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闹我有药L

暗许

百年浆糊:

 


懒惰的一发完。


一切都是胡说八道,教科书式OOC。


夹带大量獒龙私货。


圈地自萌,圈地自萌,圈地自萌。


 


希望你们的未来,光明又漂亮。


 


黑喂狗。


 


 


【上】


 



 


方博一直认为自己不适合竞技体育。他性子软,天生不喜争抢,见不得别人输给自己之后难过,仿佛做错事的人是他。


所以他此刻捏着拍子考虑下一个球干脆不接好了,又怕挨教练罚,思来想去间球已经朝他飞去,他下意识轻轻一挡,那颗白色小球撞在网上,湛湛停在方博这边。


如此反复几次,球台对面那个本来丝毫没有胜算的小队员竟拿下了赛点,他欢呼着将球拍撂下,亲亲热热往自己教练身上扑。方博还立在原地等着他过来握手,看见跟父子俩似的抱在一起的两人,眼睛莫名有点热,只好默默收了自己的球拍离开球台。


自家教练的脸色不甚清明,方博乖乖走到他边上垂着脑袋等骂。


 


他就是不愿意见到对手输给自己。要不认识的人也就算了,可方博和那小队员年龄不相上下,一起在队里朝夕相处了这么久,平日交情也不错,为什么非要分个你死我活?方博心里清楚,要动真格的话对手是肯定没有胜算的,所以故意输了就输了吧。


他没想那么多,什么尊重对手尊重自己的,这些冠冕堂皇远远比不上对手输给自己懊恼的表情来得杀伤力大。


但他这会儿被教练骂得有些难过。教练慧眼,当然知道方博心里那点小九九。他说你不要自以为是,赛场如战场,有人赢就一定有人输,输不起的人就滚蛋。


方博攥紧了拍子,在心中责怪自己的软弱。


他这又软又容易知足的性子,摆在浪里淘沙的境地,就是突兀,就是错误。


 


 



 


“如果我们所有人都变成姑娘,你选谁一起过?”


“哎哟我天你们变成姑娘那能看吗?”


 


好不容易放一天假,一群人闹哄哄地窝在KTV里,借着昏黄灯光和微醺酒意,玩真心话大冒险。


 


“麻溜的,不选你就抽大冒险!”


 


许昕这才硬着头皮环顾一圈,方博做贼心虚般往角落里缩了缩。


 


“科子,我选师兄的话你能保证明儿不怼我吗?”


“能。”张继科靠在马龙肩窝对许昕笑得人畜无害,“你选完我立刻怼你。”


“靠,你们这对狗男男!”


 


方博却还在思考自己为什么会下意识往后躲,他可是一向身正不怕影子斜的,于是将自己从角落里挪出来,伸长了手努力去够放在桌子那头的橙汁。


 


“蟒啊,你咋不选方博儿呢?你看看人博儿,这大眼睛,要是姑娘得多水灵!”


 


许昕扭过头就看见方博一脸呆滞,手还伸在半空中。


 


“我宁愿选师兄然后被老张用球砸向我俊美的容颜,也好过选一个只会抠脚的流氓好么!”


“得了吧,就您那俊美的容颜,还不如我的脚底板儿呢!”方博也不拿橙汁了,双脚一蹬便隔着好几个人和许昕互相伤害,“你也趁早别打龙队的主意,你瞧瞧你,连老张的腿毛都比不上!”


“嘿你个狗腿子,哥哥白养你这么大了是吧?”


“你还白吃了我好多猪饲料呢我跟你计较了吗!”


“方博你信不信我明儿削得你连爸爸都不认得?”


“行了行了你俩倒霉孩子都消停会儿,”马琳截住话头,“去吧许二蟒,大冒险去!”


“勇敢的少年啊,快去创造奇迹!”


