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闹我有药L

【獒龙】回头草(下)

对方不在输入中:

*深夜掉落/实在卡的厉害,总算结尾还请将就qwq


*分手和好AU/OOC慎/哭也由你,笑也由你






 前文(上)(中)


 






1.


 


 


张继科发来一条微信。


马龙坐在食堂。戳饭的筷子一顿,左手解锁查看信息。


张继科就说了四个字,你还生气?


马龙想说,不然呢。不然俩字还没拼出一半就麻利清空。他囫囵吞两口饭后动作一滞,忽然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些什么。


犹犹豫豫输入几个字,怔半晌又删除。


张继科看聊天框上反复出现“对方正在输入”,追加一把火:你让一步,我让一步;和好行不行。


马龙想说行。


但他按灭手机揣进口袋,冷静地端着盘子走了。


 


 




2.


 




事不做绝。


马龙知道如果他有心要和张继科断,二话不说拉黑删号直接撕破脸便可一劳永逸。可他做不出这个决断,他和张继科这辈子估计是剪不断理还乱的难舍离,撑死冷处理几个月就能春暖花开。


他心有惴惴,不敢让春天提前到来。


 




马龙离开张继科最开始的时候,连床也睡不踏实。半夜惊醒要在黑暗里懵懵懂懂反应好一会儿才明白已然回了自己家;伸手探右边摸着冰冰凉凉的被子,说不明白是惋惜还是置气。


洗手台还有张继科来他家留宿用过的牙杯。马龙默默将杯子收入橱柜,转脸又看见左手边挂着张继科的蓝毛巾。


他从张继科那里全身而退,却无法清空张继科七年来在他生活中留下的痕迹。






马龙不信邪。


他心想二十八天养成一个新习惯,谁离开谁又不是过日子?


拄着拐杖独自上下班,独自吃饭,独自看电影;像非要向自己证明什么似的,马龙用这二十八天解锁全部单身成就。




第二十八天他去医院拆线。


老医生抬抬老花镜,说你又一个人来了?


马龙嗯了一声。


你朋友还在和你闹矛盾?


是啊,吵了一架。


医生摇着头给他开单子说,你们这些小年轻,天天折腾些什么;一出一出整得和电视剧一样,这是要出道啊。


马龙抬头笑了,您还知道出道呢。


我家大孙女天天可不就嚷着要出道。依我说,小女孩还是不懂事,出道哪能那么简单,行行有本难念的经。


马龙不知怎么接茬。


他一头雾水,不明白怎么就聊着聊着聊到娱乐圈的难处上来。


马龙点点头敷衍说,是啊,明星也都不容易,光长得好看也不行。


那也不是,除非长得特别好看。


医生冲他调皮一笑,马龙哭笑不得。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老人家年纪一大把却还留有一派与时俱进的幽默,马龙真羡慕他的儿女。


医生说,这年头的明星只要长得好看,观众都爱把他们当花瓶供着。


可不是吗,能长得讨人喜欢也不是容易事。


众口难调。


不过现在明星确实长得都挺好看,养眼。


你朋友也不错。五官端正,我看就比现在电视里头那些男明星还利整些。




马龙心下一动,抬头看老医生。


医生见他一点就明了,也不藏着掖着。他把单子递给马龙,说你朋友隔三差五就跑来问我你腿的情况怎么样。


您告诉他了?


不然说你瘸了?


马龙隔一会儿才磕磕巴巴说医生,这可是病人隐私。


医生气定神闲挥挥手说,出门右转去前台投诉我,少来这儿给我上纲上线。


马龙给他噎住,又问张继科来过几回。


你前脚走,他后脚就进来;你来几回,他就来几回。


马龙微讶,他竟一次也没能察觉张继科跟着他。


他捏着单子口不对心来了一句,这是尾随,这是犯罪。


医生把桌上的座机往马龙的方向推。马龙不明所以,抬头看他。医生哼了一声,做了个请君自便的手势说,打电话跟警察局举报,少在这儿给我念念叨叨。


马龙干笑。他说医生您怎么这么不待见我?


能待见吗?挂一个号,招呼俩病号。同样的话要原封不动嘱咐两次,我是你们年轻人玩花招使的传声筒还是复读机?


您早和我说不就是了,我让他别来。


得了,人小伙子不让我说。年纪一大把,嘴上要还没个把门的,那叫晚节不保。


马龙乐了,这会儿又知道晚节不保了,您定的规则还挺双重标准。


怎么说话呢?


马龙咧嘴笑了,装作方才什么也没说过。医生见他眉飞眼笑也不多怪,正儿八经开始嘱咐他说拆完线不要碰水,不要吃发物,避免剧烈运动。




他说,尤其不要再把伤口弄裂了,经不起这么闹腾。


马龙眼神一黯说不会,谁还能搞出这种乌龙啊。


医生察言观色说,你朋友挺紧张你;如果不是什么大事,能和好就和好吧。


马龙眨眨眼反问他,您说生活林林总总那么多事,什么又算大事,什么又算小事?很难说的。


医生却不为他所难。


他连想也不消多想一秒,从抽屉拿一颗糖递给桌前的马龙说,能让你还能琢磨怎么去和好的事就是小事,能让你恨得挫骨扬灰的事就是大事。


马龙愣愣地接过糖。


撕开糖纸尝一口,薄荷味,清清甜甜。






这是什么糖?


