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闹我有药L

【獒龙】物流五星好评哦,亲!

风向北:

小甜饼


双11没来得及剁手竟然有点负罪感


#看着别人收快递手软心里苦#











物流五星好评哦


 










*1


    


     马龙失恋了,在研二的时候。


     马龙一直以为是女朋友嫌他研一的时候忙于上课没时间恋爱而和他分手,就当他在女友生日带着玫瑰花和蛋糕创造浪漫的时候,却看到他的女友盛装挽着一个男人的胳膊从四季酒店的门口走进大堂,留给他一个冷凄凄的背影。


     失恋后的反应,因个体而异,有的人痛哭流涕整日以泪洗面,有的人借酒消愁泡在宿醉的头痛中,有的人背上行囊独自浪迹天涯。马龙和他们略微不同,彼时他正在做研二的小论文,题目是:互联网经济对传统商业形式的冲击及其对策研究,为了深入探究互联网经济的本质,他一个月内在淘宝消费了几万块的商品。


     那种签收再下单的满足渐渐让他无法自拔。


     没错,马龙的失恋反应,是无止境地剁手和购物,他曾经上网查过,这种症状,叫做强迫性购物,可以看做一种心理疾病。


     马龙有过去就医的想法,而后又打消了。


     说白了,只不过就是剁手而已,大不了多做些研究生项目拿点外快,总比一蹶不振沉溺在阴影里好。


     随着门铃一声叮咚,马龙赤裸上身,衣服也没来得及披上就走到门口,快递小哥已经站在门口,手里拿着马龙的包裹。


     “您好,请问是马龙先生吗?”


     “是我。”马龙上下打量了一下快递小哥,笑着揉了揉自己乱成鸡窝的头发,“换人了啊,以前不是那个满脸褶子的小哥吗?”


     “哦,他兼职做完就辞职了,我是新来的。”戴着帽子的小哥声音有些低沉,听起来莫名其妙有些沙哑的性感,他抬起头把快递单递给马龙,“先生您签一下字。”


     马龙拿起手机,看了一眼物流信息,看来这份包裹是他前两天买的书,屏幕上面显示着:张继科快递员正在为您派件,马龙签下了字,“我经常上网买东西,如果一天跑很多遍的话会有些麻烦,不如每天晚上统一把全部的东西都送过来就好。”他从来都是这样对那个满脸褶子的小哥说的,时至十二月,降温在所难免,来来回回上上下下地忙活也不容易,虽然是电梯,但总是有些浪费张继科时间的。


     张继科撕下快递单点点头,“那就谢谢了啊,记得给物流五星好评。”


     那是马龙失恋的第十七天,距离元旦还有二十六天。


 


 








2*


    


      张继科觉得马龙说的真的很对,因为当天下午,他就又去了一趟马龙家,这次的包裹有点大,足足有十几斤,害得张继科腰累到直不起来,再次敲开马龙家门,他手里端着一碗泡面碗,正在吃着红烧牛肉面,电视上放着狗血电视剧,女主角嘶吼着痛哭流涕。


     “你说的还真对,等明天我就不多跑了。”张继科抹了一把额头的汗珠擦在袖子上,快递员的工作服是化纤的,图便宜的材质,并不吸水,反而包裹上的灰尘蹭在袖子上,把张继科本就不干净的脸抹的画魂儿一样,脏兮兮的。


     马龙把泡面碗放在门口,签下字之后叫住张继科:“唉,继科儿你等会。”说完从洗手间里走出来,拿了一条毛巾,“擦下脸,不然送下一家人家以为你码头港口扛包的。”马龙笑得一脸淳朴,嘴唇边还有泡面留下的点点油渍,把整张嘴染得油亮,像是小姑娘擦了唇釉,衬得他更白了。


     “记得给物流好评啊亲。”


     张继科站在电梯里,手里还拿着那条白毛巾,干干净净的,张继科没舍得用。口袋里的手机响了,张继科拿出钢琴黑的iPhone 7p接起来,“喂,博儿啊,怎么了?对,肖老师留的那个项目已经做完了,大概今晚能把材料都交上去,嗯对,好拜拜。”