 


许昕认命,抬腿跨过众人去抽大冒险的签子,还不忘白方博一眼。方博看许昕厚着脸皮去索要服务员小哥的电话号码,又重新把自己塞回小角落里。


他甚少用这样一整块的时间去回忆往事。其实记忆模模糊糊,他好像还在无甚意识的时候就和许昕有挺好的交情了。虽然不晓得为什么后来的走向演变成了无时无刻的互怼,但反过来想一想,这应该证明他俩的关系越来越好了吧。


方博明白自己的个性说白了就是软蛋一个,许昕却不同,表面上都是乐呵呵的,可他心中有明镜,透亮着呢,知道什么时候该干什么,特别清醒。方博羡慕许昕的坚定,他像茫茫大海上的灯塔,无端给方博一种强烈的心理暗示:靠近他一点,再靠近一点,跟紧了就不会迷路了。


 


许昕把好不容易讨来的电话号码往马琳怀里一丢,才终于算是解脱了。在下一个倒霉鬼被揪出来之前,许昕往方博的方向瞄了一眼。


近视眼在灯光昏暗的地方总是不得劲,许昕只能瞄见方博的半个脑瓜顶儿。他想了想,把放在自己面前的橙汁捞过来,让小胖递过去。


 


方博在一片笑闹声中小口小口地喝着橙汁,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他在心里想,看在你挺有眼力见的份上,我就原谅你不选我的愚蠢决定吧。


 


 



 


日子一天天过,方博这会才开始后怕。他发现自己干嘛都跟许昕一起,训练一起,偷懒一起,出门一起。话里三句离不了许昕,许昕今天又被张继科马龙闪瞎了吗?许昕又被日常点名批评了吗?许昕又来我微博底下抢热评了吗?


哥们再好也好不到这份儿上,方博没有可以用来比较的参照,唯一符合该情况的只有张继科马龙。


 


人家是真情侣,我这算什么。


方博觉得自己性格唯一一点好的就是他不纠结,管他什么关系,想那么多不如开黑去。


算了好久没直播了,今天是个怼许昕的好日子。


 


方博满嘴跑动车地怼许昕,怼到一半正主推开他的房门一言不发,径直朝方博的脸扔了一只拖鞋进来。方博反应奇快,把自己埋进被子里。手机因着惯性掉床下去了,所以当天蹲守直播的几万个许昕小号们只能就着黑屏听见方博从心的告饶声。


最后直播是被许昕掐掉的,他那双手实在好认。许昕把方博摁在床上居高临下地看他,嘴里念叨的是“下次还敢吗”,方博却愣在那儿不动弹了。


方博自下而上地仰望许昕,想,许二蟒这角度还算可以看的。然后他像是忽然被惊醒的动物,用力把许昕从自己身上掀下去,心中莫名有些慌,于是说:


 


“许昕你可减减肥吧,瞧你那吨位,差点把娇弱的我压成片儿,你赔得起吗!”


 


许昕在方博的被子里一通找,找到自己那只拖鞋穿好,从兜里摸出一张五毛钱拍到方博脑门上:“给你小费不用找。”


外面传来周雨的“刘指来查寝啦”一级警报,许昕便跟一阵风似的跑走了。


 


 


当天夜里睡眠一向很好的方博做了一个梦,梦里是许昕正对他笑。就是很开心很高兴的笑,阳光明媚、世界美好的笑。


许昕一边笑一边伸出手,掌心向上,是个邀请的姿势。


他说,方博儿,你要跟我一起吗?


 


然后方博就醒了。


只有窗外的月光和疯狂跳动的心脏提醒他,那是一个货真价实的梦,一个隐秘不言的梦,里面潜藏着他不可告人的欲望。


方博抬手按住几乎要从喉咙眼跳出来的心脏。


 


他对自己说,方博儿,你完了。


 


 



 


方博自己都没想到他能如此快速和顺遂地接受这一切,又觉得早该接受的,只怪自己迟钝。


然后日子该怎么过就还得怎么过,方博这会比谁都清醒,不是谁都有张继科马龙那样的天时地利人和,他能和许昕一起训练一起偷懒一起互相伤害,就挺好。


所以他依旧怼天怼地的,许昕依旧比大海的波浪还浪,训练的日子一成不变,让方博太轻易去联想到永恒。


他有时安慰被张继科马龙闪瞎的小胖周雨时还能抽空想一想,许昕天天这么近距离地接触那俩,会不会也挺想找个人闪回去呢。


 


许昕就真的找了。方博是第一个知道这消息的人,许昕亲口跟他说的。他根本来不及疼,当下的第一个念头竟然是许昕真够哥们有了女朋友第一个告诉我。方博就着许昕的手机看了那姑娘的照片,特漂亮,尤其是那双眼睛,又大又亮。


许昕揽着方博的肩膀等他回应,看他久久不言语以为这小子肯定打腹稿准备怼他,方博却忽然抬起头特别真挚地对许昕说:“恭喜你。”


