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闹我有药L

大梦一场(黑道AU 年龄差)中

我就看看不说话:

4.


“我爱你。”


 


老实讲,马龙以为之前那个吻只是张继科喝多了的意外,他不喜欢,但也并不会因为这件事生气。


 


毕竟,和一个喝醉酒的人是没办法讲道理的。


 


直到他听到了张继科对他说了那个遥远而可笑的字眼,爱。


 


直到他看到了张继科的眼睛,那双一直没变的,属于狼的眼睛。


 


该怎么办呢?


 


刀是不应该有感情的,他可以有发泄,有欲望,那都很正常。


 


但感情这种东西,只会随着年月的累积,让那把刀腐化生锈罢了。


 


马龙不知道他是否该庆幸,他终于将张继科握在了手里,以这样的方式。


 


以自己变成他的软肋的方式。


 


你拥有一把极趁手的刀,但有一天你发现它可能要生锈,该怎么做呢?


 


丢掉吗?


 


不不不,再没找到更合适的人之前这样做得不偿失。


 


继续用吗?


 


不不不,它会慢慢变得不再趁手的,那样的刀甚至有可能伤到你。


 


马龙之前考虑过无数种张继科长大以后变得不好控制的情况,也想出了不少应对情况,唯独没考虑过这点。


 


要知道,他本来打算处理掉张继科的“心上人”的。


 


他甚至连自己什么时候出现安慰那个失魂落魄的人都想好了。


 


他会掐在张继科即将崩溃的结点,递给他一杯酒,或者,帮他醒酒。


 


张继科成长的最重要一课,理应由他来教。


 


不过自己变成了那个应该被处理掉的人啊。


 


马龙皱了皱眉,有点麻烦,但还好。


 


“原来你都长这么大了啊。”马龙在酒窖内四处转着,好不容易寻到个干净的高脚杯,随手抽出瓶酒,拔了塞子,倒了半杯。


 


“既然你也成年了,我也该让你分担更重要的事儿了。”马龙摇着手里的杯子,看着酒红色的液体形成的小型漩涡。


 


“我给你五年时间,留在这里开拓版图。”马龙闻了闻精心酿制出来的香气,不紧不慢地说着。


 


“到什么程度?”


 


马龙不意外中间的静默和停顿,他会答应的,他没有别的选择。


 


“打通整个欧洲的天地线。”果然是自己挑的酒庄,真是不错。


 


“人你随便挑,钱也没问题,有事儿发邮件。”马龙将那杯残酒随手放在了架子上,像之前无数次做过的那样朝张继科吩咐着。


 


“我先回国了,家里还有事。”马龙朝那扇桃木制作的古朴大门走去。


 


“龙。”那是张继科第一次这样叫马龙。


 


马龙太久没听过这个字了,他都快忘了他叫这个名字了。


 


“你该叫我马先生的。”


 


自己已经是个足够仁慈的人了,甚至都没责怪张继科直接叫了那个他不应该知道的名字。


 


“忘了说了,生日快乐。”马龙在最后回过了头,留给了张继科一个逆光的官方微笑。


 


 


 


5.


那天晚上,马龙回到家里之后,马家上下,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张继科有多受到家主的器重了。


 


这不,把人留在欧洲了,又给人又给钱的。


 


偏偏还是一副你全权负责我撒手不管的架势。


 


这天高皇帝远的,家主居然放心。


 


马龙看着那些人不同的表情,扯了扯嘴角。


 


当然放心了。


 


左右不过是些张继科的人罢了,都调过去也好,看看他们能翻什么天。


 


那件事,确实也该开始琢磨了。


 


马龙看着手里的档案,一页页仔细地挑着。


 


大约十个月以后,马龙抱回来一个尚在襁褓里的孩子。


 


他说:“这是我的儿子,马家的下一个继承人。”


 


这会儿消息也该传过去了吧。


 


马龙晚上拿着奶瓶给小团子喂奶的时候,看着窗外又大又圆的月亮,小声哼起了歌。


 


欧洲那边的进度不错,但还是慢了点儿,希望这把火,能给他们指条路吧。


 


那把火何止是指了路,简直是给张继科打了一针。


 


马家给小团子过第二个生日那天,张继科从欧洲回来了。


 


晚宴的时候,张继科西装革履的带着一群人走进了马家的大门。


 


“礼物。”


 


马龙接过张继科手里的信封,放在一旁,叫人替他们一行人脱了西装外套,斟好了酒。


 


“谢谢。”


 


众人举杯欢庆的时候,马龙想起了带着一身寒气推开大门的张继科。


 


够快的啊,这才第三年。


 


欧洲那边太阳果然大,差点儿就认不出来了。


 


