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闹我有药L

国乒接力日记 S2E01

_万分温暖:

第二季来了。




————


X月X日




我是许昕。


往常这个时间我应该洗洗澡,看看电视,听听歌,打打手机斗地主,逗逗方博,煲煲电话粥,然后愉快地去睡觉。但今天,显而易见,我在写日记。


因为前阵子联赛结束,我们又落到刘指导手上了。


不过我爱写日记,写日记有助于我提高自身思想觉悟,舞动团队责任感。


还有助于我揭发一些罪恶。(笑脸)


联赛的战线很长,归队之后,我能明显地感觉到队内发生了一些可喜的变化:比如小雨和小胖关系更好了,比如安子看到我师兄绕着走的圈子更大了,比如东子被方博带得更没边了,比如琳哥的斗地主排名在全世界范围内又上升了,比如我的钱以不可挽回地方式流向了郑荣植的口袋。


朋友们,不要让你们的女朋友认识一个韩国代购,血的教训。


当然,每年科龙重逢的固定节目今年也上演得更没眼看了。


我就是想说这个。世风日下,道德败坏,我的眼睛又感到了久违的辣意。


其实这次我本来可以逃过一劫的,往年老张或者我师兄还没回来的时候,我总会被迫成为先回来的那一位的知心大哥,不管我做什么都要跟在我后面,分分钟要掏出两把椅子拉我坐下和我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理想的样子。


我师兄还好,还讲些正经的,只是单纯拿我来排遣一下寂寞和紧张,老张就比较过分,他喜欢吞话,先说一句“大蟒啊……”然后晾你个五分钟,又幽幽地说:“真想他啊。”


见惯了大风大浪的我,也会得体地接话道:“谁啊,刘指导啊?”


后来我师兄也被他教坏了,也开始恶意秀恩爱了,我最善良的师兄一去不复返了。


今年是我师兄先回来的,他愉快地和我分享了一些(我已经听过很多遍的)见闻,聊了聊(我都写成报告了的)新技术,哼了首(练了八百遍还在跑调的)周杰伦的歌,然后长长叹了口气,说:“昕子啊……”


我淡淡看了他一眼,心里的张继科屏蔽墙瞬间建立起来了,将完美屏蔽“他”“继科”“老张”“藏獒”“狗子”等任意一个关键词。


然后我师兄说:“你说方博他师兄怎么还不回来呢?”


我:???


不是,你跟我绕什么弯子呢?


我心里迅速盘算起来,如果我说“老张他怎么着怎么着”,我师兄肯定得故作严肃地说:“谁说他啦”,然后和我兴致勃勃地聊起张继科。如果我说“玘哥/邱哥怎么着怎么着”,我师兄肯定会鄙视我的智商,然后说:“我说继科啦”,然后和我兴致勃勃地聊起张继科。


所以结果都是要和他兴致勃勃地聊张继科,区别是我会不会被鄙视一下智商。


但我真的不想接他这个话,救命,我师兄真是一点都不疼爱我。


就在我打算鼓起勇气,邀请我师兄一起唱唱歌来打发等待张继科的时间的时候,我看到安子和小雨一起说说笑笑地从我师兄身后路过。


于是我当即决定出卖安子,热情地和他们打了个招呼,成功吸引了我师兄的注意,然后我师兄就把安子叫到一旁去训话了。


毕竟联赛刚结束,我师兄一看到安子就条件反射地马指导上身。


小雨向我投来了不解的目光,我挥了挥手,示意他快走。


这个战场太凶恶,有久经考验的战士我,和炮灰安子就够了,他这种天真少年还是不要懂太多得好。


虽然我知道方博已经和他瞎传授一番了。


我师兄和安子说了很久,我一看没我什么事,立即也开溜了,虽然对不起安子,但避免和我师兄促膝长谈张继科的点点滴滴才是要紧事啊。


然后老张就差不多回来了,我原来打算抓紧时间再出去玩玩的,方博撺掇我说年度大戏不能错过,我说你自个儿看吧我可不看,他说你难道不好奇他俩一见面说啥吗?我说我都会背了来来回回就那几句,他说许昕你不能这样啊琳哥可把任务交给你了,我说我才……


等等,琳哥?