许昕一剎那间不知道回什么,方博已经重新把头凑到照片面前去了:“看来你下辈子得天天给我擦鞋,谁让你把好运都用在这儿了。”


许昕本能地想顶一句“谁下辈子还要遇到你”,话到喉咙口却被他生生咽了回去。


 


没有原因的,许昕就是觉得方博很难过。


那是一种强大的,铺天盖地的低气压,能把人压疼。许昕几乎要感同身受,他皱了眉头,却无法开口。


 


方博看见许昕的微信界面,置顶是他们一群人的群聊,接下去就是单独的联系人,有师兄,有科子,有小胖,还有方博。


方博看着那两个平平无奇的字,胸口钝痛,他关了屏幕把手机塞到许昕手里,暗骂自己矫情。许昕的手还搭在自己肩膀上,他忽然就觉得自己连这点重量都承受不了了。


 


方博轻轻挣开许昕,往前走了两步,又回过头喊他。


 


“二傻,谈朋友可以当饭吃吗?麻溜儿吃饭去!”


 


许昕这才发现,方博的眼睛挺大挺亮的。


 


 



 


许昕发觉自从交了女朋友,方博就不爱跟他待在一块儿了。按方博的话是“散发酸臭味的恋爱狗不配与清香的单身狗为伍”,许昕就挺不满的,方博这太不够哥们了,他又不像另外两位似的天天放闪危害广大人民群众的视力,怎么还抛我一人了呢。


大人有大量,不跟傻子计较。他家姑娘心灵手巧,总做些小饼干之类的零食让他带去训练,许昕每回都第一个给方博。


兄弟做到这份上,很好很好了。


 


“蟒啊交了女朋友就是不一样,整个人都清新脱俗了!”


“对啊昕哥最近好温柔。”


“饼干好好吃!”


许昕看着被投喂高兴的众人哭笑不得:“你们这是夸我呢还是损我呢?”


“当然是夸你啦,你看你最近心如止水的,连方博儿都不怼了。”


 


被点名的方博错愕抬头,一口饼干卡在喉头不上不下,他猛烈咳嗽起来,许昕着急忙慌地找水顺背。


 


“哎哟你看我一天不怼你你就浑身不舒坦,赶紧喝口水。”


终于顺过气,方博把饼干屑全拍在许昕衣服上:“去吧皮卡丘!”


“艾玛方博你个以怨报德的人渣!”


“对付你不用人渣的方法都没点胜算。”


 


短暂的休息时间过去,许昕拎起球拍想找方博来两局,发现他正和小胖对拉。不远处是练双打的张继科和马龙,许昕便挺纳闷地想,为什么他一个有女朋友的人也会这么孤独。


 


 



 


方博迟迟没有点开直播的界面。他已经很久没有直播了,对粉丝的理由是训练太忙。其实就是不知道能说什么,他知道大家最想看他和许昕互怼,他也明白他现在没什么资格和立场去怼人家。


再次直播是刘国梁的指令,这个后知后觉的主帅发现直播是最好的宣传乒乓球的途径,没有时间场地的要求,还不用钱。问了一圈谁最擅长这个,都说方博,于是光荣大任就这么下达。


算了,播就播呗,谁怕谁。


 


“好久没来直播了都想你了,哎呀真会说话,我们训练太累啦,你看我都瘦了。”


“今天还怼人吗,怼啊怎么不怼,怼人是第一生产力。”


“双眼皮是在哪家医院割的,我自己拿美工刀剌的,小孩儿不要学啊,哥哥可是练家子。”


“会参加下一届奥运吗,唉太远了不好说,能去就去不能去就算了呗。”


“许昕的近视度数加深了吗,还行,反正他都瞎习惯了,朦胧也是美嘛。”


“许昕为什么不发微博,懒呗,他可懒了。”


“许昕有女朋友了吗,这这我真不知道,真的,等他直播的时候你们自己去问他吧。”


“许昕为什么不娶方博儿,嚯你不怕被举报吗问这问题。”


“许昕……哎你们怎么净问许昕,问点什么不好非要让自个儿糟心呢,我不回答关于他的问题了啊。”


 


“哎对了我可是带着任务来的,希望你们以后也能一直支持中国乒乓球队,我们队员都挺优秀的,像继科啊龙队啊小胖啊,还有许昕,都是很努力的球员。希望你们以后能多关注我们的比赛,为乒乓球队加油。”


 


 



 


