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闹我有药L

【獒龙】男孩像你 4

咯咯咯哥哥:

墙纸:





俩人从山上回来已经很晚了。

道哥睡的正香,听到门锁声音,迷迷糊糊地奔到门边,闻了闻张继科的裤脚,又闻了闻马龙的裤脚。

例行安检完,见俩大人没有跟自己玩的意思,一扭一扭地又回窝趴着去了。

马龙洗了澡出来,张继科正在门边等着,两个人拍了下手,张继科抽了马龙脖子上的毛巾,也去洗澡了。

张继科洗完澡,马龙正躺在床上看文献。

空调没开,屋里热烘烘的。

张继科上了床,手一勾,把马龙带到怀里,马龙头一歪,嘴唇对嘴唇,结结实实地接了个吻。

马龙把张继科的T恤剥下来,跨到他身上去拿床头的安全套。

摸了半天什么都没摸到。

张继科说:“不是吧?”

马龙往旁边一躺,大字伸展开:“要么你去买,要么睡觉。”

张继科哭笑不得,套上T恤气急败坏地去小区外便利店买了安全套回来,马龙歪着头靠在床头睡的正香。

他凑过去把人亲醒。

马龙双手搂着张继科的脖子,声音黏黏糊糊地抱怨:“我累死了。”

张继科说:“我也累死了。”

两个人都硬了,却没力气再做下去。

马龙把张继科的脑袋抱在怀里,扑簌了几下他的头发,又捏了捏他的耳朵,磨磨蹭蹭地睡了过去。


马龙第二天是被道哥的叫声吵醒的。

他迷迷糊糊地起床,脚刚一落地,才发现屋里被水淹了,家具电器多一半都泡在几厘米深的水里。

道哥的窝也遭了难,小白狗的毛都湿了,一缕一缕地贴在身上。

张继科起床的时候马龙正蹲在厨房修理昨晚炸开的水管。

张继科说:“你会吗?”

马龙说:“我给修水管的师傅打电话了,先拿胶带缠上呗。”

张继科哦了一声,淌着水去浴室刷牙。

过了一会马龙也来了,家里停了水,张继科正拿着冰箱里最后一瓶农夫山泉漱口。

他给马龙留了半瓶,刷完牙靠在一边看马龙漱口。

马龙一边刷牙一边絮絮叨叨:“咱俩昨晚睡的太死了,要不然水管爆炸那么大的声音能听不到?”

他仰着脖子漱口,又说:“我还有几本书也被泡了,你的游戏机也进了点水。”

张继科一边听他说一边伸过手来用拇指把他嘴角的牙膏沫子抹掉,顺手在自己的短裤上擦了擦。

门口有人敲门。

马龙探出头去,和道哥一块往门口看:“谁呀?”

张继科已经到玄关开了门,修水管的师傅提着工具箱进来,大声抱怨:“你们家水都淌到楼下了!”

师傅修完了水管,张继科和马龙把家里的一片狼籍收拾完,已经到了下午四点多。

他俩懒得开火煮泡面,换了衣服准备出去吃今天的第一顿饭,顺便把湿漉漉的道哥送去洗澡。

在宠物店等道哥做spa的时候,马龙接了个电话。

许昕在那头问:“师兄你在哪呢?”

马龙说:“陪我儿子洗澡呢。”

张继科翘着脚坐在一边看宠物杂志。

许昕哦了一声:“你跟张继科在一块呢啊?”

马龙说:“你有事说事?”

许昕说:“也没什么事,就是想找你喝酒。”

马龙和张继科去便利店买了啤酒和零食,领着道哥慢慢晃回家,许昕正坐在楼下长椅上等他们。

许昕跟马龙同一年入学,两人同一个方向,都是秦志戬的学生。

许昕比马龙小点,一直叫他师兄。

博一下学期的时候,学校来了文件,说一个老师一个方向只能带一个学生。

许昕被分流到院里泰斗吴教授手下。

吴教授年底就要退休,他老人家醉心田园,也没有接受学校返聘的意思,这就意味着许昕年底的时候又要被分流一次。

他们三个坐在阳台上喝了半宿酒。

人心情不好的时候很容易喝醉,许昕不出所料的第一个喝翻了。

马龙跟张继科架着许昕到沙发上睡觉。

张继科热的要命,脱了T恤钻到浴室洗澡。

马龙到阳台上跟秦志戬打电话,简单说了下这周的情况。

秦志戬问他:“你心情好点了吗?”

马龙说:“谢谢秦老师。”

秦志戬叹气:“慢慢理个思路出来,时间还很宽裕。”

他又说:“学习上,生活上有什么问题,你可以及时跟我交流,不要自己一个人消化,有些事情你一个人根本消化不了,情况反而会更糟。”

马龙拿着手机往浴室看了一眼,水声和张继科的歌声一起飞溅到磨砂玻璃上。

他跟秦志戬说:“没事的秦老师,我跟别人不一样,我不是一个人消化。”


评论

热度(6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