我说我才不会辜负组织的期待。


这么多年的生存经验告诉我,在国乒队,要想安然度过每一次乱七八糟的风波,一定要紧跟琳哥身后,不仅可以避免被奇奇怪怪地殃及,还可以得到非常丰富的八卦。虽然我始终战斗在前线,但和琳哥比起来,还是资历太浅了。


于是我和方博就决定蹲个墙角。


带上方博是因为我觉得他是年轻一代中除了我之外脑袋最精的人,长年累月的捣蛋经历让他很会随机应变,并且必要时候我还可以卖了方博,哈哈哈。


老张果然一回来和我们潦草地打了个招呼,就钻他俩房间去了。我和方博立马跟上,英勇地蹲在了门外。


方博还拿了一点小道具方便我们更清晰地获取情报。


但两个人声音还是听不清楚,我真不理解,有什么悄悄话不能大声说呢?


不过大致是这么个过程,我还是记一下回头给琳哥看:


老张:龙啊,我回来了。


我师兄:(听不清)


老张:马龙你别玩手机了,看看我。


我师兄:(好像没动静)


老张:哟我这床挺干净的,我上去蹦蹦。


我师兄:你可别!我刚铺好的,你好歹把外衣外裤脱了再说。


老张:大白天就脱衣服啊,你有点心急吧。


我师兄:那你蹦吧,蹦完你今晚一个人睡。


老张:这又不是你叫我爸爸的时候了。


我一拽方博,问:“他叫老张叫什么来着,我没听清。”


方博眨巴眨巴眼,说他也没听清。


我一看骗不了方博,又专心去听他俩,同时心里啧啧称奇,想着老张可真会玩。


然后就听我师兄急吼吼地说:“我啥时候叫你爸爸了。”


老张:就刚才啊。


我师兄:爸个……


爸个屁。我在心里帮不会说脏话的我师兄补上。


我师兄:爸个奶奶个腿!


我:……


方博:……


老张:龙啊,你不会骂人就别骂了。


我师兄:好了,别瞎说了,你腿好点没,还疼不疼,还要治疗吗,这一阵没乱跑吧。


老张:这么多问题,你让我先回答哪个啊。


我师兄:你想我没?


老张:想了。到刚才为止都在想呢。


我:啧啧啧。


方博:呕。


我师兄:你躺下吧,我帮你按按腰,我看看你这阵子腰怎么样了。


老张:行啊,马队医啊。


我师兄:别贫,我得掌握下情况。


老张:为啥要掌握情况啊,怕运动起来有闪失?(此处语气极不正经,伤风败俗)


我师兄:是啊,怕你经不起折腾。


老张:谁折腾谁啊,哎哎哎哎你轻点……马龙你变了,你都会对我滥用私刑了。


我师兄:我对你滥用的何止私刑啊。


我和方博对视一眼,沉痛地摇了摇头。(其实方博带着一丝兴奋)


然后房间里就传来了一些奇奇怪怪的声音,虽然我知道他们只是在进行一些医疗保健,但还是忍不住更加专心致志听了起来。


这时方博说:“不然我们录音吧。”


我说:“这不太道德吧。”


方博说:“许昕你不要乱攀关系,道德说它不认识你。”


你们看看方博,上了前线还这么多废话。


于是我掏出了手机。


录了一会,房里好像没声音了,我们就想检查一下录上了没,结果这个录音软件有点复杂,我和方博正埋头研究呢,门就开了。


我们就顺便摔了。


抬头就看到了脸很黑的师兄,和本来就很黑的继科。


敌情实在来得太突然,我在脑海里飞速调动紧急预案,这时候方博率先做出了反应。


果然没带错你,哥的好博儿!


方博一把抓下我的眼镜,说:“许昕你是不是瞎啊,你眼镜可不就在这门口吗,害得我一阵好找。”然后抬头冲着两位黑脸魔王“嘿嘿”笑了两下。


果然,对方博寄予希望,是我的错。


然后方博把眼镜往我手里一丢,拔腿就跑,边颠着边说:“瞎子我给你找到了你欠我顿饭啊。”


真会演啊,我送给了他的背影一个中指。


等扭过头,两位魔王还站在那,张魔王居高临下地说:“解释。”


很好,这又不是你们叫我知心大哥的时候了。


马魔王面色慈祥地说:“你先起来吧。”


我僵硬地笑了笑,说:“腿麻了,起不来了,师兄你看我跪得标准吗。”


后面的故事我不说了。


琳哥,如果你看到了,你要记得我是为了组织牺牲的。还有,方博万万不可重用!!!




————




就问S2E01洋不洋气。


非常感谢还在等待着的朋友,昨天化雪后有点感冒,写不了太多,以后可能也是一篇一人,梗来不及想,咱们细水长流着来。


对新信息的接收不太灵敏,我会在维持原有设定的基础上根据实际做微调,还要拜托大家帮忙提供新资讯,非常感谢。


一起拼搏奋斗的感情非常美好珍贵,愿一同珍惜。

评论

热度(2155)

  1. 晒月亮_万分温暖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