刘国梁特意过来夸方博说得好,方博难得被夸奖却也没太大反应。


他太累了。满屏幕的“许昕”戳得他眼睛疼。他从来不知道这区区二字威力竟如此巨大,看得他心肝脾肺肾都绞在一起。


回答那几个关于许昕的问题,比连续训练八小时外加两小时加练附带一万米还来得累。


他想发脾气,想摔拍子,想撂挑子怒吼我不干了,想冲到许昕面前指着他的鼻子说老子才不喜欢你。


 


但他不可以。他一个都做不到。


 


最后方博从钱包内层找出那张许昕拍到他脑门的五毛钱。他用牛津大辞典把原本皱巴巴的五毛钱压得平平整整,方博用力捏着它,觉得眼前一黑。


万念俱灰。


 


 



 


方博陷入了漫长的睡眠。他的睡眠状况越来越差,呼噜也不打了,整夜整夜地做梦,梦里不是被人追杀就是拎着拍子滚蛋,总之都是永世不得再见的结局,醒来后疲惫不堪,怎么睡都睡不够。


很多时候方博的意识是清醒的,身体却沉重如铁。每每艰难爬起来,都像一尾不慎蹦上干岸的濒死的鱼。


这些都让方博发觉,自己的确太自以为是,就跟小时候教练骂得一样。他高估了自己的承受能力,他以为自己可以受住的。


 


他不想理许昕了,可他无法硬起心肠。他想离许昕远一点,可许昕总屁颠屁颠地拿各种他女朋友做的小零食过来,第一个塞给他。他不想和许昕一起训练,却被许昕拽着不放。


他真是一点反抗的力气都没有。就在这反复折磨中不堪重负,血肉模糊。


 


要么爱,要么狗带。


 


方博瘫在床上,费力抬手摁住太他妈疼的心口,他对自己说:


 


我方博儿可坚强了。我不狗带。


 


 


 


【下】


 



 


许昕最反感“顺风顺水”、“天赋异禀”之类的评价。能进入这个层级,谁不是天赋异禀?可又有谁真的能一路顺风顺水?大家都习惯了,伤痛自己扛,磨难当成长。想要爬上最高峰,首先得让那颗心变硬,得让自己对竞争彻底麻木,又要在关键时刻燃起心气。这是个特别矛盾的过程,只可意会的,有些人想着想着顿悟了,更多的人花一辈子也出不来。


还有最特别的一类人,他明明是明白的,就是不肯狠下心。


许昕瞧着扭扭捏捏就是不愿意跟崔庆磊打比赛的方博,心中泛起太多不可名状的情绪。


 


他本来是个很简单的人,待人接物都是如此,喜欢就喜欢,讨厌就讨厌。可对方博,他一会儿恨不得缝上那张嘴,一会儿又能从那张嘴里拾到金句。他总觉得方博一踏出天坛公寓就会被追杀,他要给追杀方博的好汉提供他的下落并赞助武器,又忍不住在他状态低迷时拉着他一通吃喝玩乐。


方博看似不合时宜的心软让许昕重新体会到人情冷暖。他当然知道不合时宜,可他改不了。许昕本想提醒他,后来作罢。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有什么好去提醒的呢,心软的人,要么总有一天铁石心肠,要么会出现保护他的人。没有人规定心软的人不能攀上顶峰,正如强大的人也能选择温柔,许昕一向这么相信。


再说方博的性格其实真的挺不错,许昕想,嘴是欠了点,人也怂了点,可除此之外也找不出什么缺点了,难怪小胖周雨这些孩子都愿意跟他腻在一块儿。


许昕就是想不明白为什么最近方博老爱躲着他。他知道绝不会是因为自己谈恋爱了,方博不是那么小气的人。可他又想不出任何原因,只好常塞点小零食过去安慰人家的胃。


 


再往方博那边看,他已经磕磕绊绊地打赢了崔庆磊,却依旧拉着一张脸。比赛结束方博立刻过去特别用力地抱住崔庆磊,生怕他不高兴似的,许昕就突然觉得心里有点堵。


 


“博儿啊,我咋感觉你最近心情不好呢,也没见你笑笑。”


“哪有,我挺好的啊。”


 


真丑。许昕看着方博努力扯出来的笑容如此评价道,而后心里更堵了。


 


 



 


这天训练完,许昕带着好多天没和方博同进同出而莫名产生的怒气回到宿舍,手机震动了两下,是马龙发来的微信。


许昕盯着马龙的微信头像看了好久也不点开,他怕是蓄意秀恩爱辣眼睛,想着如果真是秀恩爱就让方博开直播怼死他俩,转念一想方博除了会躲着自己啥事都干不好,又无端生起闷气来。


最终许昕还是点开了微信,事实证明他冤枉他师兄了,马龙说,昕儿,你看方博前两天的直播了吗。


许昕便更加生气。每次方博要开直播前都会提前告诉自己的,怎么现在连这个都不能说了吗?


