧,细声细气地说他刚才忘记拿睡衣裤了,让张继科帮忙去他的行李箱找找。


张继科从箱底翻出来一套干净的棉衣、长裤,马龙从浴室里伸出来一条白晃晃的手臂去接,张继科看了一眼,不着痕迹地移开了视线。


张继科又坐回沙发上翻他的杂志,杂志内容看不下去,脑海里一直回忆着刚才的画面,忽然觉得室内好像是有点热了,都流汗了。


等马龙从浴室里出来,张继科跟他道了一声晚安便急匆匆回到自己房间关上了门。




张继科浑浑噩噩沉入了梦境,不知道睡了多久,眼前突然一阵发白。


他猛地睁开眼,感觉自己也没有睡太久,怎么天这么快就亮了……不是,这亮光不太对劲。


张继科偏过头,窗外是黑魆魆的夜色,玻璃反射出头顶亮得刺眼的白炽灯是唯一的光点。


马龙站在房间门口,右手还按在开关上,脑袋垂得很低,张继科看不清他眼睛是睁开的还是闭着的或者是眯着的。


他试探性喊了一声“马龙?”


对方没有回应他,只是循着声音的来源,晃晃悠悠地踱到了他床边。


趁张继科揉眼睛的功夫,马龙已经熟门熟路地掀开了他的被子,一条腿跨了上去,张继科立马往墙边靠,给他腾出些空位来。




马龙钻进暖烘烘的被窝后发出一声满意的轻笑,手还不安分地往右边摸了摸,直接摸上了张继科的手臂。


马龙大概是把他当成抱枕了,虽然抱着的手感并不十分柔软舒服。


兴许是嫌头顶的光太亮眼影响睡眠,马龙微微蹙起眉头,缩着肩膀往张继科怀里拱,脑袋蹭了蹭他的颈窝,似乎是找到了舒适的位置,揽住他腰的手紧了紧,大半张脸埋在了张继科的影子下,毫无防备地再次陷进美梦。


张继科目光呆滞地盯着不请自来的新房客霸占了自己一半的枕头一半的被窝,还主动“投怀送抱”。


大脑宕机了几分钟后,张继科才意识到,马龙这是……梦游了?




张继科纠结半天到底要不要把人弄醒,或者干脆把人抱回他的房间。可是怀里的马龙像小暖炉似的十分温暖,而且抱着的手感也不赖。


张继科低头瞧着马龙的侧脸呆了一会儿,然后小心翼翼地伸手捏了捏他泛出粉色的耳垂,力度很轻,马龙连眉头都没有动一下。


于是张继科大着胆子,戳了马龙软嫩白皙的脸蛋儿,指尖陷进去一个小小的“凹”,像小时候过年常吃的白糖年糕。


真可爱。




……诶不是,一天之内3次觉得同一个人(而且还是同性)很可爱算不算有毛病?




TBC


看标题就知道没毛病呀



评论

热度(50)

  1. 晒月亮叶绿素 转载了此文字
  2. 别闹我有药L叶绿素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