马龙想起同他碰杯的那只手,黝黑有力,带着硝烟的味道。


 


再看不出半点儿少年的模样。


 


把小团子哄睡着之后,马龙看到了一直在门口等他的张继科,马龙把食指放在嘴唇前,另一只手向某个地方指了指。


 


“给你,他还要小,要这种东西做什么。”马龙把张继科带来的信封推到了他面前,和以前推给他黑卡的样子一模一样。


 


“这是欧洲的天地线。”张继科看着信封上面的印泥,马龙甚至都没拆开他。


 


“我知道,这本来就是你的。”马龙拿起了桌上的文件,不再看张继科。


 


马龙等了一会儿,发现他没听到张继科离开的声音,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欧洲那边缺个人,想来想去,也只有你最合适了。”


 


“那这边的事呢?”


 


“现在已经没什么脏活了,再说,你小的时候,不也一样有人替我做吗?”


 


“龙。。。”


 


“叫我马先生。”


 


马龙被人揪着领子从椅子上提起来的时候,看到了一双红色的眼睛。


 


“龙,”有香槟的味道喷进马龙的耳朵里,“我已经长大了。”


 


呵,都学会咬人了吗?


 


“我记得我好像同你说过恭喜了。”


 


在张继科凑过来的时候,马龙双手抓住张继科的手腕,使劲向下一拉,抬起胳膊肘,结结实实朝他的胸口来了一下,左手趁机摸到了腰间的枪。


 


他已经很久没这样做过了,从小接受训练的,从来都不只有那群孩子。


 


张继科或许真的没仔细想过,马龙究竟是怎么成为家主,又是怎么在他去欧洲的时候处理好一切的。


 


 


 


 


6.


幸好,在两个人对峙的时候,传来了一阵哭声。


 


小团子一直很乖,几乎从来不再半夜哭的。


 


马龙松开了手,离开了那张桌子,把自己的后背露给张继科。


 


两个人几乎一齐赶到婴儿房的时候,发现只是虚惊一场,小团子饿了。


 


马龙熟练地把奶嘴塞进小团子的嘴里,转身去泡牛奶。


 


张继科逗了逗手脚软的不行的小团子,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他没在这里发现任何女人存在过的痕迹。


 


“另一个人呢?”


 


“已经处理好了。”马龙不在意地说着,手上摇着奶瓶。


 


“龙。”张继科看着哄着小团子喝奶柔软的不行的马龙,再一次开口。


 


“马先生。”马龙从来没想过,张继科的叛逆期来得这么晚,持续的时间这么长。


 


“我不会对这个家做什么的,我还和以前一样,是一把足够锋利趁手的刀。”


 


“那就去欧洲,你知道我找不到比你更合适的人了。”


 


马龙不意外张继科会用沉默来回应他,但逃避可并不能解决问题。


 


“当初我确实是因为信任你才让你去那里的,你做的很棒,现在,留在那里,继续帮我。”


 


“你说你还和以前,那为什么这次犹豫了呢?”


 


“欧洲那里很好,而且那确实从一开始就是我留给你的,那是你打的天下。”


 


“那是你的!那是你交给我的任务!”


 


“马家现在并没有和欧洲合作的打算,我的外语一向不好。”马龙完全是在睁眼说瞎话,他从很早就开始处理同国外的交易了。


 


“别赶我走!”马龙被人抓住了手腕,他抬眼去看,发现那是他从来没见过的张继科。


 


他在求自己吗?


 


他当初快要死的时候都没这样做过呢。


 


马龙终于知道自己当初为什么会把张继科带回家了。


 


驯服一头野兽,确实是这世界上,最有意思的事情了。


 


小团子再次哭出来的时候,楼下传来了爆炸声。


 


还是来了。


 


马龙把小团子放到张继科的手里,“照顾好他,等我回来。”


 


张继科固执地不肯接受,本该是他去保护马龙的。


 


“对于马家来说,他比我更重要,保护好他,这是我最后交给你的任务。”


 


“你把这件事做好,我才相信你是真的长大了。”


 


马龙先一步离开了,他顺手锁上了门。


 


没问题的,这个房间是这座房子里最安全的地方了。


 


马龙睁开眼,看到熟悉的天花板。


 


所以,到底该拿那个孩子怎么办呢?


 


马龙打消了让他做一把刀的打算,毕竟刚才那个梦,太真实了。


 


他才不要托孤之后扛下那一切赴死呢。


 


尤其还是为了别人留下的烂摊子。










看到这里的小伙伴们有没有恍然大悟啊,看文要看标题哦,而且前面的剧情其实有bug哦,没发现我都没怎么写继科视角吗?其实这篇真的可以改名了,论养成的几种方法路线。



评论

热度(176)

  1. 别闹我有药L我就看看不说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