 


气冲冲地下载了回放,许昕看见方博傻乎乎对着镜头说嗨,身上穿着皱巴巴的T恤,头发也是乱糟糟的。隔着屏幕,许昕莫名觉得方博好像瘦了些。


 


啧,这张贱嘴真是,迟早得被拉去人道毁灭了。


国乒队唯一一个心这么大去不去奥运都无所谓的除了他也没谁了。


就他那眼皮,明明是肿的。


 


方博认认真真看着弹幕上的提问,从许昕的角度看就是方博一错不错地盯着他,那眼神透亮得仿佛能穿透一切。


 


“许昕……”


“许昕……”


“许昕……”


 


许昕的手指抵在屏幕上,画面停了下来。他退出直播界面,双手飞快打字。他能感觉到自己的手在颤抖。


 


“师兄,方博是不是哭了?”


 


 


十一


 


“我觉得是。”


“昕儿,你不觉得博儿最近特别不开心吗?”


 


许昕反反复复地重播方博的直播,这次直播特别短,拢共没回答几个问题,一半都是关于他的。许昕想,不是朝夕相处的人一定发现不了最后方博红了眼眶。


已经听见第二个人说方博最近心情不好了。只是许昕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原因。


 


他就是原因。


 


许昕聪明,茅塞顿开的一刹那心脏几乎立刻跟着疼痛起来。只是在这痛楚之下,在很深很深的地方,许昕清楚地感受到了自己的窃喜。


 


他就是原因。


 


 


十二


 


许昕去找姑娘,然后被姑娘甩了。


 


姑娘比许昕更聪明,喜欢不喜欢的,骗不了人。好在姑娘豁达,她对许昕说,找错了这回下回可不能再找错了。


 


许昕说再也不会错了,就算错了赖也得赖着走下去。


 


最后姑娘问他,自己是性格跟许昕喜欢的人相似还是哪里长得像,许昕认真地看着她那双又大又亮,双眼皮深深的眼睛,觉得阳光明媚,世界美好。


 


 


十三


 


许昕继续给大伙儿带小饼干。他没什么包袱,主要是这段小恋情实在有些短,他知道当众说出来肯定要被嘲笑至少半年。他其实存了小心思,想私下跟方博说,让他第一个知道。


可他总逮不着方博。


饶是好脾气如许昕也再憋不住,他决定明天就算用拖的也要把方博拖到小角落敞开天窗说亮话,老天却像是被方博收买,他们莫名其妙被放了小三天的假。


 


一大早许昕闹醒了方博的舍友,得到的回答却是方博昨天压根儿没回宿舍。许昕连着敲开小胖周雨崔庆磊的宿舍,却没有人知道方博去了哪儿。


许昕从来没有这么心慌过,一边满宿舍找人一边不断给方博去电话,手机捏在手上滚烫得很。


最后多亏马龙镇定,他让许昕冷静,说不定方博只是回家了。许昕知道方博在北京租了房,房子挺小,也就许昕他们几个人去过。


 


 


许昕觉得自己要把门铃摁坏了房内也没点动静,他环顾四周,鬼使神差地去摸门顶旁边的消防应急灯,摸了一手灰,和一把钥匙。


房里静悄悄的,像是许久无人居住,可那双方博最喜欢的绿球鞋就摆在玄关。许昕来不及给自己寻摸一双拖鞋,他听见房间内传出一声压抑的呻吟。


他在队里听过太多次这样的声音,脚踝手腕肿得像个馒头去冰敷的一瞬间、刚打完封闭疼得只能咬枕头,还有更多更惨烈的,好像只有发出声音才能证明自己还活着。


 


方博整个人缩成一团,胡乱裹在被子里,面色青白,眉头紧皱,额上全是冷汗,十分痛苦的样子。


他不断喃喃着:“许昕,疼,许昕,许昕。”


 


许昕立刻湿了眼眶。


 


这可是方博啊,刀子嘴豆腐心,什么苦都自己扛的方博啊。是得疼到什么程度,才能让他说出口?


