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闹我有药L

【獒龙】当不当讲

Adios:





第一次知道马龙时晚风初凉,张继科拎着瓶水晃晃悠悠的被师傅教训了一通,批评的话有十分都是家常便饭,其中八分跟着那飘忽忽的风从耳朵里冒了出去,只听进去两分,模模糊糊的在心里留下点印象,
“不要觉得你打的很好,二队的马龙跟你分不了上下。”
这二分又被裁成两半,
最后张继科记住的只有马龙两个字。
时间久了就要忘了,张继科比较酷,总是不问来去和出处,心里头不走人和事,直到被人带到二队溜达他才想起有这么档子瓜葛。恍然大悟,他记起心尖底下有这么个人,张继科带着点趣味,都称不上是好奇。
他手急眼快的从人群里逮住一个小孩,
问了一句,谁是马龙?
他们指了指,张继科看见的只有一个白白胖胖的糯米团子,透明又带着点冷清,虽然表情严肃,杀球狠戾。
但说到底还是个糯米团子。
师弟们说科哥,你脸怎么红了?
他摸着发热的耳朵,骂了一句放屁。
那天张继科在马龙身后站了挺久,没人留意。
其实张继科很想问马龙,你发带在哪里买的?
带我一起去行吗?


从那天之后,张继科有几次想去二队,也想从别人那里打听。他脸皮薄,麻烦又深恶痛绝,懒癌无处可治。
终究是个苗头,他心里头忽闪着风想要熄灭。
总不能逢人就说,马龙,我想上了你。
这个想法左右来去,他自己都不确定是不是一时兴起。
年轻人美其名曰的爱情总是带着鲁莽和果断,张继科不确定他是不是其中的一员。太麻烦,腻了怎么办?
变了呢?
他都想到这了,也无奈时间不对,场合不对,连理由都难站住脚。张继科没和马龙说过一句话,想把事情掌握在可控范围。那句话怎么说?对,近乡情怯。
所以张继科只能自私的希望人间四方,马龙恰好登场。
老天爷算善待张继科几分,不久之后一队迎来新人,名单他从头看到尾,眼神流转有了定处,终于缓慢露出笑意。
青涩的,十分餍足的,
心里头那点风从南吹到北,百里寸草生。
下一季度的大调寝,张继科成功换了室友。
很好,不是马龙,偏偏特么的就不是马龙。张继科看着对床的马大厨,安慰了一下自己尚存的腹肌,不以时日可能就要说拜拜了。
马龙住在了隔壁,和陈玘。
张继科讲真这辈子没羡慕过什么,那天却看着陈玘的眼睛出了神。正逢马龙从食堂门口走过来,手里拿着一袋零食,在张继科面前站定似笑不笑的,递过来一袋黄瓜味的乐事。
“继科儿你好,我叫马龙,皓哥给买的,让我给你分分。”
张继科没说话,心想王皓什么时候也没给他吃过独食儿,这人有心,他握住马龙的手,突然觉得寿命短了几截。那点对马龙不能说的念头,几乎熄灭的小火苗又着起来,星星可以燎原。
没办法,这辈子就是有人克你。
克你心跳,呼吸,频率。
马龙的手没有什么温度,语调奶声奶气。
张继科特别想告诉马龙,我叫张继科,三岁就能说的自我介绍,偏偏句句都卡在心尖。他只看到马龙眼中自己的模样,意气风发又如鲠在喉。
在想象中,又好像在意料之外。


张继科和马龙成为了朋友,
作为一队的好苗子被共同提拔和培养,他常一脸嘚瑟的跟刘指导说,什么事您就交给我和马龙。
从击掌开始的一天,用击掌来结束一天。
传递彼此的温度,确认你我的存在。
马龙中规中矩,从不迟到早退。训练认真,每场比赛都当作最后一场打,成功了不膨胀,失误了做总结。
刘指导终于又多了一个正面例子,张继科恰好就是他的反面教材。亏得马龙出现,张继科句句批评都听的认真,从别人口中听到马龙的名字,就像游戏里捡装备,一句一句都是宝贝,拐弯抹角都与自己有关。
这大概叫暗恋。总觉得那人和自己八百条红线都绕在一起,好处是心里头放了个人,睡觉也安稳。
老一辈儿的资深革命家喜欢带着张继科和马龙出去开创新天地,走团体,拼单打,配双打。
张继科入场的时候,观众的呼声中夹杂了马龙的应援声,张继科没怕过什么,就特别怕裁判给马龙发两张黄牌,弄出去了马龙就看不着他怎么赢。
那时候幼稚青葱,赢了笑,输了也笑。觉着还会走很久,打不完的是球,喝不完的是酒。
身边的人来了又去,不变的是马龙。
在马龙也敲定战局那一刻张继科想说点什么,马龙一直笑不停的看着张继科。
他就啥也想不起来,心里原本想说的话被闪的七零八碎。
张继科伸手去摸马龙的鼻梁,直直挺挺,
上面有根睫毛。