医生笑了,我小孙女给我的戒烟糖,抽了一辈子的烟,老了还得为个七八岁的小屁孩戒烟。


马龙无语,您之前不还和我说别抽烟。


年轻干这行压力大,抽烟成了习惯,半辈子也没能戒;老了知道危害了,劝你们能不抽就少抽——烟这东西抽久了,不下狠心戒不了。


那么难戒?


医生咂咂嘴说是啊,没个非要戒的理由谁会戒烟?那可是陪了我半辈子的老朋友。


 


 


 


3.


 


 




马龙出了医院仍在恍惚。


他想张继科。


张继科多年烟瘾说戒就戒,如今戒一个七年的同行人又何尝不是一件易事?张继科能和他轻而易举说分手,大概也是缘出有因。


张继科轻易做到,他不行。


老医生一点就通,马龙压根从没想过和张继科桥归桥路归路。


因此他始终设法规避张继科,而不是同他说一句再也不见。他明白一旦再见张继科,他会白旗投诚,失去当日决绝而去的潇洒,于是始终不肯拿出一点坦诚去说一句和好。


他怕和好不如初,也怕束缚不自如。


 




兜里的手机嗡嗡震动。


马龙回神,掏出手机却见是张继科的号码,腹诽老天果真爱给人编排俗烂戏码,什么都要扎堆往上凑。


马龙没接也没挂。


他就这么静静地看手机足足响了半分钟。屏幕暗下,再也没亮。


 




5.






张继科戒烟这事在马龙印象里一直模模糊糊。因为张继科从没有把戒烟拉扯成旷日持久的战线,而是快刀斩乱麻,利索之极。


等马龙有所意识,家里早已没了淡淡烟草味。


 


戒烟不难。马克吐温都说这是顶顶容易的事情,一年他就能戒好几十次。张继科最初以为自己也不过是撑个场面,没想到咬了两个月的牙竟然真把多少日日夜夜陪伴他的好兄弟戒得一干二净。


前后加起来才不过两个月。


 


马龙惊奇,你倒是好毅力。


张继科无精打采地打哈欠,可不,怎么也不能让你吸着二手烟死在我前头。


马龙把抱枕按在他脸上说,死啊死的,你说话真够晦气。


还不是你先提的,这回怪起我来了?张继科一个打挺坐起来,把抱枕轻轻扔回去。


马龙抱住傻不愣登的海绵宝宝振振有词,嘿,我原话里说的是可能。


懒得搭理你。


断了两个月的烟,张继科如同黑山老妖吸去全身精力,恹恹躺回沙发面朝里侧。马龙用膝盖顶他后背,张继科没反应;马龙用了力,几乎是拿膝盖撞他,张继科仍旧不反应。




至于吗,脾气臭的。


别来烦我。


行,不烦你。


马龙转身要走,张继科这才猛地转过身瞪他。他说你这人真是,我为了你戒烟你还踹我。


马龙说,话不能这么说,戒烟这种事最主要为自己。


狗屁,我为你戒的。


但最终受益人是你自己。


张继科生气说,我为谁戒烟,我自己还没有发言权了?


马龙眨眨眼睛说没有,你的健康是你的,你的发言权是我的。


张继科琢磨两下就乐了,这烟戒的值。


 


 




 


 


5.


 


 


 


雨下得大。


马龙站在公司门口等许昕。许昕两个钟头前和他借了车,说是急事征用,待会儿再来接他。可他站在公司门口,把手机从70%的电量玩秃也没瞅见许昕半个人影。




加了两个钟头的班,天色早暗了半截。


办公楼一扇一扇明窗点得秋雨黄昏暖意融融,马龙站在风雨跟前却觉手脚凉意浓。


他趁最后一点电和许昕打电话。


还没接通就看见远处朦朦胧胧走来一个人影。马龙心下一颤,只看遥遥一个轮廓就能把人认出全貌。他握紧手机,许昕的声音也赶巧接了进来。


许昕没等马龙问就开始自顾自打着哈哈说,在路上了,你再等会儿,再等会儿我就到。


马龙淡淡刺他,一个小时前你说在路上,我查路况也没说有这么堵。


对方一顿,这不是之前开错路了。


行吧,你快点。还有姚彦上次要我朋友帮她带什么来着?你帮我问问,那边现在要点货,急着呢。


哎,你说要我师兄给你带……哎呦我操。


电话那头传来女生轻声斥责和自责的一个巴掌。这一掌掴让马龙顺气不少,他说你他妈真是我亲师弟。


许昕腆着脸笑嘻嘻,没法儿啊,那也是我亲兄弟。


马龙不乐意,所以你和他穿一条裤子?