是得喜欢到什么程度,才能让他说出口?


 


方博瘦了太多,一张脸仿佛只剩下那双眼睛,许昕看着他,不知道此刻受的疼能不能及方博的万分之一。


现在却是不能想太多的,许昕抬手狠狠抹一把眼睛,看见床头柜上还摆着一包吃了一半的小饼干,他就知道方博这些天肯定没有好好吃饭,这会儿估计正胃痛。


 


“博儿,方博儿!”


 


方博迷迷糊糊地睁眼,眼里全是将落未落的水。许昕一眼都不敢多看,把人扶起来,上手了发现方博整个人都是滚烫的。


这是又发烧又胃炎,许昕往方博背后塞一个枕头好让他靠得舒服些,带着一身的怒气去翻箱倒柜找药。


 


“你这狗窝里怎么什么都没有?”许昕气方博把自己折腾成这样,看见他病怏怏的模样又舍不得发火,只好自己嘀咕,“药啊药啊……到底在哪里?”


 


终于从最底层的柜子角落挖出两板退烧药,好在没过期,许昕揣着药去厨房接一杯温水再返回方博的卧室,把水杯塞到方博手上,自己则蹲在床边研究药物说明书。


方博把着水杯,还是愣愣的,他看看杯子里的水,又看看在逼仄空间里缩手缩脚的许昕。


 


“你先喝一口,看看会不会太烫。”


 


方博乖乖照做,他端起杯子抿了一小口,那双眼睛忽然就亮堂了。


 


“热的。”


“废话当然是热的,你还敢喝冷水?”


 


“热的。”方博说,嗓音还是沙哑的,语气却全是欣喜,“我没在做梦啊。”


 


 


十四


 


许昕觉得实在丢脸,这么短短十几分钟他竟然想哭两回了。方博还端着杯子,眼睛亮亮地看着他。


漆黑的眼珠跟古井似的,清澈却不见底,里头全是积压太久的苦涩和秘而不发的隐忍。


 


许昕坐上方博床沿,把药片掰出来放进方博滚烫的掌心,那温度要把人灼伤。许昕像哄孩子一样哄他:“乖乖吃药。”


方博咕咚咕咚就着热水把药片吞了,垂着脑袋抱着杯子不撒手,好像放手了就什么都不剩了,死死扣着杯耳,扣得指节都泛白。


许昕在心底叹了又叹,终于将自己的手覆上他的。


 


“方博儿,我被姑娘甩了。”


 


方博手上的力道瞬间卸了下来,他抬头去看许昕,眼神小心翼翼的,又结结巴巴开口:“没、没事儿,天涯何处无芳草嘛,肯、肯定能找着更好的。你,你别难过。”


 


沙哑的声音一路从耳朵挠到许昕心里去,他用自己长了茧的大拇指去摩挲方博的手背。


 


“方博儿,我问你一个问题,你得说实话。”


 


方博似乎被许昕的举动吓着了,只僵硬地点了点头。


 


“上回直播,你是不是哭了?”


“你是不是不愿意我交女朋友?”


“你是不是喜欢我?”


 


沉默了太久,方博才轻轻地说:“这是三个问题。”


 


许昕把杯子从方博手中抽走,握紧了他的手,又干脆把人拉到怀里。


他深深地叹气。


 


“方博儿,我也喜欢你。”


 


方博却趴在他的肩头说:“许昕,你不要这样。”


 


“姑娘那么漂亮,又心灵手巧的,老给你做这么多小饼干,她肯定特喜欢你。你不要辜负人家,你要对人家好。”


 


许昕听出来方博浓重的鼻音,心脏一抽一抽地疼,他问:“那你怎么办?”


 


“我,我没怎么办啊。我挺好的啊,多自由,想开黑开黑,想干嘛干嘛。我要做一条散发清香的单身狗。”


 


许昕听不下去,把方博从怀里拎出来,强迫他与自己面对面。方博的眼皮都憋红了,硬是不让自己掉金豆豆。


 


“疼么?”


 


方博不说话。


 


许昕扣住方博皮包骨的手腕,他一字一句地,要把所有的话灌进方博脑袋里去。


 


“方博,我也跟你喜欢我似的喜欢你。从前是我迟钝没发觉,或者说我没那个自信,不是所有人都能像老张和我师兄那样。我挺慌的,所以找了个眼睛跟你的一样大的姑娘。还好人姑娘聪明,我没至于耽误她太多时候。你看人姑娘多果断,说不喜欢就把我甩了,你就不能学学人家,你喜欢我怎么不把我收了?”