 


 








3*


    


      张继科风雨无阻地给马龙送着快递,马龙和他相熟起来,偶尔签收单子过后还同他站着聊几句,虽然不多,但好歹算是半个朋友了。


     马龙的强迫性购物越来越严重,张继科从每天拎着一两个小包裹,到最后不得不拖着商场赠送的小推车六七件地送。


     “你买这么多东西,太破费了吧。”张继科没忍住,一次晚上给马龙送东西的时候劝了劝。


     “我买东西买得这么多,你好有业绩啊。”马龙满不在乎,他看着最后的榨汁机被张继科搬进客厅,伸手从茶几上拿了一个苹果塞进张继科手里,“吃个苹果吧,辛苦了继科儿。”


     半个朋友的关系,因为一个苹果变得亲近了一点。


     那是马龙失恋的第二十四天,距离元旦还有十九天。


 


 








4*


    


      马龙看着窗外飘着的小雪,今天是冬至,去年是他和女友过的,在小吃街的夜市,迎着雪花吃烤串。


     马龙下了狠手,他定了全国各地冬至时的吃食,商家总是第一个推出节日味道,全国各地的顺丰伺机而动,欢欢喜喜的气氛衬的马龙更加孤独了。于是发愤图强地吃,变成了他过节的动力。


     “开门,快递。”


     张继科的话已经从请开一下门您的快递,进化到了直接省略所有的礼貌用词,这次他累得不轻。


     把所有的包裹运进家里的时候,张继科实在没忍住,坐在玄关处喘着粗气,“幸亏你是最后一家,要不然真的没力气。”


     马龙给他递了一杯热水,“你去沙发坐一会啊,我拆快递。”


     张继科有些目瞪口呆地看着马龙从快递里圣诞老人一样拆出各式冬至吃食,从北吃到南:北方的速冻薄皮儿大馅水饺,宁波番薯汤果,台州擂圆,苏州酒酿,合肥冬至挂面,江西麻糍,潮汕汤圆,台湾糯糕。看得张继科眼花缭乱,皱起眉头:“你能吃完这些?一个人?”


     “过节一个人过,总不能让肚子也孤孤单单。”马龙一口气拆完了所有的快递,肚子没饱,眼睛先饱了,他瞥了一眼张继科,“你今晚有安排么?这些东西我一个人也吃不完,要不……一起?”


     彼时方博刚在宿舍里架好小锅准备煮饺子,却收到张继科不会回来宿舍吃晚饭的消息,守着饺子,方博一脸哭丧——这个冬至,他是一个人过了。这个小心思没矫情多久,饺子就被许昕下了锅,笑开了好几个。


     “继科儿,你是哪人啊?你们那过节吃啥?”马龙站在厨房的门口,给张继科打着蛋花,顺时针地搅着,看张继科手脚麻利地切好马龙冰箱里仅剩的胡萝卜和雪菜。


     “我是山东人,也是吃饺子吧,滕州那边喝羊肉汤。”张继科把挂面下进锅里,伸手讨来马龙打好的蛋花,再放进配菜,一锅普普通通的挂面居然被他煮出一点中华料理的色香味俱全。


     “好吃吗?”马龙忍不住吸了一口口水。


     “等下次给你做。”


     马龙没来得及腹诽下一个冬至恐怕他们都没联系了,就看到张继科端着两碗面走出来,放在茶几上,“开饭了,过来吧。”


     合肥冬至面,东北水饺,配上各地的甜品,这一顿冬至饭倒也有滋有味,马龙偷偷抬起头看着张继科专心吃饭垂下的眼眸,哼哼了几声。长得倒挺好看,马龙想,却在下一秒吃进嘴里一口挂面之后由衷赞叹,厨艺真不错。


     张继科吃完一顿饭,走出门雪已经停了,还不忘说那一句:“物流五星好评啊。”


