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闹我有药L

【獒龙】霸道影帝的歌手娇妻(五)

咯咯咯哥哥:

寒仲卿:



影帝科歌手龙AU/撒狗血/OOC严重预警/流水账/放飞自我/搞事情!!!///




【勿上升真人,勿转出LOFTER】




前文戳:(一)  (二)  (三) (四)




9.




秦志戬以前是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的老师,年轻时候也自己出过专辑,后来转做了幕后,是国辉娱乐的股东兼艺人总监,也是马龙和许昕的经纪人。




秦志戬自从坐上了总监的位置,就很少亲自带艺人了,马龙从进国辉娱乐的第一天就被分到了秦志戬门下,受他照顾不少,两人亦师亦友,马龙自觉不管从前还是往后,自己取得的成绩都当有秦志戬的一份功劳。




所以拎着行李入住秦志戬家这件事马龙干得驾轻就熟毫无违和感,又吃了顿饱饭,心情一放松下来把之前憋得一肚子气统统忘了。跟秦志戬研究起日本流行文化和迷妹心理,认真做起了赴日通告的功课。




第二天早上直接赶赴机场,林高远在机场等着,一脸疑惑的问:“龙哥你昨天去哪里了?科哥满世界找你,咱干嘛要骗他?”




“小孩子别多问。”




马龙咬咬牙狠下心来,加上这几天行程安排的满,基本能把张继科忘个八成。通告赶完了也乐得个逍遥,还有闲情逸致去Sega夹娃娃,可惜技术水平不过关,收获甚微,一怒之下又去animate打包了手办。




回国以后又一头扎进老秦家不肯走。




秦志戬说你呆我这儿没问题,但要交点住宿费。




马龙刚泡好咖啡盘腿坐在沙发上,先惊讶着谴责了一下老秦钻到钱眼里的龌龊行径,随后掏出银行卡表示还好老子有钱。




秦志戬一叠剧本砸在马龙怀里,说谁跟你要钱了,这债只能肉偿。




马龙冷不丁被砸到还有点疼,揉了揉胸口打量秦志戬扔过来的凶器,是电影《般若歌》的剧本。




“我不演电影,不是说好了的吗?”




“拍个电影而已嘛,跟拍MV也差不了多少。你以前不是总去片场探张继科的班吗,没吃过猪肉还没见着猪跑啊。”




马龙心想你不提张继科就罢了,越提我越来气,勇敢的说了不:“我就想唱歌,演戏什么的,我真的没有兴趣。”




“但你有演戏的天赋,看你拍MV的时候我就知道,你的镜头感很好。”




“谢谢啊,不演。”




“那你出去。”




“……”




马龙喝了一口咖啡冷静了一下,他不相信秦志戬能真的把自己赶出去,但他知道了秦志戬是认真的在谋划拍戏这件事,并且不会轻易让步。




秦志戬揉了揉眼睛,摆事实讲道理:“最近唱片市场不景气,单出唱片很难赚钱了,而且制作周期又长,热度也难以维持。我和你玘哥商量过了,准备把你打造成全能艺人。”




马龙小声嘟囔了声谁稀罕,随手捡起剧本翻看,问:“我是演这个小将军吗?”




“不是,你演男主角,问孤师父,公司计划是让许昕演师弟问俗。”




“我演男主?”马龙愣了一下,多瞟了秦志戬两眼才确定他没有在开玩笑。没想到公司这么敢玩,电影处子秀就给他演男一号,剧本的题材又恰恰是他无法一口气拒绝的武侠。没有男人不想演大侠或超人,就算这个大侠是个和尚。




马龙剧本读到一半,又返回首页看人设:“真是个和尚啊。”




“如假包换。”秦志戬冰冷的敲碎了马龙对自己的怀疑。




和尚就和尚吧。马龙合上了剧本,神色复杂的看着秦志戬。秦志戬并不是第一次跟自己提演戏这件事情,但马龙对演戏并不是很有信心,也没什么兴趣。对于唱歌、出专辑马龙已经足够熟悉了,可演戏却徒有一知半解,马龙不喜欢一知半解的感觉,他喜欢做任何事都全力以赴。




我想演这个角色吗?我能吗?马龙反复思考着这两个问题。




秦志戬待马龙就像亲儿子,马龙情绪的变化逃不过他,他知道马龙动心了。秦志戬笑了笑问,你觉得这个剧本讲的是什么。




“情义。”




马龙是一个很容易被情义打动的人,所以他沉默了。




秦志戬说,我觉得你能演。




挣扎着,马龙内心的天平偏移了,他向秦志戬点了头。




但凡马龙决定了的事情就会不遗余力去做,以前张继科每决定接一部戏,都要先把剧本读到三遍以上。事实上马龙现在也打算这样做到,他安静的开始研习剧本,然后突然兴奋,问:“那电影主题曲该我唱吧?”