 


“许昕,你不要脸。”方博软绵绵地骂他,“你都被甩了还吃人家的小饼干。”


“这几天的饼干都是我去超市买的,就公寓外面那家,合着你真吃不出来?小胖一吃就吃出来了。”


 


方博扭头看看床头柜上的饼干:“怪不得我吃了胃疼。”


 


“这跟饼干一毛钱关系都没有,谁让你不好好吃饭,说到这个我就来气,要不是我今儿来找你,你病死在这里都没人知道!你自己看看我给你打了多少电话,这么大个人了做事不过脑子,万一真出事了你要我怎么办……”


“许昕,”方博打断许昕的喋喋不休,“你是真被甩了?”


 


许昕瞧着方博因为生病显得格外苍白的脸庞,心里一下软的不得了。


 


 


“方博儿,我是真喜欢你。”


 


 


十五


 


重新把人抱在怀里,许昕第一回发觉原来方博不仅心软,身子也是软软的。


 


“说你瞎你还真瞎上劲儿了,你到底喜欢我什么?”


“那你喜欢我什么?”


“喜欢你眼光好。”


 


许昕露出这些天来第一个真情实意的笑容。怀里的人语调也是软的,温度依然高热,许昕揉了揉方博的一头乱毛:“我带你去医院好不?”


“不去。”方博拒绝,“我睡一觉,睡一觉就好了。”


 


许昕扶着方博躺下,在他嘴上重重亲了一口。


 


“亲一口就好了。”


 


方博睁着他的大眼睛看许昕:“会传染的。”


 


“不会的,我身体可好了,不信再亲一口?”


 


 



 


后来方博还是强行被许昕拖去医院吊水了,许昕第一次利用自己乒乓球世界冠军身份的特权,给方博弄了一间高级单人病房,忙上忙下地给他拿药办手续。


忙完了就坐在方博身边剥橘子,一片都不给方博吃,惹得他哇哇大叫,这才去给他削苹果。方博看着许昕跟多动症似的,伺候他吃完苹果还不消停,自己有手机非要拿他的用。


 


“你干嘛呢?”


 


许昕在方博的手机里乱点一气,头都不抬:“改备注。”


 


方博用没插针的那只手把手机抢了回来,点开联系人,第一个就是“a世界最帅许昕”,再打开微信,赫然一个“a男朋友许昕”横在那儿。


“简直辣眼睛。”方博评价道,“礼尚往来啊,有本事你也改!”


“我多坦荡!”许昕将自己的手机举到方博面前,一脸嘚瑟,“来,你可以夸我了。”


“恭喜你终于成为我们团队脸皮最厚的人,没有之一。”


 


许昕低头抱着手机不知道跟谁聊得热火朝天,方博便悄咪咪举起自己的手机打开微信,把“a男朋友许昕”设为置顶,想了想又加上星标,再想了想干脆把他添加到桌面。


新图标加到桌面上,手机震动起来,方博一下没拿住它,径直往鼻梁砸了下去。


 


“艾玛祖宗啊,疼不疼?”


 


许昕瞧着方博通红的鼻梁,帮他轻轻揉着:“您能别用这种方式抗议吗,这不打完针就可以回去了么!”


“我那是手滑!”


“人手滑都是点赞,你手滑就砸脸。”


“你管得着么!”


“诶方博儿,刚刚你砸脸我第一时间是心疼而不是想笑,你看我多稀罕你。”


 


方博没好气地瞪许昕一眼:“那您能收敛一下您的笑容吗,褶子都三层了!”


 


“这不是稀罕你才笑的么!”


“谢谢您全家啊!”


“嗨小事儿,你不也是我家的?”


 


 


许昕当然发现方博的耳根子红了,所以就算方博背过身去不理会自己也是可以原谅的。


他挪了挪自己的小板凳,长手一伸稳准狠地摸着了方博的手,方博依旧背对着许昕,却乖乖地同他十指相扣。


 


阳光明媚,世界美好。


 


许昕看着方博的后脑勺儿这样想道。


 


 


 


 


End


 

评论

热度(2132)

  1. 熠熠燃烧的穹顶百年浆糊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一个无尽的白昼