手心手背都是肉。我这不叫偏心手心手背,这叫成全手。


歪理邪说。


马龙摁断电话。


再抬头,张继科已经走到五米开外,避无可避。


 


 


张继科撑一柄大黑伞,那还是他们夏雨倾盆的时候一起买的。


马龙说这伞黑秃秃的,别人看了可能以为我们要奔丧。张继科翻白眼说他有毛病,买把黑伞就奔丧,是不是穿件白衣服就能披麻戴孝。


马龙自觉失言,喃喃说我不是说可能吗。


可能可能又可能,你再说可能信不信撕烂你的嘴。


多狂啊你。成,撕一个试试?


有点难度,下不去手。这样,换一个,咬烂你的嘴。


画面是不是有点恶心。


……




事实证明他虽然说得不好听,但张继科选伞的品味确实有点毛病。


好几回张继科踩着夏天的瓢泼雨,撑着这张无常伞来马龙公司接他。事后同事拿这事笑话他,说你朋友简直像是来索命的。


倒是实习生红着脸说黑无常哪有这么好看。


众人大笑。


 






黑无常又来了。


不索死人命,只为旧人情。


马龙看张继科左手还提着好利来的纸袋,猜也知道里面装着他爱吃的巧克力提子。张继科好似什么也没发生过,既不讨好也不刻意。马龙卸去警备,忽然觉得自己这样端起如临大敌的架势才是幼稚好笑。




张继科问他等多久了。


马龙眼睛涩涩,雨水潮湿也没能柔软它半分。他可以说我没有等你,也可以说你来做什么,甚至可以选择什么也不说;但他没有,他选择再熟稔不过的无奈语气与微笑。


他说,等很久了。


张继科说晚上吃什么了?


面包,还有饼干。


好吃吗?


最近就没吃过好吃的。


 




张继科笑着把伞往他的方向让一让。马龙静静凝视他,三步并作两步跳至伞下。黑伞虽丑却实用,足足容纳两个男人不为风雨所染。


张继科把伞递给他拿,从纸袋拿出甜甜圈。


他说你是等回去吃还是先垫垫肚子?


马龙接过甜甜圈,摸不透表情是晴是雨。他说继科儿,咱们就这么莫名其妙地和好了?


张继科张张嘴,说不出话。他想说是呀,想说本来也是莫名其妙的分手,想说我真想你可你怎么只问我这个。


想说的话很多,碰见马龙没有阵法。






马龙说,我是真拿你这人没有办法。


张继科嘟囔,说的好像我对上你就有十八般武艺一样。


你偷偷去医院打听我,你还说你没辙。


我给你打电话你不接。


你还每天给我发垃圾笑话,严重干扰我的私人时间。


我怕你不开心。


你还串通许昕。你找他做什么,你当我傻到看不出来?


所以你看,你能把我逼到病急乱投医。是谁拿谁没有办法?


马龙叹气,你又能赖给我。


没有赖给你。我什么法子能试的都试过,我是真怕就这么失去你。


张继科小心翼翼抱住马龙。两个月的分开有这般魔力,一个普通拥抱都让他心潮澎湃。


他附在马龙耳后说太憋屈了,咱们居然吵了两个月。


 




马龙撑着伞就这么被张继科抱着。


大概过了有四五秒,他才微微施力,挣开张继科的怀抱。马龙举着伞向后退了两大步,张继科身上很快落了雨,湿漉漉的教人看了心生不舍。


张继科为马龙忽然的冷淡心下一震,却又在下一秒目光触及马龙上扬嘴角时眨了眨眼。




马龙说,这个季节淋雨要着凉,你要是感冒就好了。


张继科没明白。


他又说,这样就算我害你生病,咱们一比一扯平。


张继科笑了。


马龙叹一声长气说,我说实话,我是真拿你没有办法的。


 


 


我能不能亲一下你?


张继科的声音落在耳畔,马龙抬眼看见楼里灯火通明,盘算有多少无所事事的闲人会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正在围观楼下这场戏。大概是心有释然,想什么都能逞一时痛快。马龙心想,如果真有人,那你爱看就看吧。


他头刚点一半,张继科凑上来蜻蜓点水地啄了一下。


点到为止。


马龙吸吸鼻子,他说有烟味。


来之前太紧张,抽了一根。


不是戒了吗?


这两天又开始抽。烟瘾是这样,反反复复,难戒。


 


张继科戒不掉。


马龙只觉心里头压着的最后一块石头也消匿无踪,畅畅快快。




他随手搜张继科口袋,真只抽了一根?


……两根。


怎么又开始抽的烟?


要命。抽了那么久,烟可是我生命里一顶一的老朋友,随时死灰复燃。


那之前怎么就能戒?


 


张继科一身湿气紧紧贴在马龙身上。


他说因为你,戒烟因为你,抽烟也因为你。


马龙笑了,别赖我,身体健康是个人的事。


张继科闷声说,健康是我的事,抽烟是我的事,可我是你的事。


马龙紧紧回抱张继科。


他说行,他说好。


他说那为了我,咱们再把烟戒一回成吗?















评论

热度(18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