秦志戬:“许昕唱。”




突然消沉。




喝口咖啡冷静一下,马龙随口转移话题:“那这个小将军谁演啊。”




“张继科啊。”秦志戬一边笑着还给马龙竖了个大拇指。




马龙一口咖啡喷在地毯上。




 




10.




马龙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张继科,眼神好像下一秒就要往张继科身上捅刀子,他声音愤恨地带着点绝望,说:“你再最后看一眼我的头发!”




张继科一脸懵逼,试探性的问:“你换了新发型?”




马龙被一口气堵得说不话来,五官都快拧成了一团,最后很无力的深深看了张继科一眼,彻底不回头的走掉了。




张继科蹲在摄影棚门口思来想去用了十分钟,悟了,然后原地跺脚锤墙打滚,又不敢太放肆,只能闷笑到自己腹肌都抽搐。




等马龙从化妆间走到摄影棚的时候,一颗脑袋已经是白净净明晃晃的了。张继科抬手要打招呼,马龙抬眼扫视到,目光如剑闪出寒光,有那么一瞬间冻得张继科手摆在半空中不敢动弹。




马龙穿着一身青灰色僧袍站在镁光灯下,像个吴道子画里走出来的活佛。张继科无法移开自己的目光,菩萨低眉普度了方寸之间。




结束了拍摄马龙就带上了鸭舌帽和口罩,匆匆收拾了就要离开,张继科忙迎上去挡道儿。马龙甩给他一个眼刀:“你还有什么事?”




张继科心想我没事就不能来找你了吗,嘴上硬是傻乎乎问了句:“吃饭吗?周雨给订了外卖。”




“不吃。”




“有锅包肉。”




“拿来。”




张继科还愣着,马龙不满的催促:“外卖呢?拿来啊,我饿了。”




张继科连忙吆喝着满场子叫周雨,吸引了片场一半的目光。马龙自觉丢人,拉着张继科避进了休息室。张继科乖巧的罚站,马龙看着觉得烦,说你坐下,张继科才僵硬的坐下,背挺得直直的。




马龙鲜少见张继科这幅模样,觉得有趣的紧,却还要记着饿了一下午的仇,想笑只能憋着,不让自己这么快就原谅他。




休息室只有他们两个人,比起张继科的拘谨,马龙舒服的靠在沙发上,这两天没怎么休息,马龙抻了抻筋腰背还有些酸痛,他有点怀念张继科的按摩手法了。有次张继科为了出演一个盲人按摩师,特意学了推拿的手艺,在家就抓着马龙练习,开始掌握不好手劲不是疼就是痒,还容易擦枪走火,后来熟练了才演变为正规的按摩活动。




马龙睨了张继科一眼,天气不算热,张继科的额头上居然冒出来细密的汗珠。马龙清了清嗓子,问:“我有什么东西掉在你那了?”




张继科欲言又止。




马龙瞪了他一眼,张继科咬咬牙正欲说话,周雨又敲门进来了。周雨低着头手脚麻利的放下盒饭,三步并作两步走了出去并紧紧带上了门。




马龙又问了一遍。




张继科突然换上深情的表情,压低了嗓子,缠绵地说:“你忘了带上我啊。”




“滚。”马龙翻了个白眼。




张继科把盒饭打开,往马龙那边推过去,小心翼翼地表示着自己的委屈,说:“还有咱们家儿子,你一声不吭地走了、还把咱俩儿子落家里了。”




“我、一声不吭、走了?”马龙一字一顿的反问。




“呸呸呸!”张继科作势连吐了几口唾沫,认错如拜年:“我的错,我的锅,你要是生气就打我,吊起来拿鞭子抽都行。但咱儿子是无辜的对吧,不能就这样没了娘对吧。”




“你够了张继科……”马龙一头黑线:“你能不能不要再黑妮妮了?”




张继科说的儿子,是他第一次跟马龙约会的时候买的钢铁侠手办。那天正好是《钢铁侠2》的首映,是马龙约的张继科,但张继科反客为主一鼓作气达成牵手接吻告白等多项任务,正式完成从青梅竹马到亲密爱人的转型。




张继科说你想想我们这么多年,就一直在一起,没有分开过,我不要和你分开。




马龙听着也怪舍不得,锁着眉头问:“你还让不让人吃饭了?”张继科这才安静下来,一双眼睛可怜巴巴的盯着马龙像只小奶狗。




“你也吃啊。”




马龙被盯得不自在,妥协道:“你让我再想想。”


评论

热度(4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