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闹我有药L

风象。(短,一发完)

最多二两啤的:

*星座这件事,不能全信,不能不信。




二十几岁还信星座这回事,是不是代表心智不成熟。
看了一眼柜子里满满当当的手办,多一条【罪状】能怎么样。马龙自嘲地想。




迷信的历史有些年头了,零二年星座运势正流行。十四岁的马龙看到报上提到本月运势,上面说天秤座本月会遇到一生中最重要的人。


马龙对于恋爱没有什么心思。路都没走稳就抓上了拍的人,心里除了球拍球台就是球该怎么打,少年维特的烦恼没有土壤生根发芽。


何况那是什么时候,从辽宁到北京再进了国家队,背井离乡的人儿一心想从二队冲出来。


那个月,他就在队列里遇见了张继科。明明都是些小卒,他站在那里,白白的一张小脸,傲得像个将军。




不知道什么时候产生的,就如风象。没有形体、像气流一般。




张继科恋爱了,出事了,回省队了,一年后又回来了。马龙就在一次次失眠中把自己的计划重新铺陈,每一次计划里都有他。


同住的那一年,他终于有意无意地问:你什么星座的?


张继科显然愣了一下: 二月十六的。什么座?




马龙愕然的发现张继科是水瓶座,也是风象。




年轻时候的张继科自由地就像一阵风,球场上球场下都招惹人。马龙心里的渴望在呐喊: 这样真好啊。


队里每个人好像都喜欢自己,连陈玘都"龙仔龙仔"的唤他。但是马龙知道自己内心活着一个畏冷又圆滑的老灵魂,不像那人血管里流的尽是炙热的岩浆。




张继科怂恿他把两人的鞋一人一只混穿。


张继科带着他偷偷翻墙出去看午夜场。


张继科陪着他喝酒然后去物美对面刮彩票。




每到这种时候,马龙觉得自己也是可以血里带风的。






"马龙,你的衣服借我下。"这是张继科最常说的话。


马龙知道张继科也喜欢他,这种喜欢和队里的人一样。可听太多了,有时竟会觉得那人是有几分真心的。冷静地想了几个晚上,终究不敢把这当做甜蜜的情话 。




等到他攀上他的肩膀,贴上他的脖颈,左胸膛里面怎样的兵荒马乱战栗不安,他不敢回想。好在后来一年一年的习以为常,也就平复了。起码外表上看来超然得不留任何痕迹。




至于心里的情绪还是跟野草般肆意生长,这种事,马龙也管不了了。








猜谜揭秘是风象星座的特长。他研究过星盘,他和他应该是百分百契合的。




唯一不和的是性别。


马龙洗澡的时候,看着水流淌过美好的线条,竟然怨恨起自己来。


可还是做队友好啊,那么招女人喜欢的一个人。真要是女人,估计都近不了他。


这一点通透了,马龙又能恢复天秤座的成熟优雅。


【果然没有愚蠢的问题只有愚蠢的回答】


【谢谢,一起努力吧】




马龙后来也交了个女朋友,跟所有成年的男人一样。不咸不淡的处着,年岁渐长就等水到渠成了。那人却跟疯了似的,一次一次挑衅他,诱惑他。




水瓶座的人不知道哪里来那么多的奇思妙想,"继科睡马龙","竹马成双",马龙不敢提的事情,他就那么轻易地出口了。




里约之后,全世界也跟着那人一起癫狂。名字公然被放在一起,在各个媒体光天化日的晒着。




马龙不是个容易被感染的人。除了跟张继科有关的。当他喝多了po出十一月的微博,第二天醒来就决定半年内不再碰酒了。




CCTV采访他,许是疯了,竟鬼使神差的说出他俩击掌的事。这是他心底和那人的一个仪式。其实何止每天两次,甚至有更多。证明"我们……还活着。" 他把"我们之间的感情"就硬生生的改成这样。




水满则溢,他还是暴露太多。张继科终于在北京把他堵了。




"你是不是喜欢我。"




马龙别开脸不说话。张继科把他抵在墙上就吻他。脚伤了但他的手臂肌肉的力量还是大得可怕。


马龙不想解释自己为什么后来会疯狂地回应他,张继科竟也没笑话他。认识小半生,既然都沦丧到这种程度,谁又比谁更狼狈呢,心照不宣就行了。




张继科靠在他背上,用手指静静地划拉他脖颈处刚留长的发。房间里静静的。


突然,张继科笑了一下


"你知道吗?水瓶和天秤是百分百合的。"




马龙心里一揪,原来他是知道的。




张继科脸贴上马龙的背,里面隐约能听到对方的心脏在跳动。


"我们以后出国吧。"


马龙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半晌才吐出一句:


"东京,我还……"


张继科又笑了。


"知道了,你不退我就不退吧。"




马龙闻言猛的转过身子,咬了他一口。


张继科吃痛的皱了眉头,始作俑者却定定看着他,眼睛像哭过似得:




“混蛋,说话算话。”










评论

热度(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