陈玘很喜欢马龙,邱贻可也是,连带着马琳和大力。
一队就那么几个老艺术家,个个被虏获了真心。
连带着张继科自己。
张继科突然觉得他对马龙的那份执着不值一提,
倒也独一无二。
队里娱乐项目少,最常玩的一个是足球,一个是斗地主。打牌的时候马龙常坐张继科身后,冬天的炒栗子烫手,马龙一枚枚扒好,一半放到嘴里,一半递到张继科的手里。
有马龙在的时候,他常是战无不胜。
陈玘也是赢家,转手就把赌资全部扔给马龙,让马龙去买肉吃。张继科心里一酸,师兄这温柔,在自己这吝啬的不是一点半点。
肖家都是亡命徒,
陈玘常说,“马龙在你身边就跟小媳妇似的。”
张继科无数次也想把这话转述给马龙。
他不知道自己还有说不出口的话,这样就不像张继科了。
但总不能打开天窗说亮话,那就真黄摊儿了。
马龙,我第一次见你心动,日久生情悸动,想和你过一辈子,言不由衷。
情话不是写诗,比冠军还来得让人不够踏实。


后来马龙身边有了许昕。
张继科想其实也挺好的,或许说马龙对谁都一个样子,队长的表率,师兄弟的羁绊。受男人宠爱,被女人喜欢。
这场略滑稽的独角戏,从头开始都是他自己的一厢情愿。
万一马龙想要个婚礼?
他尚且能给。
马龙如果想要个孩子呢?
张继科说不出什么,总不能说,我可以把你当孩子养。
他不是唯一不可代替,也不是一定需要站在马龙身边的那个人。他也曾试着冷落,不理马龙,麻痹自己。
结果他比谁都痛苦。
许昕和他讲,“我没想跟你抢什么,老子又不是真瞎。”
张继科听完觉得挺荒唐,都要笑出眼泪来,
瞧瞧,马龙,瞎子都看出来咱俩的火花了。
他觉着,既然他说不出口,马龙也不曾讲,那就这样吧。他这人有长性,也有长情。
谁磨不过谁,谁就先认输。
在一起了就算,分开了张继科也认。人年纪大了能失去的东西越来越少,就在你身边守着,反正我也没皮没脸。


苏州之后,张继科很喜欢摸马龙的头发。
二八分,蹭一手发胶。
再日天日地他也知道马龙还是马龙,自律到十几年如一日的在他身边,爱也只字不提。温柔到张继科怕被拒绝,这喜欢你的话若说出口了,朋友也做不得。
进退两难。
明摆着暧昧,空耗着时间。
他舍不得放马龙走,所以苦点就苦了。九九八十一难,这经取不取得了,难说。
张继科心里比谁都清楚。


在里约之后马龙还是笑呵呵的,不过日子总有那么点不痛快,可以语人,略无二三。
说白了就是特别想赢球,不愿意输球。
张继科劝他,谁还没输过几场外战,还不让人有个低谷。
没用,马龙还是犯病了,梦游,症状比以前严重了点。
张继科想起自己伦敦那时候,也如梦初醒,恍惚分不清现实。这是个过渡阶段,张继科比谁都理解,所以他也容忍马龙总是在凌晨两三点跑到他的房间。
常说的翻来覆去就那么一句,“继科儿,我害怕。”
张继科会抱住他,给予白天未曾说出口的安慰。
“你怕什么?”
“我怕你退役。”
张继科眼睛半睁半闭的,有时候他怀疑马龙其实也是醒着的,不然怎么句句实话带刀往人心窝子里戳。张继科反应过来自己的重点一直都错了,他以为马龙在乎的是比赛。张继科有点想哭,也有点想笑。捏捏马龙的腰,闻了闻他身上的水果味道。
“十四年。”
马龙没有应声,大抵是又在张继科怀里睡着了,长睫毛,白皮肤,乖的像个孩子。
张继科也曾想把他当孩子养。
因为马龙在他心里一直是个小神仙,
简简单单又法力无边。
张继科还是没忍住亲了亲那眼睛和嘴,耳鬓厮磨。
“如果你明天忘了,就当你今天从没来过吧。”


我爱你很久这件小事儿,不知道当不当讲。





###


如恐龙一般反射弧的我今天才把击掌写到文里,
这篇有如作文长度的小篇(是至今为止写过最短的,才觉得以前写的是有多冗长且复杂!!
天空好像炸起了两片烟花。
所以也权当零食解闷儿,定勿代入且圈地自萌尚好。
接下来会更,喜欢的太太所起名曰为“食色性也”的日常。
❤和回帖一直是我写文的动力。
这篇大概可能有如果的话,应当是会有后续的,挖个坑,埋点土,数个一二三四五的功夫.....(可能就写完了吧!
啊对,差点忘记说,当不当讲的另一个名字可能叫,
《我也曾想把你当孩子养》
瞬间接地气了有木有!!!
哈哈哈真恍恍惚惚,谢谢喜欢🙏🙏

评论

热度(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