     马龙挥手直到张继科走进电梯。


     那一天是马龙失恋的第三十四天,距离元旦还有九天。


 








5*


     


     马龙的强迫性购物已经快病入膏肓,他的花呗信用已经全部花光,下个月可能得接项目接到吐血才能还上,他不得不去看了心理导员。


     “老师,我忍不住,越买东西越多,控制不住。”马龙很苦恼。


     “那是挺严重的,快递员是不是看你都已经熟到不行,”老师随口开个玩笑,念念有词地翻着马龙给他提供作为病例的快递单,“是什么因素刺激你让你不住这么购物……”


     “对啊,那个快递员都认识我了,冬至那天还和我一起吃饭来着,他人不错,就是黑了点……”马龙的话如同流水淹进老师耳朵,喋喋不休,滔滔不绝。


     导员看看马龙,再看看快递单上派送员的姓名,微笑着把马龙请了出去。


     “秀恩爱出门右转。”


     马龙渐渐有些明白了。


     那一天是马龙失恋的第四十天,距离元旦还有三天。


 










6*


     


     马龙在门口等啊等,还没等到张继科,这离张继科平时给他送货的时间已经晚了一个小时了。他时不时就开一下门,时不时就开一下门,到最后马龙实在没辙,穿戴整齐戴上手套,把门打开搬着椅子直接坐在了门口。


     “师兄……你这干嘛呢?”邻居兼师弟许昕终于从学校回来一次,拎着东西从楼梯间里出来,累得满头大汗。


     “……没啥,你怎么走楼梯上来的?”


     “电梯好像坏了,有个快递哥们被困在八楼,维修工正破拆呢。”


     话音刚落,马龙就冲出去了,脚下面踩着的拖鞋都甩掉了一只,许昕在后面瞪着眼睛,捡起鞋追下去,“师兄!鞋!鞋!”


     马龙下去的时间正正好,张继科被缺氧憋得满脸通红,坐在电梯口,怀里抱着一摞包裹。


     “继科儿,你没事吧?”


     张继科抬头,看着马龙厚厚的保暖袜,想起来那是前几天给马龙送过的件,他刚站起来,满眼金星便倒在马龙怀里,手里攥着包裹,一边往马龙手里塞:“给……物流五星好评……”话音刚落就因为缺氧加上刚刚起身太猛的低血糖晕过去。


     “张继科?!你怎么也为了论文项目兼职干这个?你和方博倒班儿?”


     许昕的话被淹没在救护车的鸣笛里。


     后来马龙才知道,张继科也是他们学校研二的学生,在做的论文题目是:互联网时代崛起的衍生工作岗位对于传统工作岗位的冲击与影响。他是为了这个论文题才和方博倒班儿兼职的,正好就碰到了马龙这个强迫性购物患者。


     俩人一拍即合。


     那一天是马龙失恋的第四十三天,元旦,他们三个在病房度过。


 










7*


     


     张继科没再给马龙送过快递,马龙的强迫性购物不治而愈。


     许昕倒是满脸苦恼。


     “龙,你等会,我的part马上肝完,剩下就是许昕的了,五分钟。”张继科肩膀和脸颊夹着手机,手指在电脑键盘上敲得啪啪作响。


     五分钟后,学弟学妹们都看到研二的马龙和张继科在大学门面梧桐街上压着马路,手里捧着保温桶,里面的羊肉汤发出阵阵鲜香——这是从许昕虎视眈眈一整天的眼神里保下来的。


     马龙笑呵呵地闻着:“真香啊。”


     “我说了下次给你做不是么。”


     “好评,五星好评,不止物流,全部好评。”


     张继科笑着把马龙搂进怀里,轻轻含住马龙的耳垂:“好评不够啊,还得有奖励。”


     马龙忍着痒,一边往嘴里塞着羊肉,愤愤地想,等羊肉汤喝完的……诶这味道真不错。


 


 


 


 


 


评论

热度(7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